罕见恶性心动过速女婴在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获救

国内首例3月大婴儿射频消融术成功创生命奇迹

  清华新闻网3月12日电(通讯员 苗丽亚) “小然然年仅三个月,体重不足6公斤,心动过速之顽固和险恶,对药物的反应性之差,死亡风险之高,是我接治的心律失常小儿中最棘手、最揪心的,也是我从1994年开展小儿射频消融至今逾千例手术中年龄最小、难度最大、危险性最高的患儿了,也是目前国内接受射频消融年龄最小的孩子,整个治疗过程实在是太艰难了!”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中心小儿科主任,我国著名的小儿心脏电生理专家李小梅教授深有感触地说。

图为李小梅教授与小然然在一起。

  婴儿出生后正常心率应该每分钟120—140次左右,如果心率异常增快持续不间断,患儿表现呼吸困难、大汗、血压低、四肢冰冷、哭闹不安,这种恶性心动过速如得不到有效控制,随着病情得发展,最终会导致心功能不全甚至死亡。

  来自河南新郑市三个月大的女婴,出生后被发现心律失常,心跳持续在每分钟240次以上,最快时达到280次,生下来就没离开过医院,先后辗转于郑州妇幼保健院、郑州人民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郑州儿童医院住院,几家医院也相继采取各种治疗方案,但顽固的心动过速始终得不到控制,孩子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哭闹不安,医院多次下了病危通知书,全家人都以放弃了继续治疗的念头,当地医院在束手无策下推荐患儿家长到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中心小儿科找全国知名的小儿电生理专家李小梅教授去试试看,这也是最后的一线希望了。

  小然然来住院时只有2个月大,根据临床症状、心电图表现及治疗过程,李小梅教授得出了诊断:无休止性室上性心动过速,需尽快终止心动过速,否则孩子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立即决定多种抗心律失常药物联合应用,静脉与口服药联合应用。小婴儿血管极细,由于孩子经多家医院静脉治疗,可用的浅表静脉所剩无几,为下一步的治疗带来很多困难,经过种种努力均不能保证静脉入路,资深的麻醉科主任亲自为小然然经脖子置入了深静脉置管,为临床用药提供了保障。

  在经过了整整一个多月艰难的药物治疗过程后,根据李小梅教授丰富的治疗经验,各种可用于小婴儿的抗心律失常药物联合、不同组合,均未能有效控制如此恶性的心动过速,李小梅教授已面临两难:加大药量,会显现药物毒性;减小药量,心率将更加增快损伤心功能。

  看见孩子这样的危急情况,小然然的妈妈天天以泪洗面。大年三十的晚上,人们都在满心欢喜放鞭炮喜迎新年,小然然已一天不吃不喝,对外界没有了知觉和反应,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获知此情况的李小梅教授心急如焚,这天晚上,她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看目前的情况,射频消融术是挽救小然然的唯一方法——心脏射频消融术是将电极导管经静脉或动脉血管送入心腔特定部位,释放射频电流导致局部心内膜及心内膜下心肌凝固性坏死,达到阻断快速心律失常异常传导束和起源点的介入性技术。该手术不会造成机体危害,而且目前已经成为根治阵发性心动过速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因为婴儿太小,这也是一个生命的禁区,她清楚地知道手术的难度和面临的风险:首先是婴儿太小血管过细,术中血管穿刺可能失败不能置入足够的导管导致手术无法进行,甚至发生严重的血管并发症;其次是导致小然然心动过速的机制并不清楚,手术并无成功的把握;另外小婴儿心脏容积过小,导管在心腔中操作空间小,大大增加了手术难度。但是为了这一弱小的生命,李小梅教授决心勇闯禁区。

  孩子命悬一线,决心已下,准备工作马上开始:为减少对孩子血管的损伤,增加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大年三十的晚上,李小梅教授即与导管生产厂家联系,调来一根专门订做的更适合于婴儿的6F粗细的消融导管。与家长反复沟通手术的种种风险及不成功的可能,以得到家长充分的理解。

  2013年2月26日8点30分,小然然的心脏射频消融手术开始。最有经验的麻醉师来为小然然实施麻醉。小心翼翼的穿刺左右大腿根的股静脉,穿刺成功,沿血管送入两根细小的电极导管。进行心内电生理检查,确定导致小然然如此恶性心律失常的原因竟然是多源性房性心动过速,这在年长儿手术难度都很大。李教授眼睛和手密切配合,不敢越雷池一步,小心翼翼的操作、精细到了极致。屏住呼吸,标测、放电消融、再标测、再放电消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全组医护人员的密切配合下,经过两个小时的努力,手术取得成功!

  孩子父母感动落泪,握着李教授的手,感谢这位了不起的专家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回到病房,看着监护仪上显示的正常心率,家长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供稿:第一附属医院 编辑:襄桦

  

  

 

2013年03月12日 08:47: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