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像战斗一样精彩

——访2012年清华大学本科生特等奖学金获得者胡泽

鲍涵  李思妍

图为胡泽近照。

  胡泽,男,陕西省西安市人。2009年考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他是清华第3届文科国防生。3年来,他选修的课程中有20余门位列第一,他实习过的岗位包括广播、电视、报纸、网络、新闻发布、研究机构等诸多领域和形态。他参与承担3项国家级重大课题,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夺得全国高校模拟新闻发言人大赛第二名,曾获得“金长城传媒奖”优秀学子奖、清华大学“好读书”奖学金等。

  2012年本科生特奖答辩刚刚结束,现场却找不到胡泽的身影,他已经在赶往机场的路上。靠在车窗边,胡泽手中的资料又换了全新的一叠。10个小时前,一个项目刚刚结题;几个小时后,他会在香港利丰青年学者年会上畅谈青年领导力;一天之内,他将和上海电视台香港站的老师们讨论近期新闻热点;3天之后,他会在8点前到达国防大学的实习岗位,继续大四的实习生活。

  “就好像一场战斗结束,还来不及喜悦,就已经投入了下一场。”胡泽笑着说。

从“差生”做起的好学生

  胡泽说自己是从一个“差生”做起的,就好像许三多是从“孬兵”做起的一样。大一时的他很难找准自己的重心,成绩一度低迷,生活也没有方向感。然而很快他就从这样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开始对自己有一个渐进式的规划,“从大的方向上,中文、历史、哲学、社会学、外交我都有涉及,可以给自己打一个及格分。”作为文科生,他希望让自己的知识体系更加完善。两年过后,这个富有战斗力的学生用20余门课程的年级第一,学年班级第一颠覆了很多人对他曾经的印象。大学前三年,胡泽在所有涉及新闻学理论、军事学舆论战等课程上都取得第一名,所有新闻实务、采写课程均取得年级前三名。他还兼修了英语双学位,每学期所修学分经常是班上同学的两倍。

  “我还有一个习惯,从港大回来之后更加习惯成自然,上一门课要读3到4本参考书。”这样的严格要求也使得胡泽的生活过得很紧张。“我的确觉得这3年过得不轻松,至少学习方面有一定的压力,自己有自己的目标。每个学期的学分在35~40,尤其是大二修了双学位之后。但是没有那么痛苦,因为真正需要每周花时间的,规划好之后会发现还有很多剩余时间做事。”

  充实的生活需要科学的时间规划。胡泽用效率本记录每天要做的事情,又进行中期、学期计划。他把计划的执行归纳为一种“习惯”:“计划刚执行的时候肯定有难度。你会发现两三天过去,坚持下来就会成了习惯。一旦做成了一个习惯,你就会很自然地做下去,并且找到乐趣。”

  “一开始你觉得他表达能力强,善于演说和辩论,后来你会发现他也踏实认真,做学术也不赖”,新法九班的崔瀚文同学这样描述她对胡泽的印象。胡泽是新生演讲比赛二等奖得主,也是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全军军事科研计划课题和国家“十二·五”规划全军首批课题的研究人员。“他能‘言’也能‘行’,说到做到,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崔瀚文说。

印象是用来颠覆的

图为胡泽。

  提起国防生,人们总是容易和“虎背熊腰”、“拼命刻苦”、“生活单调”等形容词联系起来。胡泽和他战友们的生活确实有着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从外表看,很少有人猜得出他是北方人,也很少有人会相信这个看似瘦弱的男生体能从来不差。大一结束后,新闻9还有同学不相信胡泽是国防生。

  作为国防班新法9的一员,胡泽每周早操1次,晚间训练4次(包括5000米,仰卧起坐100,俯卧撑100,深蹲100,蛙跳100米等)。即便是在香港做交换生期间,胡泽对于体能训练的基本要求仍未放松,参加了香港大学大学堂球队体育训练,6000米的大长跑和曲棍球训练成为他在香港生活的习惯。

  “选择了一条道路,就是选择一种人生”。胡泽用《秋之华白》里杨之华同志的话描述他和17位新法九的同学选择的关于军人的梦想。他和他的同学也同样在尝试用大学4年向大家证明:国防生既可以精于学术,也可以强于体育;既可以艰苦拼命,也可以诠释流行;既可以勤于训练,也可以长于文艺;既可以是强有力的执行者,也可以是思维敏捷的创造者。“很多人对国防生存在刻板印象,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们很多元,我们有很多面。”胡泽说,“清华国防生的传统和精神需要我们继承,也需要我们添加新的理解,拓展它的外延,深化它的内涵。”

全媒体时代的新闻人

  从地市级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到省级机关报纸的实习记者、编辑,从境内传媒机构到跨境电视台的实习记者,到新闻研究机构的研究助理、分析员,胡泽努力为成为适应全媒体时代变革的新闻工作者而努力。实习期间,他完成了30余篇电视新闻稿件核心部分,40余篇报纸新闻稿件的编辑、修改工作,在纸媒、电视媒体、网络媒体发表了数十篇稿件。

  谈到大三下学期在香港大学交换时的实习经历时,在上海广播电视台香港记者站承担过多个部门工作的胡泽说:“印象特别深刻的新闻是国民教育专题。这是当时自己花了最大心血完成的,从开始的策划到采访,他采访了各种各样的人,比如香港政府的、教育局的、国民教育委员会的、大学的、中学的、小学的还有出版商,我对于这件事的认识比别人可能会更深刻。”

  实习对于胡泽来说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最基础的是专业技能的积累,比如怎样提问题,如何在短时间内关注一点并发掘问题;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既然自己是记者,就要把一篇报道从头做到尾。说大一点,其实就是一种责任感。”胡泽说。

走出去,文科国防生要有国际视野

  作为清华大学第一个出境做交换生的文科国防生,胡泽用“机缘巧合”来形容自己的申请交换过程。“在我大二下申请大三下学期交换截止的前一天,我收到的群发邮件中表示国防生可以开始申请交换。我当时经历了两到三个小时的激烈思想斗争。”

  胡泽相信21世纪军队的发展需要更全面广阔的国际视野,新形势下的舆论宣传需要更灵活的传播方式和叙事理念。有责任心的国防生应该主动承担其自己的责任,成为紧跟时代潮流,具有国际视野,敏锐而富有洞察力的共和国军人,“我是一个试水者,以后的国防生会有更大的平台,更宽广的国际视野”。

  同威廉姆斯学院的学生谈论奥巴马胜算几何,跟台湾的同学谈论马英九的执政思路,同巴基斯坦大使和外交部长聊中巴青年友谊,同日本同学交流岛屿纷争……这种交流碰撞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当然,谈论的基础,是大量文献的翻阅和观点的总结。

可以忙碌,但绝不能迷失方向

  学子、记者、战士,在胡泽的身上是三位一体的。“心系国防,身怀使命”,这是胡泽在特等答辩上场时亲友团喊出的口号。所有的努力与优秀,都是为了一个国防梦。

  对于未来,胡泽有着自己的打算,总的来说就是在学校做个合格的清华人,毕业后做个合格的共和国军人。“我就是个想让自己战斗起来的普通人,不是什么大牛,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胡泽始终保持着对自己清醒的认识,“国家和军队处在大变革的时期,我觉得自己能深入到一个时间轴,或许我们能成为对时代的前进起到一点作用的人,有一种让人生更有意义,为了伟大的事业在奋斗的感觉。”

  胡泽说他喜欢忙碌,他是个“跑在路上”的人,但也一定会时不时停下来思考。他认为忙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机会从不给你太多时间踌躇。胡泽觉得自己已经选择了一种像战斗一样精彩人生,他也将坚定地走下去。

供稿:校团委   编辑:范 丽

 

2012年12月28日 11:42:0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