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芳渝:和同学们在一起,让我忘了自己的年龄

陈俊杰 廉志鹏 吴昊

   有一个人,每逢“一二·九”合唱到来他都会扛起指挥大旗。

   每当他指挥的雄浑歌声响起,都会让你感到热血澎湃!

   他, 1965年进了清华门就在清华扎下了根。

   他,虽已退休但还依然活跃在传承校园文化的舞台。

   他,就是被学生们亲切地唤作“薛爷爷”的薛芳渝老师。1970年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留校,历任化学与化学工程系教研组主任、化学系系主任、清华大学图书馆馆长等职务的他,始终坚持着自己在文艺、体育方面的爱好。

图为薛芳渝指挥排练。 张入典

“最满足的事情是教了这么多的学生”

       “连续指导一二·九合唱这么多年,今年您又得指导7支队伍,会不会吃不消?”当我们关切的问到这个问题时,薛老师只是浅浅一笑:“学生找我,我能做的就会尽力去做”。

       指导7个院系的排练,担子着实不轻。每周除了周二晚上没有排练,其余6天他都会抽出时间陪着学生们排练,而且大部分排练都是在晚上。

       带这么多队伍,每年都可能碰到不太熟悉的曲目,年过花甲的薛老师会主动上网学习,怎么唱、怎么分声部他都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为同学们指导排练并不是薛老师的本职工作,但薛老师把它当成了一种“义务”。然而铁打的“一二·九”,流水的兵,每年指导完一批又迎来新的一批,究竟是怎样一种力量支撑着他不知疲惫地为同学们尽这项“义务”,薛老师笑道,“坦白的说,做了这么多年教师,我很愿意和学生们在一起,和同学在一起,我会感到快乐,这让我忘掉自己的年龄……这么多年最满足的事情也就是教了这么多的学生。”

“很赞赏和支持一二·九合唱”

       薛芳渝感慨地说,“一二·九运动是清华学生发起的爱国运动。通过这个活动,让人回忆起当年在国家危难的时刻学生们的爱国行为,以此来激发同学们的爱国心和责任情怀,不忘报效祖国、振兴中华。”

       “一二·九歌咏比赛已经成为了我们清华的一种校园文化。我不是书呆子,也不赞成同学做书呆子,培养一种文艺爱好,对学生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不仅能陶冶情操,而且文艺能激发你的创新灵感。”薛芳渝举例说到,“钱学森从小喜欢文艺,曾是学校军乐队队员,李政道也一向主张艺术和科学结合。一个学生如果有某种文艺上的爱好,对他的心理健康也是有一定帮助的,我觉得,至少喜好文艺的人不会得抑郁症。”讲到这里,他又爽朗地笑起来。

 “偶然的机会,让我与指挥结缘”

       薛芳渝从小爱好文艺和体育,初中时在校足球队踢球,高中时在校射击队担任队长。大学时虽然在校射击队,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对文艺的爱好。

       毕业后,有一次学校组织教工的文艺汇演。当时系里没有指挥老师,薛老师第一次被同事们“推”上舞台去试一试。“那真是很偶然的机会,像‘赶鸭子上架’般就上去了”,谈到第一次指挥的经历,薛老师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们演唱的是毛主席的《长征》 ,就是那首‘红军不怕远征难……’”,说着,薛老师仿佛回到了从前,挥着手唱了起来,“挺出乎意料的,我们拿了一等奖”。

        当时台下的评委中坐着著名指挥家聂中明先生,聂先生第一次看到薛老师指挥便很欣赏,跟学校教师合唱团的领导说“节奏感很好,可以培养培养”。正是这个的偶然的经历让薛老师和指挥结下不解之缘。

“把比赛当作一种艺术的享受”

       每次“一二·九”排练,同学们都会早早地到达排练场地,自觉地坐在自己的“声部”地带,薛老师也一定会提前到场,脚步轻盈,眼神坚毅,嘴角攒动,酝酿着排练的曲目。

       “一二·九”排练,对于我们这些平时忙于科研的理工科同学,是一次放松,是一种享受。薛老师也跟我们讲,要投入到歌曲中,要思想放松。”“我们就把它当作一种艺术的享受,你过去没有合唱过,不懂什么叫合唱,不知道怎么发声,现在通过这种学习,来逐步认识、爱上它,这就是一种收获,不要把获奖作为追求的目标。”参加排练的同学纷纷发表自己的感受。

       记者手记:与薛芳渝老师一席谈,我们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活跃的身影,也听到了一位即将为清华奉献半个世纪的老教师的朴素心声。六十耳顺,一句“知足者常乐”,道出了一位长者与智者的豁达情怀。他以教学生为乐,与学生很好地打成一片,脸上总带着知足的微笑。作为薛老师的学生,作为今年“一二·九”合唱队生化联队的一员,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幸福的?

    供稿:化学系  编辑:范 丽

 

2012年12月11日 09:18: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