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学生在一起,很幸福

——记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获得者吴冠英教授

学生记者 陈田桃

    图为吴冠英。

  吴冠英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分部副主任,信息艺术设计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动漫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文化部扶持动漫产业部际联席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等职。主要研究方向为动画设计和插图设计。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设计者之一、残奥会吉祥物“福牛乐乐”设计者,并主持设计2011年辛卯年生肖(兔年)邮票。曾获北京奥运会、残奥会特别荣誉奖,2006年度宝钢优秀教师奖,北京市高等学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称号,中国漫画杰出贡献奖等奖项。2012年获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

  每学期美院学生开始选择限选课的时候,总有一位老师的课“火爆”异常,同学们蜂拥而至,“抢”到后欣喜不已。提起他,同学们都打开了话匣子:

  “他的课特别生动,活泼又有带入感,他喜欢和学生分享艺术的新鲜感受!”

  “他是中国动画专业的学科带头人之一,‘动画设计’还是国家精品课程,从他那里能学到很多东西!”

  “他是一位 ‘很萌很可爱’的老师,始终有一颗年轻的心,亲切又不失严谨,可爱又让人尊敬!”

  这位让同学们既喜欢又敬仰的老师,就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艺术设计系教授、2012年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获得者吴冠英。

与孩子们共享“艺术财宝”

  30个年头的教学生涯,吴冠英从来没有厌倦过。“跟学生在一起,是一种享受。”他倚靠在椅子上娓娓道来。“我把积攒多年的知识和心得传授给学生,眼看着一个个孩子慢慢长成有创造力、生存力的成年人,这是件相当幸福的事情。当然,设计师需要永远保持年轻的心态,需要了解年轻人的审美层次和趋向,因此跟孩子们在一起永远不会老。”

  吴冠英给学生们准备了一个“宝库”,他把自己目前已经掌握的所有资料,包括世界各国难以搜寻到的各类优秀动画作品都放在了公共电脑里,希望学生们能在这里挖掘到自己的“艺术财宝”。“爱学生,就会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研究材料和心得都与他们分享。”吴冠英强调,“没有不能让学生共享的东西,一定要让它们发挥最大效用。”

  当然,设置这个“艺术宝库”时吴冠英还有更大的期待:“只有让学生们见多识广,全面了解国内外的动画动态,才能进一步培养他们的创新能力。”吴冠英指出,创新能力不足一直被视为中国动漫产业的软肋,“要创新,首先要看得多,要仔细研究人家为什么那样做,才能得到启发。”

  对于如何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吴冠英有自己的想法:“创新也是有一定规律的,看起来灵感乍现生成的东西其实要有深厚的积累作铺垫,而这种积累是可以通过人为的努力去实现的。”

做艺术,请深爱

  吴冠英一直记得一位导演曾经说过的话:“如果做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爱得不够深。”

  “艺术同样如此。”他微笑着说,“如果没有将情感投入到作品里,画出来的顶多是图解式的东西。作品里有深情、有生活,才有引起他人共鸣的可能性。”

  无论是教学还是创作,吴冠英都投入了最深的感情。“要想能够不断出新、不断进步,必须要用强烈的热爱作支撑,所以我一直不敢懈怠,从未停止创作。”

  吴冠英师从于著名艺术家吴冠中教授,“那时候我们师生一起出去写生,吴老师起得比我们还早,他走到哪儿画到哪儿,回去就是一摞的画儿,一点不比我们少。”说到这里吴冠英翻开办公桌上的手稿本,幽默地说:“我常跟我的学生开玩笑说,要是画得比我少,就不能毕业。”

  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吴冠英都不会忘记观察生活、捕捉灵感。手稿本上的漫画形象可能诞生于开会途中、候机或者是等人的时侯。“只要有灵感,就会画到本子上。”现在这样的手稿本已经累积了很多,随便翻开一本,都能看见里面画着可爱的小猪、神气的孩童、变形的水滴等许多生动有灵气的动画形象。

我和学生一起去实践

  言传身教是吴冠英非常重视的育人态度。“‘言传’就是说得出来、讲得清楚,给学生启发;‘身教’就是身体力行,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学生。”。因此吴冠英一直亲历亲为并鼓励学生多参与实践。“有第一手的创作实践和创作体会,才能告诉学生创作规律,这些从书本上是学不到的。”

  一般来说,每秒钟的动画制作需要24张原画,动起来之后多一笔、少一笔的效果是不一样的。造型稍微复杂一点,加工难度就会增大很多,成本也会随之提高。针对这一情况,吴冠英指出:“教动画的老师一定要多参与创作实践,经验积累多了,在具体的教学上才能把握到关键点。”

  从教多年来,吴冠英总结出了动画设计与平面设计的不同点:“每部动画片都是团队合作的成果,每个人都是团队里的一员。因此老师更要全面了解动画创作和制作的各个不同环节,这样才能真正把握好所教课程的内容和关键知识点,把自己的创作心得传达给学生。”

图为吴冠英和学生们在一起。

  他举了这么一个例子:“美国皮克斯公司在出品《飞屋环游记》动画作品时,为了切身体会主人公梦寐以求想到达的南美洲‘仙境瀑布’,创作人员就深入实地,爬上很高的悬崖,去观察山顶上的特殊形貌和地理结构。“只有真正去过,才能在创作时传达出当时的感受,这是我最想告诉学生的。”吴冠英说。

  当然,实践过后还需要反复斟酌和修改,“像我们给比较大型的活动做设计,做出后不一定马上会被认可。在我做过的许多设计作品中,几乎每件作品都经历了多次反复的修改。比如我参与设计的北京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福娃’和后来设计的残奥会吉祥物‘福牛’,这两个形象从形成创意到最终完成历经一年多的时间。”

  因此吴冠英希望学生们能养成对待艺术创作精益求精的态度,不怕失败,失败多了才有可能成功。 

下深功夫制精细动画

  面对当今中国的动画产业,吴冠英给出了中肯的分析:“很多人都说中国的动画不好看,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动画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涉及到故事内容、动画造型、中期加工的精细度和熟练程度,以及后期声音的配合。”吴冠英形象地把这比作一部汽车的构架,车外壳、发动机、传动系统等每一个零件都得是最好的,才能组装成一部最好的车。

  吴冠英指出,中国动画产业的制作环节下的功夫还不够。制作者不能有“差不多”的心态,而应有超越日美动画的信心,勇于做精细活。他还进一步揭示了一些其他原因,比如国内的动画市场还未成熟、版权保护需要进一步加强等。“未来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而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要强化学生的认真、敬业的意识,努力做到笔下的每个画面、每个场景都有根据,全面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

  吴冠英给他的学生们列了一个书单,在要求完成具体作品时也会有针对性地给学生们推荐一些书籍。他指出:“审美是一个全面的素质,对文学的、形象的、音乐的、材料的审美能力都要进行全面训练,这样创作出来的东西才能有高度和美感。”比如,有的学生想在作品中使用老北京的元素,吴冠英就会给他推荐老舍的小说,并让他亲自走进有着历史底蕴的老胡同,感受四合院的文化烙印,这样对老北京人的生活场景、生活状态、生活用品等产生直观鲜活的感受。

  他还利用多年来在动画业界积累的人脉资源,推荐学生到一些动画公司或工作室实习,出品过《魁拔》的青青树动画公司就是美术学院动画设计专业的指定实习单位之一。

  吴冠英对自己的学生尽可能地给予帮助,“我希望他们少点坎坷,多点成绩。”如今,他已是桃李满天下,每次去外地出差,当地的学生都会争取和老师聚一聚。“每次都特别热闹,他们向我汇报工作、汇报生活,把我当作长辈和朋友,跟我讲心里话,我觉得特别满足。”吴冠英欣慰地说。

  每年教师节,都有很多学生给吴冠英发来祝福短信,吴冠英总是这样回复他们———“你要做出好作品,老师才会真正快乐”。

  “我希望每个学生都比老师强,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吴冠英满怀期待地说。

  来源:新清华2012-11-30第1902期  

 

2012年12月04日 10:07:0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