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谈十八大的主要精神及目标(一)

胡鞍钢

      胡鞍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情研究院院长。长期从事中国国情研究,是这一新领域的主要开拓者之一。多次应国家部委邀请参与国家长远规划制定和部门咨询,所撰报告多次受到党中央、国务院领导批示。2012年7月当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

十八大召开的时代背景

     2012年是世界政治选举之年,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有四个国家举行选举,加上其他一些进行政治选举的主要国家,GDP(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大概超过了世界总量的一半。最重要、也是最后进行的就是美国和中国的政治选举,几乎同时举行,而且是20年一遇,有历史巧合之处,最为世界所瞩目,直接关系到未来世界走向。

  中国和美国有着不同的政治环境、文化背景和传统。而从综合实力上看,今天的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第二大贸易体,科技实力第一、第二强的国家,以及综合国力第一、第二强的国家。

  尽管我们的人均收入水平与美国相比还有相当的差距,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国家竞争本质上就是实力的竞争。从国内来看,发展是硬道理;从全球的视角来看,实力是硬道理,这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最近中国和美国的选举之所以会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就是因为它们不仅会对两国的国内事务和长远发展产生影响,也将影响到世界事务以及全球长远的未来。这样的时代背景,与十年前党的十六大召开时已经大不相同。

  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一系列核心的问题———未来中国高举什么旗帜?走什么样的道路?发展目标是什么?战略是什么?如何实现2020年的目标?对此,党的十八大报告给予了明确的回答。

十八大的准备过程

     2012年9月,清华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了《2020: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本书是我们在今年1月18号提供给有关方面的报告基础上完成的。我们把中国共产党党代会视为一个典型的政治过程:首先是一个政治民主的过程,然后是一个达成政治共识的过程。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56个民族、31个省区市、300多个地级市和2800多个县级行政单位的大国,怎样形成共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民主过程,需要把分散的、不同的意见集中起来,逐渐形成共识。

  从一年前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到组织各方面力量进行调查研究,再到起草、审议报告,提出并审议讨论党章修改意见,推荐新一届两委人选,再到十七届七中全会的召开,十八大经历了长达一年的深入准备。在这一过程中,除了凝结全党的政治智慧,也充分征求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的意见。因此,这次大会不仅是一次团结的大会、一次继往开来的大会,同时也是一次体现政治民主、政治共识、政治决策全过程的大会。

总结十年发展成就

     下面对党的十八大报告作一些解读。首先,报告高度评价了过去十年取得的辉煌成就。报告中提到了“三大台阶”:我国经济总量从世界第六位上升到第二位,社会生产力、经济实力、科技实力迈上一个大台阶,人民生活水平、居民收入水平、社会保障水平迈上一个大台阶,综合国力、国际竞争力、国际影响力迈上一个大台阶,国家面貌发生新的历史性变化。

  如何理解这“三大台阶”呢?首先来看中国的社会生产力。以粮食产量为例,至今连续九年增产,已经达到世界总量的25.5%。与之相对应的,我们的总人口只占世界的19.7%,这就反映了我们的农业生产能力。其实我们的粮食产量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超过美国了,农业生产量持续20多年排名全球第一。再看我们的工业,2010年中国制造业的增长占世界的19.8%,预计今年已经超过20%了,而美国是19.4%,中国实际上打破了美国从 1890年到2010年长达120年的领先纪录。

  评价经济实力,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用现价计算的GDP,另一种是用现价计算的购买力平价计算。2000年中国的GDP占世界总量的3.71%,2011年达到10.46%,美国则从30.62%下降到21.56%。日本十年来更换了七八个首相,GDP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从14.63%下降到8.38%。大家可以看到日本和中国的相对差距———2000年日本的GDP是我们的3.94倍,到2011年则只相当于我们的80%。我们再看中美的差距,变化就更惊人了,美国的优势从8.25倍缩小到2.05倍,现在肯定已经到两倍以下了。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日中比例从1.13倍缩小到0.40倍,美中比例从3.41倍缩小到1.34倍。两种算法都告诉我们,国际竞争本质上是国家实力的竞争,国家实力的竞争本质上是创新的竞争。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任何国家的发展都是不进则退。

  接下来看看国际市场方面特别是出口的情况。中国出口占世界的比重从 3.86%提高到10.42%。日本和中国的差距从1.92倍缩小到 0.43倍,我们2004年就超过日本了。再看美国,与我们的差距从3.14倍缩小到0.78倍,当然目前美国的进口量还是要比我们多。

  过去十年,我国经济总量从世界第六位上升到第二位,可以说完成了这一代的任务。下一代的任务是什么?就是从第二变成第一。通过以上列举的数据,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到中国迅速发展的气势,看到中国在社会制度上的优越性。

  科技实力方面,我们主要运用五个方面的指标进行计算和讨论:首先是主要指标比如R&D(科技研发)的投入,以按购买力评价计算;第二是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的情况;第三是本国居民申请发明专利的情况;第四是高技术产品出口在全球市场上的比重。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从事R&D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折合的全时工作量,这一指标我们基本上已经超过了美国,也超过了欧盟27国。2000年我们的科技实力只相当于美国的20%,但是到2010年就增长到76%,所以到2020年是有可能实现科技实力的超越的。

  过去十年,美国人均居民收入的年均增长率是-0.6%,被称为“失去的十年”。而在中国,城镇和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收入的增长率分别达到9.5%和7.4%。虽然现在遇到了部分人群收入差距增大的问题,但这和美国、日本在负增长背景下拉大差距的情况是有区别的。

  社会保障方面,首先是医改。2001年全国医疗保障的覆盖率只有5.7%,现在则覆盖了96.8%的城乡居民,覆盖人口从7300万人上升到13.04亿人。然后是养老保险。过去只有企业职工有养老保险,到今年9月底,享受养老保险的人口总数已经达到7亿。客观地说,制订“十二五”规划时并没有提出基本养老全覆盖的要求,这些尝试只是探索性的。但在过去三年中,我们加快了这一步伐。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所涵盖的因素,这些因素并非看不见摸不着,而是实实在在落实在政策中的。从2005年以后,国家连续8次提高了国有企业包括集体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近三年内,国家财政从中央到地方直接支付的退休补贴已经达到1700多亿元。人民更多地分享到发展成果,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从国际竞争力来看,根据瑞士洛桑国际管理与发展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02年我国的全球竞争力指数排在世界第47位,2012年已经升至29位。全世界200多个国家中,竞争力进入前30名,基本上就可以被视为最具有竞争力的国家。

  我们最近完成的一项报告说明,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国企,已经成为整个国家国际竞争力提高的核心。在世界500强企业中,美国已经由2000年高峰时的179家下降为132家,日本在1996年最多时有141家,而后被中国超过。2012年,中国(包括香港台湾)共有79家进入世界500强,其中国企占了66家。而且最令人惊叹的是,中国的民企也开始跻身世界500强行列。十八大报告中提出要培育一批世界级跨国公司,就是与此相关的。我们现在提出 “三个翻一番”:到2020年,中国的企业数翻一番,其中民企要翻两番;第二是在世界500强覆盖的50个行业中,要从现在我们只覆盖的22个行业翻一番;第三是全球公布的500个世界品牌中,中国要从现在的21个品牌至少翻一番。国企的崛起,我们从清华毕业生的就业选择中也能明显感受到。企业的崛起和中国的崛起形成互动关系,为广大有志青年提供了一个大舞台。只有在这个时代的大舞台上,他们才可能大有作为。

  在回顾十年来各方面发展成就的同时,十八大报告也对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挑战作了详细分析,特别谈到过去一个时期所遇到的三个突出问题———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实际上,这三个大问题覆盖了大约十个最重要的子问题,包括教育、医疗、就业、住房、生态环境、食品药品安全、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社会保障,执法司法等。基于此前大量相关调研的成果,党和政府决心要在这些方面采取措施,通过提供良好的公共安全保障和公共服务,满足人民的利益诉求。(未完待续。本文根据胡鞍钢教授2012年11月19日为清华学生系统教师、辅导员和主要学生干部所作的报告录音编辑整理。供稿/公管学院 编辑整理/程曦 张田 程玺)

  来源:新清华 第1901期 2012-11-23

2012年11月27日 10:04:5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