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论钓鱼岛问题与中日关系(一)

刘江永

第一阶段:甲午海战中的窃夺

美丽的钓鱼岛。 

  钓鱼岛问题的产生,可以追溯到 1895年 1月 14日———当时正值日本对华发动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内阁会议秘密决定,将中国的钓鱼岛纳入日本所谓的“冲绳版图”当中。中日钓鱼岛问题由此而生。

  事实上,冲绳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在1872年被日本染指之前是琉球王国,共有36岛,其中不包括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1372年明朝皇帝朱元璋派遣杨载出访琉球,与琉球王国建立起册封与朝贡的关系。之后,中国和琉球的友好关系持续了约500年。中国与琉球王国的领土界线非常明确,在1879年琉球被日本吞并改为冲绳县之前,从未有过关于钓鱼岛的领土争端问题。

  所以,日本利用甲午战争窃占中国的钓鱼岛,这种窃占是否具有合理性、合法性和正当性,是钓鱼岛争端中所有问题的起点。

  日方宣称,1885年的明治政府经过再三调查后发现,钓鱼岛上没有中国人统治的痕迹,于是将钓鱼岛作为“无主地”,以“先占”的方式占有,对此中国未提出异议。但是,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日本《三国通览图说》中有关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记载。

钱泳(号梅溪)手稿可能是现存古代名人亲笔记载钓鱼岛文献中唯一的传世墨宝。

  依据史料可以确认,钓鱼岛等岛屿早在14世纪的明朝就被纳入中国版图和海防范围,而非“无主地”。根据《顺风相送》一书记载,1403年中国出海赴日的针路中就注明了钓鱼屿、赤坎屿(赤尾屿)。明清两代中国赴琉册封使所著《使琉球录》及海防图中也有明确记载。据1871年《重纂福建通志》记载,钓鱼岛被划为台湾府噶玛兰厅 (宜兰县)管辖。

  据日本外交档案记载,1885年日本政府三次秘密调查钓鱼岛的结论是,这些岛屿是中国清朝已经命名并熟知的岛屿,而非琉球属岛。当时,日本没有立即占有的原因是,发现清国报纸已有相关报道,担心惹怒中国。其后几年,日本秘密扩军备战,于1894年发动甲午战争。在胜局已定的情况下,不等同中方谈判就擅自秘密决定在钓鱼岛建立日本国家标桩。此后三个月,日本强迫战败的清政府签署《马关条约》,规定中国割让台湾全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

  从此,一直到1945年,包括钓鱼岛在内的中国台湾省,都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之下。作为殖民开拓的一种方式,1896年 8月,日本政府批准古贺辰四郎家族“租借开垦”钓鱼岛、黄尾屿、南小岛、北小岛30年,后又出售给古贺家族。古贺家族后继无人,钓鱼岛又被“转给”了栗原国起家族。赤尾屿则于1920年划入日本国有地,改名“大正岛”。

  在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50年间,中国不可能就钓鱼岛对日方提出质疑。伴随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上述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所有权利都已作废。

  第二阶段:二战后美国的介入

  1945年,日本天皇代表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告战败投降。根据该公告,日本必须执行《开罗宣言》,将台湾及其所属岛屿归还给中国,其中包括钓鱼岛。但是,由于中国海峡两岸分裂,在钓鱼岛问题上被美国和日本钻了空子。

  1945年美国对日本实行全面军事占领。1951年,美国又通过所谓的《旧金山对日和约》,对冲绳实施所谓“托管”,其后又将中国的钓鱼岛也划入 “托管”范围,并将钓鱼岛列岛的黄尾屿和赤尾屿作为美军的 “靶场”。从1945年8月至1972年5月的近27年间,冲绳的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都由美国“单独托管”,而不在日本主权管辖范围内,日本也并未实际控制和管理钓鱼岛。

  当时,中国政府强烈反对在没有中方参与情况下,美日等国炮制的所谓《旧金山对日和约》,反对美国单独“托管”冲绳,反对美国在台湾和冲绳驻军。周恩来总理兼外长 1950年至 1951年曾三次发表声明,表明了中方的上述坚定立场。

  1971年,日本的佐藤荣作内阁拒不承认钓鱼岛领土争议,而希望美国在 “归还冲绳协议”中将钓鱼岛也划入归还范围。其所谓“理由之一”就是美国曾在那设有靶场。对佐藤荣作内阁的这一 “花招”,《人民日报》在1970年5月18日就曾发表评论表示反对,指出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尽管如此,1971年日美“归还冲绳协议”还是用划经纬线的方式把钓鱼岛海域划入“归还区域”。对此,当时中国海峡两岸都表示坚决反对,加之海外华侨、华人和留学生掀起“保钓”浪潮,沉重打击了美国和日本的气焰。面对这一局势,美国政府表示,美国交给日本的只是这些岛屿的行政管辖权,而对于这些岛屿的主权美国不持立场,希望中日双方对话解决。这一立场至今未变。

  第三阶段:钓鱼岛争端的暂时搁置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过程中,钓鱼岛问题又“浮出水面”,并涉及各方关系,可谓错综复杂。

  从当时的政治局势看:中国政府正在积极推进中日邦交正常化。台湾当局则企图继续维持与日本的所谓“外交关系”。日本国内分为两派:佐藤荣作、石原慎太郎等人,希望继续利用中国海峡两岸分裂状态,“分而治之”,保持同台湾的官方关系,利用美国归还冲绳之机,再度把钓鱼岛据为己有。另一派是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等人,积极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赞成搁置钓鱼岛争议问题。

  针对这一复杂局面,中国政府提出搁置钓鱼岛争议,首先解决台湾问题、历史问题等,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1972年9月,新当选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他在与周恩来总理的会见中达成搁置钓鱼岛争议的共识,从而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谈判过程中,双方再度搁置钓鱼岛争议,而没有使这一局部领土争议影响两国关系大局。当时邓小平曾指出,实现邦交正常化时,双方约定不涉及钓鱼岛问题;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个问题。当时日方并未对此提出异议。

  第四阶段:否认争议并得寸进尺

  从1992年到2012年,钓鱼岛问题再度成为中日关系中的焦点问题之一。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战略格局发生巨变,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开始抬头。日本右翼势力不断“登岛”,日本政府也加强了对钓鱼岛海域的所谓“实际控制”。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并于1992年将钓鱼岛明确写入中国的《领海及毗连区法》。

  1996年,时任日本外相池田行彦表示,“尖阁列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本固有领土,不存在领土争议,不承认双方曾达成“搁置”争议的共识。这表明,日本政府的立场倒退到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佐藤荣作内阁的立场。这是中日关系围绕钓鱼岛问题进入恶性循环的开端。

  日本态度变化的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原因。1996年,日本和中国都批准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按该公约规定,在自然状态下海水涨潮时露出海面的土地称为岛屿。岛屿可与沿岸大陆一样,根据领海基线划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及最长不超过350海里的大陆架(条件是水深在2500米以内)。但实际上岛屿所划定的范围比大陆沿海要扩大1倍,因为拥有一个岛屿可以划定直径4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直径700海里的大陆架。于是,日本“占岛圈海”的欲望使得钓鱼岛问题更加复杂化。

  截至1996年,当被媒体问到钓鱼岛是否适用于《美日安全条约》时,时任美国驻日本大使蒙代尔给予了否定的回答。但是在2001年,美国时任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就任前撰写的“阿米蒂奇报告”主张,要使日本成为像英国那样能够与美国一起在海外联合作战的国家,以“美英同盟模式”强化美日同盟。此时恰逢美国发生了“9?11”事件,美国以此为由发动“反恐战争”,并希望日本出兵支援。为此,美国给日本的“回报”是宣布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全条约》,这完全是牺牲中国利益的一笔肮脏交易。

  于是,日本的小泉纯一郎内阁从2002年起,每年出资2000多万日元从所谓“岛主”那里将钓鱼岛、南小岛和北小岛“租”下来,进行所谓“政府管理”。在中方严正交涉下,日方表示其目的是防止右翼势力擅自登岛引起中日关系紧张,但并未禁止日本公务人员登岛及日本人闯入相关海域。

图为刘江永。

  刘江永简介:

  1953年生。法学博士,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曾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东亚研究室主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参赞等职,现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外交学会理事、中日友好协会理事、第五届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等职。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关系、国际战略、国家安全,重点方向是日本及东亚地区。

  当前,随着钓鱼岛问题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中日关系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如何认识这一点?让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与钓鱼岛问题相关的中日关系经历的几个历史阶段。

(未完待续。本文根据2012年10月17日刘江永教授在清华中层干部形势政策学习报告会上所作报告录音整理,配图为编者所加。整理/赵姝婧 张硕 张田 周格格 摄影/御智斐)

  来源:新清华2012-10-29

2012年10月30日 09:39:0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