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梦想插上飞翔的翅膀

———“未来航空”学生科技兴趣团队天空工场的成长故事

 记者 高原 学生记者 陈田桃

  10月7日,下午4点,东大操场。

  晴空,碧蓝如洗,几只风筝在悠然漫舞。

  一架白色模型飞机在砖红色的跑道上腾空而起,瞬间划破了天空的平静。似乎是急于挣脱大地的束缚迎接蔚蓝的天空,开始起步时,机身还略有不稳,不过它很快调整过来,急速滑向操场的另一侧,然后一个漂亮的90度翻转,一跃向更高空冲去。它矫健的身姿犹如轻捷的雨燕,犹如羽翼初丰的雄鹰,在空中自由地飞翔,吸引了众多仰望的目光和由衷的赞叹。

飞机,是他们心中的梦想,所以这是一个有关梦想的故事。吴 超

  飞机在空中几番帅气的转身亮相后,缓缓地回到跑道上。

  阳光下,白色机身上红黑两色条纹被镀上了淡淡的金色。“试飞成功,givemefive!”几个遥控飞机的大男孩伸出双手击掌欢呼。

  “爸爸,他们在做什么呀?”

  旁边路过的小男孩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好奇,拽着爸爸的衣袖问个不停。

试飞前的准备。吴 超

  “我们在造飞机,可以像小鸟一样飞到天上去!小朋友要好好学习,以后考上清华就可以来天空工场造飞机!”被称作“羊叔”的于洋笑着回答。

  于洋和他的伙伴们是清华“未来航空”学生科技兴趣团队天空工场的成员,每周日下午 3~4点,他们都会带着自己研制的飞机模型出现在东大操场,对一周以来的工作成果进行检验。这周他们试飞的机型是四旋翼、固定翼滑翔机和直升机。

“推开门墙上挂满飞机”

  四旋翼飞机,顾名思义就是有四个螺旋桨的飞机。这也许不足以形象地描绘它的样子,在曾获奖无数的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里,它就出现在那群可爱的理工科大男孩的手中,造型古怪富有创意、边飞边摄像让人眼前一亮,就是它!

  当然,天空工场的四旋翼飞机模型不止限于电影里搞怪嬉闹的功能。经过反复试验,他们研制的四旋翼飞机在技术上已经较为成熟,还曾荣获2011年中国首届iNEMO校园创意大赛特等奖。除此之外,他们还研制出了三旋翼飞机、固定翼滑翔机、直升机、飞行球等多种机型,作品先后获得2010年第一届未来飞行器气动力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2011年我校第 29届挑战杯一等奖和二等奖。2012年初,天空工场的5名队员带着他们的飞机走上了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的舞台。在他们的遥控下,飞机灵活自如上下翻飞引来现场阵阵尖叫欢呼,而他们幽默自信的谈吐则展示了清华“理工男”可爱的另一面。

  从2010年开始,我校学生科技兴趣团队陆续组建,旨在选拔对某一学科领域有浓厚兴趣或专长的学生,通过团队持续性地激发学生的科研兴趣,促使团队成员成为学科领域的技术骨干,并立志在未来投身于该领域的科学研究。目前,我校共组建了6支兴趣团队,天空工场“未来航空”兴趣团队就是其中一支朝气蓬勃的劲旅。

于洋(右一)、廖宁(右二)所在的小组正热烈讨论。高 原

  天空工场的大本营位于紫荆学生区C楼410房间。推开工场大门,迎面看到的是立在正中间铁架子上五花八门、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器模型。此外,墙上挂着、桌上摆着、地上蓄势待发的,都是正在或已经组装完成的飞机模型。在类似工作坊的环境里,有人在调试数据,有人在改进模型,有人在低声讨论,时而爆发出阵阵欢笑。

  来自经管学院的大二学生廖宁,齐耳短发,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在一群男孩子中间十分显眼。廖宁从小就喜欢操控飞机模型,因为在小学四年级时就已经获得航模大赛的奖项,“资历”最“深”,所以被工场其他同学戏称“学姐”。

每一个零件都不能错差分毫。吴 超

  廖宁在社团招新时最心仪的社团就是天空工场,但当得知天空工场不仅要操控飞机,更要研制飞机时,文科出身的她感到不小的压力。“当时觉得自己弱弱的,在工场‘生存’可能是个问题。”廖宁笑着说,“但是天空工场的氛围十分友爱,让人舍不得走,就像工场创始人俞浩学长总是强调的那样,集体的凝聚力会爆发出创造力。我们大家平时除了上课和睡觉,每天都相处在一起,相互照顾,彼此依靠。”初来乍到的廖宁一开始时被指定由“羊叔”于洋“接管”,从分配任务、技术讨论到项目完成,于洋俨然像是一名老师,会Push,要指导,做错了还会批评,这让廖宁逐渐掌握了飞行器制作的基本原理,并成了项目骨干,现在他们所在的项目小组正在开展飞行球的研制工作。

  廖宁所描述的天空工场的氛围,其实正是工场创始人俞浩创立时的初衷。

  2009年,航天航空学院研一学生俞浩刚刚卸下学院学生会主席和校团委副主席的职务。此时的他,想实现一个一直以来的梦想———创建一家更加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的学生社团。“我们能不能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类似google公司那样的氛围?可能当我们推开门的时候,墙上就挂满了飞机,同学们可以自由随意的讨论、学习。来自各个院系不同专业的同学因为共同的兴趣凝聚在一起,各有所长,互有所助,一起头脑风暴,一起玩儿技术并照进现实。”

  这个想法在俞浩本科三年级时就已开始酝酿,“我特别喜欢飞机,大一大二时参加了很多学生科技社团,其间也参与过一些航模项目。但我渐渐发现,很多时候我们还停留在‘大工程’的思维模式上,缺少创造力和想象力。我想做一个造梦工场,不仅制造飞机,也制造梦想。”俞浩说。

  研一时的一个夏日傍晚,月明星稀,俞浩和他的好友在西操交换着对这个问题的想法。他们在跑道上边走边聊,直至深夜仍无倦意。俞浩的想法很快在朋友中引起共鸣,严斌、张晓伟、谭爽、翁哲四位不同院系的同学先后加入进来。

  初创时的社团就像是襁褓中的婴儿,面临着种种成长中的困难。让俞浩至今难忘的是,在社团初创面临资金和场地双重压力时,学校和老师给予的大力支持。 

   “当时一没钱,二没地方,一筹莫展之际,航院胡春华老师向我们伸出了援手。胡老师之前一直指导学生科技创新活动,在得知我们启动资金不足时,二话没说自掏腰包,帮我们凑齐了5000元的启动资金。”但很快,启动资金在购买器材后就花光了。幸运的是,当天空工场再次面临窘境的时候,航院副院长任革学又拨出了3万元经费用于支持工场做研发。直到2010年10月,学校大力推动组建了6支学生科技兴趣团队,并邀请全球领先企业为兴趣团队成长提供资金、专家指导、学习实践机会等全方位的支持。在天空工场的基础上,“未来航空”学生科技兴趣团队成立了,波音公司将每年为他们提供 30万元的资金赞助,经费问题至此才终于得到彻底解决。这期间,学校团委又为他们安排了紫荆学生区C楼一间20多平米的房间作为社团活动场地,使得天空工场有了 “着陆”的地方。“非常感谢学校和帮助指导我们的老师们,天空工场成长中的每一步都离不开他们。”回忆起当时给予社团莫大帮助的老师们,俞浩脸上写满了感激。

“我们选的都是有点‘疯’的人”

  俞浩是一个离开 “梦想”就无法生存的人。

  “如果把天空工场比作一架飞机,那么有梦想的人和梦想去做的事就是这架飞机的两个机翼,缺一不可。”俞浩说,以三旋翼飞机为例,“三旋翼飞机虽然在制作上比普通直升机的双旋翼要简单,但是在设计上却复杂得多。它需要更先进的自动控制技术,而这个技术在近几年才逐渐发展起来,在世界上还没有试飞成功的记录。澳大利亚的某所大学曾经制作了一个类似的飞机模型,也没有取得成功。”但这群敢想敢干的“梦想制造家们”还是毫不犹豫开始了“冒险”之旅。

  那段时间,俞浩和伙伴们忘我地整日整夜泡在工作室里,累了就在拼起的椅子上眯一觉。“直到有一天晚上———大概夜里两三点的时候,我还盯在电脑前调数据,腾出另一只手来握着飞机的调试杆,等到我转过头来时发现———飞机居然已经从我手上平稳地飘出去了!它已经能够掌控住自己的方向,方案成功了!”这次“有如神助”的经历让俞浩至今难忘。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看不清方向,甚至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成功,但只有坚持信念去完成它才不会与成功失之交臂。”俞浩始终坚信梦想有摧枯拉朽的力量,有创造奇迹的力量。他们把这架三旋翼飞机起名为 “阿凡达”,后来更名为“云雀”,都是象征着梦想与飞翔的意思。

  “不止是我,我们选的也都是有一点‘疯’的人。”俞浩说。

  材料系大四学生于洋,因为可爱的山羊胡被人亲切地称为“羊叔”。不是航天航空专业出身的他,在周末例会上却像电影《美丽心灵》里的纳什一样痴迷地在写字板上写满了计算公式;天空工场嵌入式队长严彬为了购买飞机材料,网络购物“零经验”的他不仅学会了在淘宝网上购物,后来更是累积成皇冠级的买家……上学期开始,天空工场又开设了“火药讲台”,吸引了更多有点“疯狂”的同学加入。

  “火药讲台”的活动形式是每周由一位同学走上讲台,分享某个领域最前沿的话题,比如心理学的社会应用、自动控制中的对称性和复杂系统等,主题不拘泥于文理,重在分享与讨论,拓宽了同学们的视野。为了增强讲台的“火药味”,他们制定了参与者把关制度,提供个人简历,严格控制人数,提问不能超过20秒,问不完就立即换下一个,目的是确保“火药讲台”在最短的时间内激起最强的头脑风暴。

  “火药讲台”的创意来自于机械学院2007级本科生蔡丹志(后转至人文学院)。俞浩称其为“一朵瑰丽的奇葩”。蔡丹志曾写过一篇题为《利用社交网络的新型集体行为》的论文,研究的是信息在互联网上以拓扑结构传递的过程———信息在Twitter上从一个点跳到另外一个点,一个点辐射一个圆,又跳到另一点,又辐射一个圆,“充满了逻辑的美感”。俞浩赞许地说:“天空工场就是喜欢这样的‘奇葩’”。

  “我们之前可能更专注于做技术,现在则希望同时能博采众长,拥有跨学科的视野,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我们所做的事情。”材料系研一学生陈家轲说,“天空工场就是这样一个开放的地方。”目前,天空工场联合美院同学筹建的工业设计中心正呼之欲出……

“梦想起航的地方”

  天空工场从 2009年 12月成立至今,从最初的5个人发展成为300余人的社团,设立了“未来航空”、“嵌入式”、“云计算”三大项目组,开展了“火药讲台”等活动项目。随着社团规模不断扩大,俞浩等人也感到肩上的压力沉重了许多。

  最初设立组织架构时,天空工场只是简单的仿照学生会的管理模式,但他们逐渐发现这种管理模式并不适合自己,照搬照抄是行不通的。他们开始有意识地向经管专业同学请教,研究起组织行为学来。后来,他们确立了准企业化的运营管理模式,即精简事务性部门为运营中心,施行项目成员“双肩挑”制度。成员在项目团队和运营中心同时担任职务,既节省了经费,也提高了沟通效率。

  为了让来自不同专业、年级的同学尽快参与项目,天空工场制定了“师徒制”的老带新办法。一名新成员来到这里,典型的路径是首先加入一个现有的项目中,由一名老队员做指导,在项目的 “摸爬滚打”中迅速提高。“天空工场鼓励尝试,也容忍失败。”“未来航空”项目的负责人、自动化系研一学生孟强深有感触。孟强所在的项目组第一次制作GPS遥感飞机的时候,因为经验不足失败了。不过,他们在向其他项目组的同学和相关老师请教后及时发现了问题,最终克服难关实现了设想。“在这里,我们似乎对于成功与否的结果比较无感,我们更加关注的是飞机性能的提升和个人素质的提高。”孟强说。现如今,继荣获首届iNEMO校园创意大赛特等奖后,天空工场的同学们正在为迎接第二届 iNEMO校园创意大赛和明年的学校 “挑战杯”而努力奋战。

  这些来自不同院系、专业和年级、几乎横跨学校所有理工科专业的同学们,发挥所长,相互学习,培养跨学科的科学研究视野,提升自身的全面素质,充分展示了清华“第二课堂”的丰富内涵和深刻意义。

  未来的某日,当我们仰望蓝天的时候,空中翱翔的飞机会不会有一架是来自于天空工场自主设计的呢?当我们打开电脑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种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程序来自于天空工场的云计算团队呢?当我们探讨某领域最前沿的思想和话题时,会不会有一些就来自于曾经在“火药讲台”上迸发出的火花呢?

  也许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天空工场是一个梦想的集合,是梦想起航的地方。“也许我们今后不会从事与航天航空有关的行业,但我们终生都不会忘记在这里奋斗拼搏的日子。这里,是我们放飞梦想的起点。”陈家轲满怀深情地说。

天空工场成长记

        2009年12月 未来飞行器团队成立

        天空工场最早建立的团队,以“空中机器人”即无人机为主要研究方向,偏重飞行器的智能控制和通信,包括姿态控制、滤波算法、传感应用、图像识别等相关技术。

  2010年10月 “未来航空”学生科技兴趣团队成立

        由波音公司赞助成立,研究方向偏重于新型航空器的设计、研制,包括气动、结构、工业设计与舱内环境、新材料、新能源等。

  2010年12月 工作室从C楼406搬到410

        天空工场从一个狭小的房间进入更大的空间,开始高速发展和腾飞。

  2010年12月 云计算团队成立

        专注于开发基于云计算平台的网络创意产品,让创意真正影响人们的生活,组建了完整的前端开发组/后端开发组,擅长web页面开发、网站架构、数据库设计、美工制作等。

  2011年3月 嵌入式团队成立

        由未来飞行器研究团队以及“未来航空”兴趣团队飞控部合并而成。

  2012年3月 “火药讲台”成立

        致力于打造高端学术俱乐部,每周一次的讲座激荡头脑风暴。

  2012年4月 筹建天空工场工业设计中心

        将设计理念通过现有技术实现,为作品赋予艺术的灵魂。

   来源:《新清华》 2012-10-12

 

2012年10月15日 14:32:4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