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关于中国物理学的几点个人看法

  清华新闻网8月27日电 (研通社记者 潘璇)8月25日,纪念中国物理学会成立八十周年暨21世纪物理学前沿学术研讨会在清华大礼堂召开。下午4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振宁先生在大会上做了题为 《关于中国物理学几点个人看法》的报告。报告言简意赅地反映了杨振宁先生对中国物理学研究和中国高等教育制度的思考。

图为杨振宁先生在学术研讨会上致辞。记者 郭海军

  杨先生首先对中国人动手能力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独特看法,他认为中国人的动手能力实际上是很强的。之所以导致外界对中国人动手能力的质疑,其原因在于国人不敢于尝试、不自信。由于国内教育注重灌输学生理论基础知识,因此,中国学生的理论功底甚为扎实,而实验能力相对薄弱。正因为如此,很多中国留学生不敢选择实验型的研究工作,久而久之,造成了外界的偏见。“实际上,”杨先生说,“在美国,有许多优秀的留学生都是从事实验物理的研究,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丁肇中先生。本来他也是选择理论物理的,后来听从他人劝诫,改为实验物理,最后不是也成为了一名伟大的诺贝尔物理学家?”所以,杨先生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够充分利用自身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并不差的动手能力,在实验物理领域一展身手。

  在谈到话题“中国物理学工作者一般不喜欢走极端”时,杨先生点头表示认可,他认为这并不是坏事。虽然当今的一些热门研究课题,如弦论、公理化场论等,都是对于理论的极端化,但是还是有不少物理学家选择“中庸之道”。杨先生说:“我在芝加哥大学读书时曾与其他同学一起问过费米教授一个问题,即年轻人研究物理应选择大课题还是小课题。费米教授当时的回答是:‘还是多半研究小课题,因为小课题相对来说容易成功。大课题,容易走极端,这样容易使人发疯。’。”场下一片笑声。

  谈到高等教育时,杨先生着重对“博导”制度进行了评论。他认为这种制度不利于中国科学的发展。“做研究的黄金时期是40岁、30岁,甚至是20岁左右的阶段。”而现在的“博导”制度压制了青年科研工作者的自主创新能力。

  最后,杨先生谈了一些美国高校成功构建物理系的事例,并坦言科学研究是“散兵式的事业”,需要多人联手向某个制高点进行攻坚。中国之所以在这方面逊色于欧美,是因为中国缺乏有能力主持科技发展总方向的人才。一旦拥有了具备科学发展敏锐度的领军人物,再加上大批优秀科研工作者的团结协作,中国的物理学研究必会腾飞。

 

编辑:襄 桦

2012年08月27日 13:06:3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