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学与做人(三) 

●丘成桐 

执着追寻确有意义的学问

  一个胸怀大志的学者必须有远见。有人想了解宇宙的结构、星体的运行、粒子的基本原理,有人想了解生命的起源、人体的构造、疾病的疗法,有人想了解流体的变化、计算机的运作等等,这都是发人深省的问题,值得我们去追求。我们一定要有一个高尚的目标才能做好学问,如果你的题目只是导师给你的,只求顺利毕业,那你永远做不出伟大的学问。有了这些目标,而又具备适当的基础训练后,就要找最好的问题,努力去解决它。我一辈子做学问,既有很好的老师又有优秀的学生,和他们交流让我得益不少,志同道合而又跟你在知识上互补的朋友是很要紧的。

  有深度的工作往往需要花很多工夫才能够完成。失败后再尝试,屡败屡战后才能成功。要想持久就必须要有热情,能高瞻远瞩。

  首先,要达到王国维先生说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境界,才知道自己想做的学问确有意义,值得奉献一生的精力去完成。追求学问的热忱需要培养。去除名利的羁绊,让我们欣赏大自然的本能毫无拘束地表露出来,乃是培养做学问的感情的第一步。屈原说“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就是说有了这种感觉以后,再加上努力,就可以做大学问了。我有幸接触过不少伟大的学者,他们在工作上执著入迷的程度,只可以用欧阳修的词句来描述——“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很多重要的创作发明,甚至是学者在有深厚感情的潜意识中完成的。

  如何去找正确的方向是一个困难的问题。一方面要有师友的帮助,要看很多书,知道什么叫好的学问、好的方向;另一方面还要有浓厚的好奇心,不要光听老师的讲解,也要自己去发现、去思考。大自然无穷无尽,现象万千,其中必有某种现象使我感到疑惑,从而心动、兴奋不已。于是本着好奇心,锲而不舍地找出此现象背后的原理,这是创新的第一步。然后就是继续发扬光大这些研究,以至完成一套有意义的理论。

享受寻求真理的纯真喜悦

  现在我们来谈谈做人。当你全心全力去做学问的时候,实在找不出时间去做不应当做的事。我看见某些朋友、学生做学问的态度,不禁慨叹权力欲望愚弄人如此。高尚的情操需要培养和坚持,良师益友、先哲懿范、文化修养都是培养这种情操不可缺少的。我希望青年人能克制私欲,以真挚的感情来欣赏和理解大自然的奥秘。我们每个人在年轻时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关爱家人、朋友,也爱慕异性,对事物充满好奇。我们何不继续保持这份赤子之心,培养孟子的“浩然之气”,昂昂然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我们何必受到外界的影响,要富且贵才觉得舒适?学者有了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意志,方能创出不朽。

  除了纯净自我的境界外,我们也要注意与家人的相处、与师友的交往。一个稳定和谐的家庭、一个尊重知识的家庭,使我们能够安心去做学问。

  近代科学的发展日新月异,重要的突破往往是群体的工作而非一人一时所能够完成的。做理论的学者须知道实验的结果,搞实验的学者须要有理论的指引,才能够完成前沿的科学工作。在大型的学术合作中,我们要有谦虚的态度,宽宏的胸襟。除了“审己以度人”外,也应当“审人以度己”。创新的科学都是“在巨人的肩膀上”推进的,在时机成熟时,不同地方的作者,往往在不同的场合有着类似的想法,而得到相同的结果。

  学术竞争不一定是公平的,我们要学习如何处置这种不愉快的经验,从失败中站立起来。学问的道路是长远的,一个优秀而有毅力的学者,在取得优良的成果后,总会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重视。一时的失意不应该影响我们一辈子的成就,所以年轻人必须沉得住气, 正如屈原所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寻求真理的路并不容易,但成功时的喜悦却无与伦比,这种喜悦有如看到造物的真谛,并非金钱和权力的感觉所能比拟。但我们须牢记:成功的路必须由自己去耕耘,这种成功才会带给我们纯真的喜悦感。我在中学时常唱这样一首歌:“我要真诚,莫负人家信任深……”这首歌我终生不忘。我们做学问一定要真诚,否则做不了好学问。希望同学们也能享受这种至高无上的喜悦,为学术、为祖国建设努力。(全文完。本文根据2012年5月13日丘成桐先生在学生科协“星火论坛”上所作的特邀报告录音整理。录音整理/徐雯 王飞)

 ■ 精彩问答

  “科学就是一种爱情。做学问,需要对它有丰富的感情,感情对科学家来说是很重要的。”  

——丘成桐

追求真理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问:对科学家来说,爱情重要么?

  丘成桐:我觉得科学就是一种爱情啊。做学问,需要对它有丰富的感情,感情对科学家来说是很重要的。

  问:您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丘成桐:追求真理。假如我知道真理是什么样的话,死9次也没有关系,但找到真理的过程肯定充满艰辛。

  问:您觉得美国高校的学生培养有哪些特点?

  丘成桐:在我呆过的美国学校中,我们认为研究生是教授做研究时的伙伴。虽然我们指导他,但我们认为他们自己的能力很强,学校和老师对研究生的资助也很充分。他们不仅是来学习的,更是我们的研究伙伴。我们很尊重他们。

  问:您是如何确立自己的研究方向的?在此过程中遇到过怎样的困难?

  丘成桐:凭借自己受训练的经验、跟老师和朋友的交流,同时培养自己的直觉力。这就像骆驼在沙漠里走,它自己知道要往哪边走,一个好的科学家也是如此。我们走一条从来没人走过的路,要靠我们自身的修养、看过的书以及与师友的交流才能知道方向在哪儿。我做卡拉比猜想时,在相反的方向做了3年后才意识到对的方向在哪儿。有经验、有文化修养很重要,彷徨时要能坚持住,保持希望和信心也非常重要。

   来源:新清华 第1882期 2012-06-01

2012年06月04日 10:35:0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