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和他们的“他留”世界

——记清华大学第三十届“挑战杯”特等奖项目《他留图符文字及他留语言的挖掘与解读》及其团队

研通社记者  潘璇 时雪

  又是一天清晨,太阳懒懒地升起,阳光逐渐铺满了整个他留山。

  这里是云南丽江永胜县六德傈僳族彝族乡境内,这里是昔日茶马古道上的军事要塞,这里曾有过辉煌灿烂的文明,但时过境迁,往日的繁华已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复存在,余下的只是厚重的历史,待人解读。

  凡是对他留有略微了解的人都知道,拨开笼罩在其文化上的迷雾并非易事。由于历史的久远阻隔,其源流脉络早已扑朔迷离。曾经用来抵御外敌的古堡早已毁于战火,但却云遮雾障、悬疑重重;被誉为“彝汉融合结晶”的大碑林经历岁月的洗礼依然令人叹为观止,但却隐射出众多历史之谜;演绎着无数罗曼史的“青春棚”构成了双系对偶婚姻制的缩影,令人心荡神驰。而在众多谜团之中,最为人们所忽视的是他留人的语言、铎系所书的象形符号及其对应的唱经。可是,由于他留人只有语言,没有成熟的文字,因此,其文化传承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为了挽救他留文化,以及出于对语言文字学的喜爱,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大二的学生张雪梅主动加入到“他留文化及他留图符”研究团队,并作为队长于2011年寒假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与来自软件学院的大三师兄李居政、经管学院大三女生梁静远一起走进了云南他留人的生活。

  虽然昨天又熬到半夜才休息,但张雪梅今天仍早早地起了。

  一切似乎都和往常一样。

  张雪梅一行人居住在他留坟林文化站站长兰绍增老师家中。兰老师家的房屋是典型的底楼式四合院,用“苍山佩古泉,底楼飞四合”形容这里是再合适不过的。外观古民居,方方合围,布局谨严,与汉氏土木结构建筑无异;结构上却略显低矮小巧别致,这样就呈现出一派底楼宽室、扑地相连的景象。张雪梅的工作就在这里开始。

与铎系老人们一起挑灯夜战。后排中间为张雪梅。

  太阳升起,气温逐渐回升,铎系老人们也都陆陆续续来到了兰老师家中。这些老人大多年过半百,是他留主持丧事的司仪,即他留人所称的“铎系”。他留的丧葬文化是与众不同的。丧礼中,铎系会将他留独特的象形图符画在三到四个呈平行四边形的木板上,每个木板画十二个图符。之后,将木板按一定顺序放置在棺木周围,待丧事结束后,由铎系带到墓地焚烧。

  他留最神秘的莫过于各个铎系图符对应的唱经。一般而言,铎系只有在丧礼中画图符时才会咏诵唱经。经文的内容涵盖天地万物、人情世故,反映出他留人传统而丰富的生活。但由于铎系主持丧事的报酬很低,加上交通的日益便捷,年轻人多外出务工,铎系缺少继承人的问题十分严峻。若不及时对铎系符号进行整理和记录,它们很可能会成为无法破译的“死文字”,因此,对这些符号的翻译和归整是张雪梅团队工作的重中之重。

  出于对自身文化的热爱以及对本族文化传承的希冀,铎系老人们都十分配合张雪梅团队的工作。他们先将自己平时主持丧事时会用到的图符画出,再唱出对应的经文。学到深时方觉浅,本雄心勃勃地准备将所有的唱经都翻译出,谁知铎系的唱经十分丰富,一个图符甚至可以唱上数小时,所以要将全部唱经翻译出可能至少需要几年时间。考虑到时间的限制,老师和同学们决定只记录所有图符的开头唱经,再着重记录两个图符的完整长篇唱经,这样既详略得当又有助于规范框架的建立。

图为他留字符。

  在翻译唱经的过程中,张雪梅等人首先对他留语进行汉语音译,目的是使懂汉语之人能大致了解其读音,而后,基于国际化和科学化的需要,将他留语与国际音标进行了对应。为了确保利用国际音标记录的词汇和唱经的准确性,张雪梅团队反复将国际音标读与当地人听,直到他们点头认可为止。不仅如此,他们还利用多个科学软件对音标进行了反复地分析和订正。如此大量、枯燥甚至有些繁琐的人工作业使得张雪梅每天都筋疲力尽,但咬着牙却也坚持了下来。

  今天在张雪梅看来也是按部就班的一天,和老人们一起围坐在屋外的小石桌旁商讨着语音和民俗,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时间慢慢接近晌午,气温也逐渐升高,突然有人注意到坐在一旁的那位年过古稀的铎系老人似乎有些不对劲,只见他不自觉地就倒了下去,身体抽搐着。大家慌了,张雪梅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今天指导老师又恰好外出有事,这可如何是好?所有人都在帮忙,有人捏老人的双脚,有人按老人的腹部,可是,适得其反,老人的呼吸眼看着越发无力了。站在一旁的张雪梅这才缓过神来,忽然想起自己原来学习过的急救知识,急忙俯下身,帮老人进行心脏复苏术,兰老师也帮忙着实施人工呼吸。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老人的呼吸似乎渐渐恢复了,张雪梅这才松了一口气。众人急忙将老人扶起,冲了一碗蔗糖水让老人喝下,不久,老人开口轻轻说了声:“好了。”大家释然,拍手欢庆,笑声久久萦绕,爽朗而又真诚。

图为部分音标列表。

  “或许我最想做的就是在旁边记录别人的生活,这是最令我感到自由和踏实的事。”这是当时张雪梅脑海中的第一句话。的确,有感于脆弱却又可贵的生命,有感于平淡却又淳朴的民风,有感于流逝却又深刻的文化。认知与感动,是张雪梅此行最大的收获。

  当然,数天的辛勤工作,收集整理的大量宝贵资料,其学术价值自然不言而喻。包括语言方面,记录了2000多个词语、100多个句子以及若干语料;图符与唱经方面,整理了天地星象、男用工具、女用工具和禁忌物4大类的共60个常用象形图符及其相应的汉语音标和国际音标翻译,对图符“北斗七星”和“麻”唱经的完整翻译,数十张铎系人员亲手绘制的图符样纸等等诸如此类的成果无疑为他留文化的继承和保护创造了可能。正如张雪梅所说:“语言是一种基础,能够解读一切,也能记录一切,能够保住一个民族的语言也就是保住了一个民族的灵魂。”

  临行前,兰老师等人不舍地握住张雪梅的手,希望她今后能再来。

  她会去的,为了对语言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和对人类文明最初的热诚。

 

(清华新闻网5月31日电)

编辑:襄 桦

2012年05月31日 15:52:4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