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文、止庵做客时代论坛 分享读书经历与心得

  清华新闻网5月16日电 (学生通讯员 吴晶莹)5月13日,清华大学时代论坛第200场“时代·恰青春之深度——沈昌文、止庵共话思源·文苑·书缘”在西阶教室举行。前三联书店总经理兼《读书》杂志主编沈昌文先生,周作人研究专家及编书人止庵先生分享了他们与书结缘的经历和读书心得。

  讲座由访谈形式展开,沈昌文先生首先分享了自己的读书经历。他坦诚地检讨了自己在文革期间的一些错误行为,感慨如今书籍的多样化,并提出“读书无禁区”。

  接着,止庵先生阐述了对中国人读书量少的问题的看法。他认为,我们不应该只聚焦于读书量的绝对值。他说:“读多少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读什么书。”当被问及有关微信、微博、微评论等信息的碎片化与快捷化时,他引用了加缪的一句话“重要的不是活得最好,而是活得最多”。他认为,若我们保持着使人生更加丰富、厚重、深刻一些的意识,那么什么都可以读,读书并不是需要在微博与体系著作之间艰难选择的事。

  然后,沈昌文先生又被问及对一些垃圾书籍的看法。他以自身的经历与体验希望大家对那些垃圾书采取宽容的态度,但他也强调,出版社主要的书要出得好。沈先生还指出了如今出版社做的不够的地方,如索引的欠缺以及对书的缺陷不加说明等。关于杂志报纸的精英化趋向,沈先生主张“文章言而有文”才能吸引读者。他说:“深刻而不吸引人等于不深刻,文章应写得生动有趣而不庸俗。”

  随后两位先生与现场同学进行了交流。

  止庵先生在被问及对公共知识分子的看法时,借用了欧洲重要公共知识分子翁贝托·埃科的观点——公共知识分子不应该和政府说一样的话,不应该人云亦云。他说,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有独立性,对一些关于人的基本的问题有一定的认识。

  沈先生和止先生还就读书的遗忘、不同身份的平衡、对书评的认识等问题回答了同学的提问。

  最后,两位先生在时代论坛的留言簿上留下了对时代新百场的期许。

  聆听了此次讲座的精13班叶颖琦同学说:“止庵先生让我领悟到了选择性读书的重要性,我们应该合理安排时间,读有意义的书。”环研二的张洪雷同学说:“沈昌文先生用他的经历向我们展示了文革对书籍的打压和改革开放后书籍多样性的恢复,这让我更加珍惜现在对书籍的种种选择。”

  众多清华学子与首都多所高校师生代表一同倾听了论坛。

  人物链接:

  沈昌文,曾任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兼《读书》杂志主编。著有《阁楼人语》、《八十溯往》,译作有《控诉法西斯》、《列宁对全世界妇女的遗教》等。

  止庵,曾担任医生、记者、新星出版社总编辑等,现为自由撰稿人。出版有《樗下随笔》、《如面谈》、《俯仰集》等著作,并校订《周作人自编文集》、《张爱玲集》、《苦雨斋译丛》等,是权威的张爱玲、周作人研究专家。

  供稿:校学生会 编辑:襄 桦

 

 

2012年05月16日 11:31:5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