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亮剑不寻常

——记大学生干部、济南军区某师“红一连”连长楚科纬

来源:解放军报 2012-01-14 魏国 梁申虎 李光辉

  地方大学毕业生携笔从戎,早已不是啥新鲜事了。但有一名清华学子的选择有些与众不同,这位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放弃到总部机关工作的机会,入伍来到了最基层。从排长到连长,他和战士们摸爬滚打在一起,创造了一连串不凡的成绩——

  两度被师评为优等连职指挥员;两年内先后荣立一次三等功、一次二等功;

  刚走下军区“优秀人才标兵”典型报告会讲台,又登上全军“爱军精武标兵”表彰会领奖台……

  他,就是济南军区某师“红一连”连长楚科纬。

  这位清华才子如何实现了从一介书生到标兵连长的漂亮转身?师政委刘法峰一语中的:“‘行胜于言’的清华精神与坚韧顽强的军旅精神交融激荡,让这个‘秀才连长’超越了自我,赢得了战士心。”

把自己当成一块泥巴,与战士揉在一起

  “排长,咱俩PK一下怎么样?”

  2007年,楚科纬刚到部队报到没几天,连里的格斗高手刘海就在训练场上向他挑战。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战士们围拢过来。他们想知道,楚科纬这个言语不多、个子不高、身体不壮的书生,敢不敢在众人面前亮拳脚。

  楚科纬甩掉上衣,露出一身“腱子肉”。“没想到‘秀才’还是个‘肌肉男’!”几名战士惊呼。让他们没想到的还在后头,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楚科纬没让雅号“跤王”的刘海占到丝毫便宜,两人平分秋色。后来大家才知道,楚科纬自幼习武,曾夺得过清华大学“马约翰杯”散打冠军。

  武的过关了,再考考文的。一周之后,上级来搞条令条例考试和理论测试。不知为什么,楚科纬提前两天才接到通知……考题要从有几百道题的题库中随机抽选,没有平时积累,很难及格。楚科纬连续备战两个通宵,上场就考了高分。战士惊叹:“清华‘秀才’还真不怕考!”

  连过两关,楚科纬觉得自己“文武双全”,这回战士该服气了。可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一次5公里武装越野,一名新战士落在后面呼哧带喘。楚科纬二话没说,回身就把他的枪夺过来替他扛着。没想到战士的脸一下子红了,脚步变得更加沉重。

  后来,这名战士找到楚科纬:“排长,下次帮助我,拜托别抢走我的枪。没了枪的战士,很丢人。”

  这番告白,让楚科纬无语。看来个人素质强、乐于助人并不等于就能带好兵。那到底该怎样做,才能真正得到战士的接纳和拥戴呢?

  一个周末发生的事,让楚科纬顿悟。当时是休息时间,战士们围在一起甩扑克打“升级”,宿舍内闹哄哄的。楚科纬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书。营长曾乐文见了,劈手夺过他的书:“你咋不和战士一起玩?”

  “打牌太浪费时间,何况我又不会。”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曾乐文火了:“战士们会的,带兵人也要会!”

  牌桌上暗战激烈。盟友默契配合,对手间死磕硬拼。牌手们或沉稳,或奔放,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与平时简直判若两人。楚科纬没想到,天天在战士中间,原来对他们的了解还是皮毛。看来要想知兵,只有把自己当一块泥巴,同战士们揉在一起才成!

  从此以后,每逢训练间隙,他就主动找训练尖子切磋过障碍技术,教战士散打招数,开开心心地和大家摔在一起;每个周末休闲,只要听到楼道里有人喊“三缺一”,他都会挤上去,热热乎乎地和战士玩在一起。渐渐地,他和战士之间的隔阂消失了。

把自己当作一簇火把,时刻放射出光和热

  从排长到连长,接受着各级领导和基层官兵的真心帮助,聪慧的楚科纬很快摸出了带兵的道儿。他爱他的战士,但爱得绝不婆婆妈妈,有时采用无言的激励,有时又会当头棒喝,他这个连长就像一簇火把,放射出的光和热,总能让战士真切地感受到。

  彝族新战士马比张杰没想到,在部队过的第一个生日,竟然吃到了他最渴望的家乡菜——“坨坨肉”。那天,楚科纬安排购买了近3公斤五花肉,并按网上提供的菜谱,和炊事班的同志一起烧制了一道“坨坨肉”。

  “吃下这碗‘坨坨肉’,俺要在腿上多长肌肉。”马比张杰许下的愿,引得哄堂大笑。初到军营时,马比张杰汉语说不好,常要先说一遍彝族语,在心里翻译成汉语再说出来,战友戏称他“慢半拍”。

  “勇敢一点,我相信你能行。”楚科纬逼着马比张杰讲评班里工作,点评当日新闻。这位彝族小伙儿的汉语越说越顺溜,人也越来越开朗。去年年底,团里组织5公里武装越野,马比张杰一马当先夺得第一。载誉归来,他对楚科纬说:“报告连长,‘坨坨肉’俺没白吃!”

  连队战士中,谁想松一口气,楚科纬都会及时靠上去做工作;谁“冒泡”犯错,他也会毫不留情地下一剂“猛药”。

  战士鹿志方是集团军表彰的“理论学习之星”,曾与全军闻名的“军营故事王”王保成同台“PK”,名扬全团。出名之后,他有点松懈,经常出点小情况。一次野营拉练途中,晚上违反规定喝了不少酒,第二天头昏脑涨起不来床。

  “亏你还是个骨干,咋在连队出这么大的洋相!”得知情况,文质彬彬的楚科纬一下子发火了,上去一脚,踢飞了鹿志方床边的酒瓶子。

  拉练一返营,一次批评帮带会在连部召开。“你常说要给别人一碗水,自己就必须有一桶水;没想到你成了一桶酒,难道要把大家也都喝趴下?”楚科纬直言不讳。会后,鹿志方被从“理论骨干”岗位上捋了下来。

  如此“剧烈”的处理方式,战士受得了吗?

  楚科纬有自己的“道”:超量运动拉断弱小肌肉纤维,超常恢复重塑更强肌体,这是健身的基本原理,这同样适用于“健心”!

  果然,鹿志方变了。在连队几名支委的帮带下,他再度报名参加“王保成式”理论骨干授课比赛,用好成绩给自己找回了自信。连队经过研究,让这位老“理论骨干”重新上岗,他还当上了班长。

把自己当作一根标杆,关键时刻敢喊“跟我上”

  去年实兵演习,部队摩托化机动。途中天降大雨,雨雾迷蒙。楚科纬一路披着雨衣站在首车车厢上。

  “连长,天这么冷,雨这么大,还是到车里避一避吧。”望着连长雨衣上凝结的薄冰,驾驶员吴大兵心疼不已。“不行,路况复杂,万一出点事怎么办?”楚科纬的回答斩钉截铁。一路上,他像立在车上的路标,带领车队长驱600多公里安全到达演习场。

  随后在一场高寒山地进攻战演练中,楚科纬带领30名党员骨干组成特战分队,乘直升机直插“敌”后。当时,机降地域大雾弥漫,直升机无法降落,只能悬停在离地面约2米处。进攻时刻到了,地面情况不明。跳还是不跳?楚科纬大吼一声:“跟我上!”第一个跳出机舱,落地时一个前滚翻,跃起前进,其他战士紧跟着跳下直升机。

  楚科纬笃信,带兵,贵在模范带头。他坚持做给战士看,带着大家干,用一腔热血激情碰撞出战士的勇敢担当。

  “入党有什么好?不是党员就不能干出一番成就么?”大学生新战士阎鑫入伍前毕业于云南大学,读的是工商管理专业。当时一心想在退伍后到外企工作的阎鑫曾表示:不想入党。

  闫鑫的疑惑,很快被楚科纬的行动消解了。手榴弹实投,楚科纬总是站在离弹坑最近的地方;战术训练,他衣服上的土总是最多;野营拉练,他带着党员走在最前面……一次执行抢险救灾任务后回到连队,深受感动的闫鑫一口气写下8页纸的入党申请书,郑重地交给了连队党支部。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楚科纬最爱这首《真心英雄》。崇拜英雄的他,就像一根桅杆,为连队这条船擎起希望之帆——

  两年来,他所在连队先后有15名战士立功受奖,6名战士入学提干,23名战士在上级比武中摘金夺银,连队连续两年在师年度实兵演习中担任主攻,两次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

2012年01月16日 17:06:5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