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砥砺梦想 基层绽放青春

——记清华大学广西壮族自治区选调生、新闻与传播学院2008级硕士毕业生曾维康

学生记者 董雨文

图为曾维康近照。

  曾维康  湖北荆州人,2004年进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济管理学院学习,2008年免试推荐至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曾任清华大学新硕81党支部书记、研究生通讯社社长、校研究生团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大学生通讯社社长等。已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长江日报》等媒体发表消息、通讯、评论等累计100余篇,累计20余万字。曾获国家奖学金,清华大学优秀研究生党支部书记,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优秀团员标兵。

   “我不会想太多,认准了的事就去做。”
 
  略微黝黑的皮肤,一副无框眼镜,裂开嘴笑得憨厚,个被别人夸赞时会不好意思的湖北小伙子叫曾维康,新闻与传播学院2008级硕士生。
 
  他于2004年考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系。2008年,因在本科期间发表100余篇、累计20余万字的新闻报道,保送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2011年3月,报考广西壮族自治区选调生,决定毕业后投身基层。2011年5月,完成25万字的新闻作品《农民中国:江汉平原一个村落26位乡民的口述史》,创作历时一年,采访辗转鄂、湘、粤等地。面对这些艰难与成绩,他仍坚持说:“这些都很普通,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
 
  这就是新闻学院李彬教授口中,一位“有德有才有抱负”的青年。
 
  回归农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选择到基层工作,源于一种发自内心的召唤。这种召唤,来自我生活过的农村。”在递交给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的申请书中,曾维康这样写到。
 
  2004年,曾维康在填报大学志愿时,他报的是工商管理专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以前对农村的唯一想法就是穷。甚至会嫌弃它,觉得老百姓思想观念比较落后。所以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发奋读书,离开这个地方。”
 
  考上大学后,随着知识和年龄的增长,曾维康慢慢懂得农村的发展和乡亲们的生活很不容易。在清华读研究生的三年,成为他思想变化最大的阶段——下到基层去,和农民在一起,为他们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
 
  “我在一个村就可以帮助一个村的人,在一个乡镇就可以帮助一个乡镇的人。哪怕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能帮一点是一点。”曾维康说这些话时,有点激动同时很自信。
 
  “以前农民在外面打工,找老板要不到工资,你说他们会怎么办?前两年媒体上报道农民的柑橘、西瓜卖不出去,都烂掉了,你觉得可惜不可惜?还有的农民有很多很好的‘致富经’,但是缺乏资金和场所。所以我常常就想,如果你是这个村里的村干部,你能不能合理地帮助他们讨要工资,把柑橘和西瓜卖出去,帮他们解决贷款和场所等问题。你觉得可以做到吗?我觉得至少不会太难。”
 
  多次在东、中、西部农村实践的经历,开拓了曾维康的视野。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各地农业发展的“差距”,与此同时,他更多地看到中西部农村发展的“机遇”。他说,“农村的空间很大,那里是一个能够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
 
  去年有老师给曾维康推荐了一份年薪十几万的工作,同时解决北京户口和编制,但他最终放弃了。“我无法说服自己,那不是我最想要的。”
 
  如今的曾维康,在做两件事:一是为农民立传,让人们了解中国农民的内心世界和真实生活;二是准备下基层,为农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心系乡土:硕士论文为农民立传
 
  一篇硕士论文,写了25万字、300多页,以作品代替论文,描写了农民的群像。
 
  2011年5月22日,正在参加硕士生答辩的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陈昌凤在微博中写道:“维康同学做了一篇300多页的某村落乡民的口述史。他一年多的调研,曾得到范敬宜院长生前的鼓励……”随后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反响强烈。
 
  “他开了本系研究生的一个先例。”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李彬教授如是评价。
 
  作品的题目是《农民中国:江汉平原一个村落26位乡民的口述史》,主题是讲述现代中国农民的奋斗史,展现一个真实的现代中国农民群像。作品中的26位乡民都来自同一个村,包括村党支部书记、老干部、乡村教师、医生、道士、私营企业主、外出务工人员、大学生等等。为了完成作品,曾维康总共花一年多的时间,中途曾辗转鄂、湘、粤等地。
 
  2009年春节期间,正读研一的曾维康,在家乡完成了《村级财政如何走向瘫痪——一本旧账和一位支书的自白》。改变开始于那里的感悟:“在农村我看到了问题的存在。它们对整个国家很重要——中国最广大的农民过得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发展水平。”
 
  调查结束后,他的脑海中常常会浮现出父老乡亲的面孔:“他们好像正一个劲地跟我说着什么,说地里的庄稼如何如何,说村里的公路还没有修起来,说在外面打工挣不到钱……”
 
  于是,曾维康决定写一部有关现代中国农民的新闻作品。
 
  新闻与传播学院已故院长、《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看完他的开题报告后,在身体极度虚弱时打电话鼓励他:“我从头到尾、一字一句地看完了你的开题报告,很激动,也很感动。你写的话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问题,意义很重大。”
 
  这部作品带给曾维康的意义是非比寻常的。他在一篇日志中写道:“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我通过不断采访、思考与写作,加深了对国情的了解和对农民的重新认识,在发现问题的同时看到了一些工作的机遇,并在此基础上更加坚定了我到基层做好工作的决心和信心。”
 
  他的同班同学、室友郭云强评价说:“维康始终保持了一种对基层的关注,把对自己家乡的感情转换成对中国大部分农村的感情,这是不容易做到的。”
 
  清华三年:不畏浮云遮望眼
 
  求学立志渐廿载,百转千回多艰难。时为浮云遮望眼,坚忍不拔咬牙关。
  今日虽登大学堂,风云激荡更屈张。唯有拼命如三郎,走遍天下敢担当。
 
  2008年入学清华伊始,曾维康在自己的人人网上写下了这首小诗。
 
  从学校研究生通讯社社长到25万字的新闻大作,从暑期实践金奖到挑战杯一等奖,从“读万卷书”到“行万里路”——如今看来,这首诗正是对曾维康在清华求学三年的最佳描述。
 
  刚入校时,他的理想是当一名“新闻高手”。他加入了研究生团委的研究生通讯社,干起了老本行。平时的任务除了采写一些有关研究生的重要会议、活动等新闻之外,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就是采访“启航人物”。“启航人物”都是那些自愿选择到西部、到基层工作的优秀毕业生。在采访一些师兄、师姐的过程中,他深深地被感染。“他们说,那里需要他们,那里才是他们发挥聪明才智建功立业的好地方。”
 
  在清华,曾维康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和一些循循善诱的老师,他们和曾维康都有着一种共同的意愿和想法。他们在一起探讨“三农”问题,医疗卫生问题、区域经济发展问题以及青年的社会责任。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视野和思路逐渐开阔,另一方面学习如何将眼界里的这些事落实。”三年后的今天,曾维康终于如愿以偿,和一些同学一起相约下基层,到西部,到祖国和社会最需要的地方去。
 
  现实也一样把数重压力迫在曾维康的理想上。家里只培养了他一个大学生,都指望他能给家里改善状况。
 
  他的导师、新闻与传播学院李彬教授说:“其实这些年来,他也同样面临研究生共有的那些困惑与纠结。他之所以决定到基层去,是同清华人的历史担当和社会责任密不可分。维康三年来的进步主要体现在格局与境界,‘心有多大,舞台有多大’,他的心胸越来越大。”
 
  “其实平常很多学生也说对国家和社会有关怀,但一遇到比较现实的选择如择业、家庭期待等压力便无法坚持。”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金兼斌教授评价说,“维康是一个有乡土情结、理想情怀的实践者。”
  
  科学家王选曾说过的一段话让曾维康颇为赞同,“有两类人,一类人才华外露,似乎很易出成就;另一类人则依靠坚持不懈的奋斗,长年累月下来最后获得成功。”
 
  当曾维康打算下基层时,很多人并不同意,担心他干不好。
 
  “当别人都说你不行,干不好的时候,你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你要相信自己的判断,我能行!”说这句话时,曾维康的眼神立刻变得坚毅起来。
                          
                                   
编辑:襄 桦
 
2011年06月08日 09:01:5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