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学生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记“良师益友”9次获得者朱克勤

学生记者 蔡雄

  朱克勤,1968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1988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工学博士学位,1989年-1994年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副教授,1994年至今为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教授。先后在国际核心刊物上发表研究论文150余篇。1997年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二等奖;2005年获英国皇家学会 Fellowship;2008年获北京市教学成果一等奖;2009年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

  “我只是做了老师应该做的事情”

  获得了9次“良师益友”称号的朱克勤老师,在被问到为什么学生每次都会选择自己作为“良师益友”时,很谦虚地回答:“我只是做了老师应该做的事情。”

  朱克勤认为,老师的主要任务就是教书育人,所以他十分重视讲课。清华的研究生普遍有强烈的上进心和求知欲,希望从课堂上汲取大量的知识。所以,朱克勤在上每一节课之前心情都会很不平静,觉得担负着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正是这样一种责任感促使朱克勤对于每一堂课都极其重视。他做课程设计时会不断地把该领域最前沿的内容加到课程中去,鼓励学生思考这些开放性问题,充分发挥学生自身的能动性和创造性。一些学生在思考问题的基础上,还发表了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如在讲授《高等流体力学》课时,朱克勤在备课时要不断地去看最前沿的文章,把最新的科研重要进展都融入到讲课中,他选择的内容都是上世纪后半叶流体力学中最重要的理论,例如流体力学中的混沌理论等。这门课在基础知识和研究前沿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同学们在学完这门课后,对流体力学的认识整个就上升了一个台阶,以后再看到新的文章就不至于感到陌生了。

  朱克勤说:“由于年龄的差距,老师和同学之间有代沟,老师处于强势,学生处于弱势,要做到平等交流,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到换位思考。 同学们来找我,基本上是都是很重要的问题——人生观、价值观、科研进程中的迷茫等等,所以即便自己精力有限,也要和他们认真地谈。老师不能因为自己忙而拒绝学生,要欢迎学生来问问题,鼓励学生来问问题。老师只要表露出一丝的不满,学生们就不敢来了。”

  “凡是学生的事情我都会放在第一位,尽早安排,全力解决。这个原则很重要。学生给予了我很高的评价,但是我感觉我还有进步的空间。作为一名老师,我只是尽全力去完成好我该做的每一件事。‘良师益友’10周年的时候,给3位获奖最多的老师颁了一个特别奖,我也在这三人之中。当时很感动。” 朱克勤动情地说。

  “君子和而不同”

  朱克勤在课堂上和实验室课题组的组会上都要求学生们主动提出问题。他认为,中国的学生从小受的教育都是如何接受知识,而不善于提问。从小学起,中国家长就会问孩子,“你今天学了什么知识?”这个从小养成的习惯让同学们不擅于提问题,不习惯学术讨论,不敢挑战权威。从第一堂课开始,朱克勤就不断鼓励学生们提问题。很多学生起初会觉得自己的问题没有水平,而朱老师则不断跟学生们强调任何问题都是好问题。久而久之,提问题就成为了朱克勤课堂上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他最喜爱的课程则是给学生开设的小班研讨课。

  组会讨论时,朱老师时而以导师的身份给出指导性建议并倾听学生的观点,时而以学习的姿态参与讨论。这些问题上,大家的观点往往各有差异,有时还会引起激烈的争论。“君子和而不同”是他的理念,他尊重学生的观点,从来不以长辈的身份压人。

  朱老师说:“很多同学认为,给别人提问题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其实,观念不同并不妨碍我们的和谐。我们可以争论,但是争论不会妨碍我们之间的关系。反过来,表面上看起来很一致,没有任何争论,但是工作起来并不和谐,同而不和是小人的做法。”

  朱克勤在给学生们修改文章时,也体现了“君子和而不同”的思想。他对研究生发表的第一篇文章特别重视,很多文章他都要改十几遍,从文章的创新性、完整性等方面都要进行严格要求。第一篇论文发表之后,以后的文章他就基本就不用太操心了,因为学生已经学会了如何修改。朱克勤认为,修改文章就相当于一个工艺师在雕一个工艺品,一定要精雕细琢才会有价值。(编辑 露英)

2010年12月01日 14:00:0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