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飘香暖心脾

——访清华大学“良师益友”称号获得者金兼斌教授

学生记者 马龙


  在清华园里有这样一位老师:虽然被学生们叫做“煎饼”,他却并不生气,反而为此高兴。因为他知道,这个外号并非戏谑,而是体现了学生们对自己的浓浓深情和信任。在清华大学第十二届“良师益友”评选活动中,他得到了全校研究生的认可,获得“良师益友”称号。他就是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金兼斌教授。

  采访金老师之前,我们从他的学生口中了解到,他是一名不事张扬、温文尔雅的学者;同时,他又是一名拥有慈爱之心的良师,以学生为本、以教学为务。做学问时,他严谨踏实;与学生处,他亦师亦友。采访中,通过与金老师交流,我们更加深刻感受到他那认真负责的态度和躬谨祥和的心态。这些品质他内蕴于心,毫无做作之态,于平常之处显真章。

  “煎饼”:一个亲切的名字

  当问到金老师是否了解学生们有叫他“煎饼”时,他微微笑着,说:“我知道,有的同学甚至当面都会叫,当然这种情况也很少。‘煎饼’是我名字的谐音,我觉得挺好,能拉近我和学生之间的距离。”

  金兼斌甚至还支持学生们建立了一个被学生命名为“煎饼铺”的网站。这个“煎饼铺”并不卖煎饼,而是作为一个供师生进行学术交流的平台。大家将自己收集到的、读到的、感兴趣的文献资料等上传,并在这个平台上热烈讨论。

  当一位老师意识到并想努力消除自己与学生之间的距离感时,他就可以被称为一位合格的老师。因为,学生之间距离感的消除,需要老师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学生之间的亲密感的建立,更需要老师的精心呵护与经营。作为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党委书记,金老师一肩挑行政,一肩挑学术,十分忙碌。即使这样,他仍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在学生身上,因为他坚信“教书育人是老师的本分。”

  老师:一个美妙动人的职业

  金兼斌跟学生在一起是快乐的。这种快乐既来自学生毕业前的点滴进步,也有学生毕业后的持续沟通。金老师说,当学生毕业后向自己通报生活和工作情况时,比如收到学生的结婚照、刚出世的孩子的照片等等,自己便分享并拥有这种喜悦,这是作为老师很感欣慰的事情。

  金兼斌的一个学生毕业后去了一家著名杂志社,从此每年每期都会给他寄杂志。“尽管有时候一年不一定跟她有多少联系,但每期收到杂志,心中都会很感动。”金老师说。

  “随着年岁的增长,你会慢慢觉察到老师这个职业美妙动人的地方。跟一群如此优秀且又纯洁的学生,在他们最宝贵的一段年华里共同度过,参与他们很重要的人生记忆,这足以给作为教师的我们带来深深的成就感和满足感。”金兼斌说,“其实有时,师生之间是一起成长的。从教这么多年,我对老师这个职业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过程:从一开始没什么感觉,到后来,特别是最近这些年,觉得跟学生的关系,除了单纯的教和学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可以这样说:我和学生的交往是两个个体之间或者两个知识分子之间、两个独立的有思想的人之间的交往。”

  谈到老师对学生的影响,金兼斌认为:“教师对学生的影响不光是在课堂上,平时生活中的亦师亦友也会给带来学生很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更深层次的影响。这些年里,有些毕业了好几年的学生,还是跟我保持着稳定、频繁的联系。这些联系其实对我们老师的意义也非常大,让我们感觉到除了教给他们知识外,在很多方面诸如生活、工作乃至价值观的形成,甚至于男女朋友选择的标准方面或多或少都产生了一些影响。”

  “早年间我觉得给学生答疑很浪费时间,有时候也难免会焦灼。”金老师诚挚地说,“但现在挺乐意、愉快的,也很珍惜跟学生的这种个别的谈话交流。有些学生在清华从本科一直上到硕士乃至博士,但我们真正跟他们谈话的次数其实也不多。有时候,我会想,对老师来说可能一学期要和学生谈很多次话,但对某个具体的学生而言,整个学期或整个学业阶段可能就两三次,这两三次谈话对他们来说也许会有特殊的意义。比如有些学生毕业很多年以后再见,还会跟我们提起读书时候的某次谈话的情景和内容。”

  孤独感: 一种需要营造的境界

  谈到他最近写的一篇短文——《营造孤独感》时,金兼斌说:“一个人要想在学术、教学或科研上有所成就,就要把自己调整在这样一种心境中——给人看上去是一种孤独、平静、与世隔绝的状态,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对某一个问题有持续深入的思考。

  “现在除了个别老师、学生有非常强大的内心世界和定力,可以不受社会环境的外界干扰外,大部分师生都会受社会转型期这种环境的影响。这也是我写作《营造孤独感》一文的由来。”金老师说,“学生确实非常忙碌,他们的时间也被各种‘责任’和‘活动’高度碎片化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推研或者求职时的履历表充实、漂亮,但是这一切是有代价的,即他们可能会错失这个阶段最本质、最重要的使命。”

  金兼斌主张,学生阶段还是要抓好好读书这个主要使命,以打下坚实的基础,不要花太多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就像吃水果一样,什么时令就吃什么样的水果,不要吃反季的水果。”

  然而大的氛围不容乐观。无论是宣传还是评奖,大凡出类拔萃的人才,似乎全是“全能的”,这间接致使其余学生的心态变得浮躁。金兼斌担心地说:“‘全能’并不适用于每一个学生。如果一个学生的战线拉得太长,他就很难有沉静之心来进行持续的专业研习和思考,形成或锻造自己核心竞争力和素质的学习阶段就会在忙碌中被虚度了。”

  因此,科学合理的规划往往会显示出非凡的力量,“时间就像你的资源一样,需要有个总体规划。到了大学阶段,自我规划变得非常重要。只有那些内心非常强大,不为外物所干扰、不受名利诱惑,能够主宰自己生活的人,才能合理规划自己的求学生涯并切实加以贯彻执行”。金兼斌说。(编辑 露英)

2010年11月26日 14:07:0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