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谈“钱钟书与《围城》”

  【新闻中心讯 学生通讯员 方寅 张晔】12月24日下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和清华学子畅谈“钱钟书与《围城》”。虽然窗外寒风呼啸,平安夜徐徐降临,但六教6C300座无虚席,气氛热烈,同学们或坐、或蹲、或站,或引颈而望,或低头窃语,等待着北大中文系孔庆东教授前来讲述钱锺书与《围城》。约700多名同学聆听了本次讲座。

  “今天是平安夜,但我不是故意与罗马教廷分庭抗礼的。”孔庆东幽默的开场白引来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这位“北大醉侠”,介绍了清华悠久的人文传统和王国维等大家的杰出贡献。他认为1952年以前的老清华是沉甸甸的,清华中文系的办公室挂着六位学术大师的头像,这一点北大中文系难以望其项背。院系调整后,清华虽然以理工科为重,但仍然培养出了很多重要的国家领导人。孔教授语重心长地说道:面对光辉的历史,我们应该懂得自谦自省。他希望,在科学发展观时代,清华能重振雄风,培养出像钱钟书先生这样的人间奇才。

  钱钟书先生的广博学识和语言天分一直为世人称奇。孔庆东教授点出我国英语学习热潮中的一种弊端,即母语基础不牢固。他认为,母语没有学好,学外语只能导致母语和外语的互相损耗;相反,中文功底深厚了,外语可以在短时间达到精熟的程度。比如钱钟书的英语就建立在他深厚的中文功底上,他的英语水平甚至高于大多数英国学者。

  孔庆东眼里的钱锺书超越了阶级和政治,文章多为小文散篇,没有大部头的学术著作,按照现今的学术评价标准,可能连副教授都评不上。但他的每一篇文章都是精短有力的经典,相比如今八股化的学术论文,可谓难能可贵。

  孔庆东认为,钱钟书的《围城》的主题是人生中一种无所逃遁的困境。“《围城》,就是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围城》中的人生总是为了摆脱当下的困境而构建一个美好的彼岸,但最终此岸和彼岸都无法逃脱幻灭的纠结。这种生存困境,是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的。钱锺书的大格局、大胸怀成就了这一部超越时代的鸿篇巨著。他还说,多数的幽默大师骨子里都有非常深的绝望,因为绝望所以能保持幽默和轻松。以鲁迅为例,他有浓厚的虚无思想,但他能对抗绝望和虚无,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围城》也是这样,对人生和社会的各个方面保持批判和质疑,同时仍能与现实社会保持一种微妙密切的关系,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底线,达到某种意义上的“独善其身”。讲座末尾,孔庆东教授说,凡人做不到高人的境界,但要去理解高人。一个民族只要敢于崇拜自己的英雄,这个民族就有希望了。

  在互动环节,孔庆东就金庸、余杰以及自己写作态度等问题回答了同学们的热情提问。他向同学们澄清,他的“醉侠”的称号与贪杯无关,而是取自于尼采的“酒神”精神,象征着创造力和感情的释放。孔教授此次讲座从钱钟书和《围城》讲起, 一路涉及大学、人才、文化、学术、社会等当下热门话题,他的诸多见解和评价,在场听众不一定全都同意,但却不能不思考, 这也许是同学们如此踊跃参与和着迷的原因吧。

  本次新人文讲座与好读书论坛同台举行,目的是吸引更多的同学关注和参与《新人文讲座》和《好读书协会》的读书活动,激励更多的清华学子多读书、读好书, 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据悉, 今后新人文讲座将吸收更多的学生社团参与组织, 从而为更多的同学提供施展才华和分享经验的舞台与空间。 讲座结束后,清华大学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副主任、外语系曹莉教授代表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和好读书论坛向孔庆东赠送了清华日晷模型纪年品,孔庆东最后也不忘幽默一把:“这日晷肯定比《围城》里的那口钟走得准。”(供稿 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编辑 崔凯)

2009年12月28日 14:57:4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