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今:全力支持学生做辅导员

  提起机械系的刘文今教授,清华园里流传着很多说法。比如“作为一名机械系的学生,没有听过刘文今老师的讲课或报告,学生生涯是不完整的”;比如“刘老师的研究生队伍是清华的第二个党校”;比如“刘老师门下‘盛产’辅导员”。听到这些说法,刘老师笑言“其实并不是”,但随后补充“我支持学生做社会工作”。

  说到辅导员,刘老师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据统计,自2000年以来,刘老师共招收了11名校内直读研究生,其中8位担任了辅导员或研究生德育工作助理。辅导员的数量不仅多,而且时常获得校内外各奖项,不仅“盛产”辅导员,而且“盛产高质量辅导员”:他们在做好辅导员的同时,科研工作和学位论文个个做得好。

  “辅导员当得不好我要收拾你”

  张勇是机械系2003级直博生,曾先后担任机械系03级本科生辅导员、系党建辅导员、系学生组副组长等职务,2005年获“一二•九”优秀辅导员奖,2007年获特等奖学金,2008年获启航银奖,现在中冶赛迪担任海外事业部本部副部长。说起这位得意门生,刘文今老师一直赞赏有加。而他门下的优秀辅导员远不止这一个:机械系现任学生组长马明星曾获林枫辅导员奖,原系学生组长、党建辅导员龚涛曾获启航金奖,原系团委书记、现任校团委副书记王三环曾获“一二•九”优秀辅导员奖。这些现在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老”辅导员们都让刘文今老师感到欣慰骄傲。

  辅导员正式任命前,系里会征求导师的意见,刘老师总说:“我非常支持研究生去做社会工作,去做辅导员。”然后,他把每个即将担任辅导员的学生找来聊天,对他们说:“我有几条要求,第一是决不允许你们沾染上我最讨厌的‘干部’毛病,你不是去管人的,是去服务的;第二要学会在比别人大得多的压力情况下,正确处理社会工作和自身业务科研工作的关系,并学会做群众工作,这种锻炼对于今后走上工作岗位极为重要。”

  他的学生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张勇在攻读博士期间做出了突出成果,先后以第一作者在Applied Physics Letters等国际著名期刊上发表了5篇论文,被SCI收录,两次在重要国际会议作学术报告,没毕业就被国际期刊聘为审稿人,还获得了清华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奖。在刘老师眼里,马明星也是非常优秀的学生,2007至2008年刘老师在科研方面获得6个奖,马明星都作为不折不扣的骨干亲自参与其中。肩挑辅导员担子同时学业科研优秀的还有博士生龚涛、阚义德、吴朝锋等。系里有的老师向刘老师“取经”,问道:“刘老师,你是用什么方法管研究生,他们干活都这么玩命?”只有刘老师深知这些“双肩挑”的辅导员们是多么辛苦,晚上和假日如果他在办公室,通常需要把他们从实验室赶回去。看到一边担任学生组长一边踏踏实实搞科研的马明星,刘老师说“这样的人无论放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干不好。”

  刘老师喜欢跟学生聊天,但不喜欢接受采访,更害怕和媒体接触。他说你们要写的话就写两点,第一这个导师非常支持学生做辅导员,第二越是担任辅导员,我对他们的要求越严格。找辅导员谈话时,刘文今老师说:“你这个辅导员当得不好我要收拾你,希望你自己要思想作风正派。”

  学生工作是宝贵的人生财富

  导师不支持,尤其是一些年轻导师的不理解是辅导员们面临的困境之一。而刘文今老师的独特经历让他不仅支持学生做辅导员,还能设身处地得理解他们的困难,帮助他们排忧解难。

  刘文今从小听着抗日救亡爱国歌曲长大,他说永远不会忘记母亲向他讲述的“九•一八”事变后作为东北大学中文系系主任的外祖父拒绝日本人威胁利诱,放弃了读书人视为命根子的全部藏书毅然带全家进关的故事。1963年,他考入清华,本科毕业后去大西北和大西南经受了12年最基层的艰苦磨练,后来在工厂里做过最底层的工人、班组长、工程师和部属大型企业的技术负责人,十年浩劫后考回清华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在高校从事繁重的教学、科研工作的同时,也当过辅导员、班主任。“以前我也当过本科生的班主任、年级主任,这是我最宝贵的一个经历。”有了这些经历,也就不难解释刘文今老师为什么这么支持研究生做学生工作。

  在刘老师看来,“双肩挑”辅导员制度是清华的优秀传统,到今天这个传统依然不能丢。1967年66级毕业分配,国家在搞三线建设,但愿意去三线的人很少。有一天2号楼的西面突然贴出好几年没见到的大字报,标题是“向共产党员孙昌基、徐荣凯同志学习!”,原来这两位在文革初期饱受批斗的政治辅导员带头去东方汽轮机厂,带动了一大批同学到三线最艰苦的地方创业,同学们发自内心地写出了这张在当时极为不同凡响的大字报。孙昌基后来担任了机械部副部长、现任中国银行副行长,徐荣凯后来担任过云南省省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在刘老师记忆中,当年的政治辅导员都极为优秀,在工作岗位上也做得非常出色。这样的例子还包括为我国某著名汽车集团作出杰出贡献的陈清泰、后来担任华北电力集团一把手的焦安亿等一批人。“这还仅仅是我们动农系的!”刘老师说现在一些年轻的老师之所以不支持学生做辅导员,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清华的全部。“仅仅是业务上的骨干不见得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学科带头人,经过这些锻炼,才更懂得怎么去建设一个优秀的团队,怎么以身作则。”从优秀的辅导员到优秀的学科骨干再到优秀的领导人,刘文今老师认为做学生工作能让人全面发展。

  做辅导员究竟能让学生得到什么锻炼?刘老师说首先是培养一种团队精神和换位思考的能力。对于只会读书却不懂得与别人真诚合作,不懂得怎么待人接物的学生,刘老师并不喜欢。“要和大家有相容性,有团队精神,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必须经过社会工作的锻炼。”刘老师说。其次,做辅导员有利于客观审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刘老师当班主任的时候,发现没做班干部的同学总是对班干部有很多意见,而班干部又总是觉得不被理解,彼此都不容易发现自己的缺点。于是,他就让每个人都轮流做一次干部,“你不是觉得这些担任干部的同学不行吗?你来干干看,换到这个位置以后,你就明白啦!”同样,担任过班干部的同学不再任职,“也让你体会一下大家对班干部有怎样的期望和要求!”更重要的,刘老师认为辅导员是一种责任感的表现。在他眼里,辅导员不是一种权力,不是一种地位,而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无私的奉献。清华“双肩挑”辅导员制度在于全面培养人,这种思维决定了清华和其他高校辅导员的区别。“这是我在地方高校工作8年的体会。”

  做辅导员的坚强后盾

  刘文今老师关心学生在机械系是出了名的,在获得的无数荣誉、奖项中,刘老师自己最看重由学生评出来的“良师益友”奖(刘老师是六届“良师益友”奖获得者)。辅导员们一手做科研一手带学生,身上的担子比别的学生重,刘老师对辅导员们也倾注了更多的关怀和心血。

  “辅导员有辅导员的补贴,我这里该发的照发。辅导员是额外的工作,又不影响我的科研。”刘老师从不因为辅导员有学校津贴而减少科研补贴,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学生因生活窘迫出去兼职打工,给别人写书,被中关村那些书商“剥削”,所以每个月一定会按时给学生发津贴。在科研上做出优秀成果并写出好论文的,刘老师还会给予奖励,以第一作者在SCI上发文奖励1000元,第二作者奖励500元。每当有学生的论文获奖,刘老师总说“比我自己得奖高兴得多!”关于这笔奖金的用途,刘老师还特别细心地规划:“不是给你们拿去旅游的,但是和女朋友一起吃饭什么的还得掏点钱吧。”“还能支持一下弟弟妹妹。”——刘老师知道,好几个博士生还用自己的生活费资助着弟弟妹妹上学。

  辅导员们在工作、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也愿意去找刘老师谈心。刘老师解决不了的,还能去找刘老师的夫人。是不是班上的同学出问题了?是不是失恋了?是不是该找女朋友了?学生的情绪变化一般都逃脱不了刘老师的法眼,为了更好地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刘老师还向女儿学习心理学。研究生谈恋爱,刘老师都会要求把对方带过来“面试”,了解学生是帮助学生的前提。

  刘老师和研究生们关系很好,组里一起出去游玩照的照片让爱人看了也嫉妒,说女儿也没这么亲热。女研究生当妈妈后还在产床上,第一条短信就是发给刘文今老师:“刘老师,我生了一对双胞胎,还是龙凤胎!”男生则发来短信“刘老师,凌晨某时喜得贵子重多少千克!”、“今天我当爸爸啦!”。这些短信都在刘老师的手机里存着。刘老师还有一个得意之处:“好几个博士生、硕士生结婚时不回老家办,而是请双方父母来北京,让我当证婚人!”

  在刘老师眼里,做辅导员肯定要占用一些科研时间,但只要学生素质好,在业务上照样不会差。他说:“清华培养的辅导员,从来是要品学兼优。”刘老师郑重要求我们“更正”,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只招党员和做过学生工作的研究生,但他从培养人的角度鼓励研究生入学后积极争取做学生工作、做辅导员,全力支持的同时严格要求,所以“盛产高质量辅导员”才不仅仅是民间传说。

  本文由刘文今老师口述,学生部思教办辅导员税晓霖整理采写

  来源:校内刊物《辅导员之友》第160期,学生部主办

2009年12月15日 09:13:4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