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芊:情牵清华 心系祖国

●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徐雯

  当祖国六十华诞的日子逐渐来临,每个即将参与国庆游行的清华同学都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期待着那神圣的几分钟,而35年前的这个时候,校史研究室主任田芊老师作为清华学生方阵中的一员,也怀着非常兴奋的心情从天安门前走过。

  回想那段记忆的时候,田老师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他说,从接到通知到参与训练再到最后的游行联欢,全程就两字——“兴奋”,激动之情难以用言语形容。

  1964年9月,和所有刚来到清华园的新生一样,第一次来到清华的田芊老师对园子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而开学典礼上蒋南翔校长和马约翰先生的讲话更是深深地打动和激励了他。“面包和猎枪”的典故更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田老师说,开学的那段时间,他的总体感觉就是兴奋,同学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达瓦茨仁的藏族学生,在他的记忆里,达瓦茨仁好像是清华招收的第一个藏族学生,“他说自己是农奴的儿子,能考上清华这么好的学校非常荣幸,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想着要好好学习,将来报答祖国,报答共产党。”开学还没几天,他们就接到了要去参加当年国庆游行的通知,那刻,心情更是激动,“才来学校还没到一个月,就能去参加这么大型的活动,当时感觉特别兴奋。”

  与今天的游行相比,当年的条件自然相当简陋,田老师向记者介绍说,“当年我们的游行比较简单,之前的准备也没有现在这么充分,在西操排练过几次,然后十一那天就直接去天安门了。那时大家穿的也很简单,男同学统一着白衬衫、蓝底裤子,女同学好像穿的是裙子,衣服也都是自备的。”

  那年清华单独成阵,差不多有一千多人,而且是高校队伍中作为压阵最后出场的。“那天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我们就坐火车从清华园火车站出发了,好像是在今天前门那里下的车,走到东单,然后就在护城河那边等着,那时候的长安街没现在这么长,道路的宽窄也不一致,所以队伍还得不停地变换队形,清华的方阵做得很好,一直都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当讲到走到天安门城楼前时,田老师特别激动,他说,“就记得看见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我们招手,我是走在队伍的最右边,所以看得算是比较清楚的,到今天,我还记得我看见了毛主席的相貌,大家都特别的激动,原本排练的口号有“共和国万岁,中国人民万岁,毛主席万岁”,那一刻,就只剩下了“毛主席万岁”,就觉得那刻真正地和祖国站在一起了,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真的特别地兴奋。”

  对于当天晚上的联欢,田老师也记得非常清楚:“游行结束后,我们就在清华设在长安街那边的办事处集合休息,然后下午五点多左右的时候又再次回到天安门广场,这个时候,很多高校的学生也都来了,以清华和北大为中心,围成了几个大圈,都由自己学校的保安围着,咱们清华的学生都配着校牌,白底红字,还竖着清华的大旗,很是醒目,联欢开始后,很多文艺社团就开始了表演,接着就是真正的各民族大联欢了,大家围成了好几个圈开始跳舞,虽然很多人不会跳,但热烈的气氛感染了所有人,在青春圆舞曲轻快地拍子下,每个人都高兴地跳起舞来。”说到这些的时候,田老师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青春圆舞曲的调子,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好像那欢快的联欢就在眼前。“虽然第二天早上才回到学校,但所有的人都不觉得累、不觉得疲倦。”

  整个采访中,田老师提得最多的词就是“兴奋”,对于即将开始的国庆60华诞盛典,他也充满了期待,他相信,清华的学生们在游行中,一定能发扬优良传统,展现清华风采,而整个盛大的庆典游行也一定能展现中国的气势和国力,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

  “无论是参加了国庆游行还是没有参加的同学,同学们都应该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骄傲自豪,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回想新中国成立来的60年,作为中国人,我感到无比的自豪,也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为祖国奋斗、为祖国的富强出一份自己的力,要务实、要脚踏实地,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要以天下事为己任。”这是田老师对同学们的寄语和希望。(编辑 襄桦)

2009年09月30日 09:54: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