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美术学院承担国庆游行14辆彩车设计工作

读政府工作报告 找彩车设计灵感

  大专院校成为了今年国庆彩车设计的主力军。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承担了14辆彩车的设计;又如天津的彩车,融合了天津大学、南开大学等五所高校的设计成果。“学院派”的设计为传统的彩车风格注入了新的时代元素。在60辆彩车中,用具有时代感和象征性的标志来体现各行业各省市的特点,已成为一种普遍趋势。

摄影 陈柏

  在这次彩车游行中,清华美院创造了一个纪录:承担彩车设计最多的单位。彩车制造部专家、清华美院的千哲老师介绍说,为让彩车更好地体现中国的发展,彩车设计团队的成员们先集体研读10年来的政府工作报告,从报告中寻找灵感。

  ■设计彩车之前

  先读“政府工作报告”

  作为项目的具体实施人,千哲告诉记者,3月初,学院接到了任务。一天之间,他们便迅速成立了彩车设计团队,其中美院副院长何洁老师为项目带头人,成员包括千哲、马赛、陈磊等5名来自装潢设计艺术系、工业艺术设计系的老师及三十余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

  团队需要过的第一关,便是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拿出大致的设计方案和平面图。“在第一个星期里,我们所有人基本都在熬夜,”千哲说,“难”不在时间而是在于要表现的内容,“到底用什么来体现国庆50年到现在10年间中国的发展,同时还要代表60年新中国的变化?”

  千哲说最终大家想出了一个点子:先学政府工作报告。于是,团队上下坐在工作室里,集体研读政府10年来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虽然政府工作报告论述的是国家和各行业领域发展的总体情况,但总有一些具体的物象,这些就可以作为彩车的表现对象”。

  ■为求细节准确

  集体找“准谱”

  对于这些师生们来说,确定表现对象后,设计和画图都不是难事,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与一般艺术设计不一样,彩车设计并不完全是艺术自由发挥”,千哲说,很多的专家来自于基层单位,他们首先强调的就是展示造型风格的写实和准确。

  于是,虽然5名老师都有不同的分工,但这个时候大家又都得在一起找“准谱”。千哲说,有一辆彩车需要一个“解放”货车的造型,以表现新中国成立后的工业建设,但是谁也不知道最早的“大解放”什么样。师生们查遍了所有资料,始终找不到第一辆大解放车的图样。幸亏一名老师偶然在网上发现了一张小图片,是车迷在网上拍卖的第一辆解放车模型图样。他们又咨询了相关专家,最终确定了图片的准确性。

  事实上,无论每名老师设计的彩车是写实的还是象征性的,在具体的细节表现上无不遵循着“准确”这一原则。

  ■集体创作、个人实施

  两月设计十余辆彩车

  作为北京彩车的设计师之一,千哲说彩车灵感同样来自于大家的交流。

  用什么来表现北京的文化,成为了大家头疼的事情。当时,设计团队开会提建议,甚至请来了清华大学美院专门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学者。从蛐蛐、沙燕、毛猴儿到“天桥八大怪”,设计师和专家各抒己见,最终达成了一个共识。

  而让千哲难以忘怀的是,为表现北京的时尚,他一连数天几乎茶饭不思。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名老师的电话,告诉他自己从儿子的玩具量子球里获得了灵感,觉得可以变形为一种旋转装置,显得“酷、炫、靓”。

  “虽然这个意见最后被否定了,但足以说明我们的设计不是一个人的结果,而是大家的功劳”。千哲说北京彩车设计方案至少要有140多稿。而在他看来集体创作、个人实施,这就是清华美院在短短两个月内设计出十余辆彩车的秘诀。

  设计·特色

  彩车点睛多用浮雕

  在国庆群众游行彩车上,雕塑和浮雕的运用成为不少彩车的点睛之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部分彩车浮雕和雕塑设计制作负责人周华南说,为了完成浮雕制作,团队曾六次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实地观看浮雕。

  周华南负责四辆彩车的雕塑、浮雕制作,其中包括雕塑体积最大、高度最高的两辆彩车。普通两三米高的雕塑,人退后一点就能观察整个雕塑的比例,而对于彩车上的雕塑,制作者每次观察比例需要走到几十米远的小楼顶层观察,每天这样往返多达十余次。

  制作彩车上的浮雕并不是简单的临摹,由于彩车体量大,观众离得远,要求彩车浮雕的明暗关系更清晰,浮雕凸出部分要比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高度高出3倍左右。每次遇到问题通过照片看不清楚,团队就要再去天安门,看深浅、明暗的感觉,这样来回走了六趟。


  设计·个案

  黑龙江彩车:两条巨龙腾空而起

  “彩车一共有两个设计师,我很幸运。”生于1982年的刘旸是黑龙江彩车的设计师之一,离开学校也才不过四年,他却被委以重任——设计彩车。

  刘旸说,自己能够在之前的彩车设计竞标会上脱颖而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创新的理念。“我很想表达那种属于我们省的喷薄而发的理念,这一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但光有理念是不够的,在中央戏曲学院学习舞台美术设计的刘旸,自然也有强于他人的本领。“我之前参与设计过全国冬季运动会开幕式的舞台演出,这为我提供了不少的经验。”刘旸说。

  就如同好事多磨一样,刘旸和另一个设计师曹振雪总共绘制、修改各种图纸407份,其间曾四次携图纸和模型赶到北京接受专家审查,最终他们的用心和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设计了自己认为最为饱满,最能体现黑龙江省特色的彩车。”刘旸说。

  这次在黑龙江彩车的主体部分就是两条金色巨龙,摆动着龙首,踏着祥云,怀抱金珠,冉冉腾起。“龙的元素设计就是我一再坚持要在彩车上体现的。”刘旸说。此外,他还和其他设计师,将寓意吉祥的丹顶鹤形象也加入到彩车的设计中。

  宁夏彩车:突出民族和谐与融合

  “融合”与“团结”有什么不同?在一般人眼里不注意的问题,在宁夏彩车设计师王立夫那里却格外的注重:即使是近义词,字眼儿不同,彩车表达的理念也不同。

  老王曾经参与了50周年大庆彩车设计。与当时的初出茅庐相比,这次他更有了自信,这源于经验。王立夫说他早在春节的时候便开始构思彩车方案,曾经想过利用“大汉摇橹”表现同舟共济的精神。但是在参与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纪念活动和世博会准备活动后,经验告诉他“科学发展观”和“民族融合”应该成为当今时代的主题。

  “突出民族的和谐与融合,这是我们今年的彩车要着力表现的”,王立夫说与50年大庆表达的“民族团结”不一样,今年宁夏彩车注重的是“融合”。相对而言,“融合”更强调民族之间“骨肉不能分离,血浓于水”的兄弟情谊。

  设计·人物

  在校硕士研究生参与设计三彩车

  倪刚加入到彩车设计团队中来的时候,还是清华美院装潢艺术设计系一名二年级的硕士研究生。在不能坚持的时候挺住,是这名即将走上社会的年轻设计师最大的收获。

  倪刚说刚开始的时候最大的困难在于心理上:“我开始觉得彩车设计就应该是艺术家的一种自我表达。”然而当他的一些方案被否定后,他感到了一种困惑。“老师们就告诉我彩车不是狭隘的艺术作品,设计者要站在一个很高的角度去理解,并且还要让更广大的观众去理解。”

  倪刚参与了三辆彩车的设计工作,这种“换个角度看问题”的方法让他在后面的设计受益匪浅。倪刚参与设计了一个彩车,为了表现科学技术元素,他和团队一起找到了一些具体的实物,随后将它们进行夸张和放大,“可能一个具象的烧瓶代表不了什么,但是当把它放大后,这种夸张的角度便让烧瓶具有了象征的意义”。(满羿 史祎 宋翔)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9-09-17 

2009年09月17日 14:07: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