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平:精力和耐心都给了工作和学生

■研通社记者 曾维康

  张建平,女,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获清华大学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清华大学第一届 “我最喜爱的教师”、清华大学”良师益友”、清华大学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党建与思想政治工作者、华夏建设科学技术一等奖、北京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建设部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国建筑总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等。

  同学们都说,张老师的眼圈十有九天都是黑的。准备在这个夏天毕业的博士生,已经习惯了在早晨看到她在凌晨两、三点发来的邮件。从论文的立意、组织、用词,再到参考文献,没有什么地方能逃得过她的“法眼”。

  同学们感激地告诉她,“张老师,您真认真。”

  张老师一听就哈哈笑了,“老师没别的什么特长,就是认真。”

  这两天她病倒了,正发着烧,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两个博士要毕业,两个项目正忙着启动,一个项目要报奖。迫不得已,张老师又连续熬了两个通宵。

  “作为一个女性,您扛得住吗?”很多老师和同学都惊叹于她的精力。

  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习惯了,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我现在56岁了,不如以前了。”

  请注意:她今年56岁。

  当好良师,必需的是“执着”进取

  什么样的老师才能称之为“良师”?我觉得首先是要孜孜不倦,学无止境。不断开拓进取,博学多识,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和相当的学术造诣,能抓住学科的前沿方向,争取到具有挑战性研究项目,为培养研究生提供宽广的创新平台。

  虽然张老师一直都很低调,但在学生中间却是有口皆碑。“道理很简单,因为张老师手上的项目都是前沿的,而且对学生很好。”

  张建平老师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土木工程信息技术,包括土木工程CAD/CAE、4D-CAD、数字减灾及智能决策技术、智能信息处理技术、建筑生命期管理等。其中4D-CAD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水平,这种技术是基于4D模型的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4D模型是在传统的3D模型基础上附加了时间的因素。应用在土木工程的领域,就是把建筑三维模型与施工进度结合起来,使管理者在整个施工过程中能够进行动态的、集成化的、可视化的4D施工管理。

  “4D模型又绝不仅仅是一种可视化的媒介,它还能够对整个工程的进度进行优化和控制”。说到4D施工管理,张老师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这个研究在国家‘十五’科技攻关课题中立项,后来先后通过建设部、教育部的验收和鉴定,并在奥运会国家体育场、青岛跨海大桥、广州西塔等大型工程中应用,都取得了很好的反响。” 2006年11月3日,在教育部组织的专家鉴定会上,专家组给这项研究成果的评价是——“系统的研制成功和实际应用属国内首创,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然而,就是在几年前,张老师孜孜以求的4D施工管理技术因为应用超前,而未能得到业界的完全认可。她的得意门生吴大鹏回忆:“我跟着张老师已经7年了,有时候我也会忍不住问她,‘咱们这个项目到底有没有应用前途啊?’这时候张老师会严肃地告诉我,‘你要看到信息化是未来的大趋势,我相信我的研究方向,我们的研究一定会大有用途。’”

  面对别人的信心不足,张老师不仅没有止步,而是执着地坚守,不断加强研究的深度,扩展应用的广度,保持该项技术研究和应用在国内外的领先地位。值得欣慰的是,目前4D-CAD作为土木工程信息技术的一个学科研究方向,在国内外得到了正式确立,其研究价值和应用前景也得到了广泛关注和认可。张老师的研究成果不仅在应用于建筑工程,而且推广到桥梁、风电和地铁隧道工程等。一些国外主流软件开发商也开始引进4D技术,开发相关的应用软件。

  到目前为止,张建平老师已主持包括5项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子课题或专题、4项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课题、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项北京市科委项目、6项国际合作项目以及奥运工程等几十项横向合作项目。出版教材和论著5本,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张老师给学生答疑

  当张建平老师在科研上不断进取的时候,她的学生也得到了培养和成长。为了提高学生的独立科研能力,张老师把学生的学位论文和科研项目紧密结合起来,使学生在研究生阶段就参加到国家的科技攻关项目和大型工程的应用实践,让学生得到更多科研和实践的机会。

  张老师十分注重学生的研究兴趣。硕士生邓资银回忆,“入学以来,张老师让我参加了4D施工管理和智能交通等课题的研究工作,到学位论文开题时,我发现自己喜欢图形与过程模拟方面的研究,于是就向张老师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她也欣然同意了。” “她认为学生的研究兴趣是很重要的,这一点让我们大家做起科研工作来都很认真,很乐意。”邓资银的脸上写满了对老师的感谢。

  张老师共指导博士研究生10人,毕业3人,指导硕士研究生21人,毕业18人。她的学生大多在大型国企、政府部门和国内外主流软件公司从事建筑业信息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应用,发挥着重要作用。

  严谨治学,恪守的是“认真”二字

  我们做学问必须严谨、认真,不能有半点浮夸,因为科学的神圣和教师的责任这样要求你,你的学生也正看着你。老师的所作所为,对学生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所以你要求学生做到的,首先你自己要做到。从教三十年,我恪守的就是”认真”二字。

  教学方面,张建平老师主要承担研究生学位课程“土木与建筑工程CAE”,本科生课程“计算机图形学基础”、“土木工程CAD技术基础”和“工程计算机制图”等,是北京市精品课和清华大学精品课“土木工程CAD”的负责人。曾获得北京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清华大学教学工作优秀成果一、二等奖。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张老师便开始从事土木工程CAD方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1987年她在土木工程系面向本科生首次开设“建筑工程计算机应用系列课程”,其课程设置及其内容在当时国内各大专院校土木工程专业处于领先地位。随着CAD技术应用领域不断扩大,张老师又先后在1996年、1999年对 “建筑工程计算机应用系列课程”进行了重组与调整、扩充与更新,使课程内容、教学方法适应不断变化的现实要求,开设了“土木工程CAD”系列课程。为了制定合适的课程结构和教学内容,她查阅了大量资料和国外知名大学相关专业的课程设置。根据CAD理论及应用特点,针对本科生培养的不同层次,调整课程结构,将课堂授课与实践、设计与研究等多个教学环节有机结合,建立了多层次、多环节的教学体系。从1987到2006整整二十年,课程从15人的选修课发展到面向150人的精品课,张老师为课程建设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

  张老师在给学生讲解课程的难点

  张建平老师有一句话,“教学比天大。”只要她有课或有学生要来答疑,就算是再大的事,她也会推辞。她的学生王勇说,“张老师从教三十年,从未耽误和调换过一节课,因此她放弃过不少讲学、专家评审和出国开会的机会。”

  一句“教学比天大”的使命感也让张建平老师养成了严谨治学的习惯,这在她所在的土木系也是众人皆知。尽管已有多年教学经验,对课程内容也十分熟悉,同时承担繁重的科研工作和行政工作,但每次上课前仍用很多时间认真备课,修改教案,力求精益求精。根据最新学科发展和科研成果,及时调整讲授内容,补充工程案例,完善电子教案。

  工程计算机制图这门课需要通过大量的练习,使学生掌握绘图技巧,熟练绘制工程图纸。为了加强上机实践环节,每周的集体上机张老师都必到机房,亲自上辅导课,上机操作演示,耐心答疑。虽然已安排一名助教进行辅导。张老师说,“我要是不去总觉得不放心。上机实践是实实在在的教学环节,也是每一位同学应该掌握的最基本的功夫,马虎不得!” 因为选课的同学太多,问题也较多,张老师每年会用自己的科研经费请一些研究生参加辅导,以弥补助教人手的不足。同时对学生在网上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从不怠慢、都一一回复,认真解答。

  课程约有6次制图作业,每次将近150份。助教博士生张洋说,“张老师和助教批改作业要花好几天的时间。五颜六色的线条看久了都会发晕,何况是近150份作业?但她一直坚持着不漏过每一处错误。而且批改过作业还允许学生修改后再提交,我们再批改。”

  为培养良好的学风,杜绝作业抄袭的现象,张建平老师对每位同学的作业都要上机检查和逐一批改,工作量可想而知。原来没有条件满足同学上机的时候,她就直接跑到学生寝室一个一个地检查作业。因为张建平老师过于认真,不少同学也难逃“法”网。张洋说,“张老师对抄袭作业的行为是决不姑息的,她会逐个找在作业中‘抄近路’的同学个别谈话,了解情况,批评教育,但给他们补交作业和纠正错误的机会,不轻易处罚。”

  近年来,随着清华大学国际交流活动的增多,出现了不少外国留学生选修课程。鉴于留学生的语言障碍及计算机基础的问题,张建平也花了大量时间专为留学生补习课堂知识,得到了留学生的好评与尊敬。

  你爱学生,学生也会爱你

  作为老师,要想得到学生的喜爱,首先你得用心去爱学生,只要心中有这份爱,再多的付出,再多的辛劳,都在所不惜,都是值得的。我爱我的工作,我爱我的学生,直到永远。

  这两句话是张建平老师在清华大学“清韵烛光”第一届“我最喜爱的教师”颁奖晚会上的获奖感言。从教三十余年,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她对待学生给予了慈母般的关爱。

  张老师感慨地说到,“从教清华的30年是‘双肩挑’的30年,我当过学生辅导员、系团委书记、学生组长,最近刚从院党委副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与学生一起成长、交流,所以我很容易走进他们的内心,成为他们的朋友。”

  2008年夏天刚入学的研究生范喆说,“虽然张老师已经五十多岁了,但她却有着一颗年轻的心。在上次我们课题组一起去大连的路上,张老师和我们一起玩 游戏。海滩上我们一起戏水、挖螃蟹、捡海白菜,感觉张老师好像和我们一样年轻。”

  张老师十分注意体察学生的思想动态,经常“没事找事”问学生,“最近和女朋友还好吧?家里有没有什么事?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这些看似繁琐的细节,但张老师却时时刻刻记在心里,挂在嘴边。

  博士生王勇说,“有一次我不经意地我说过我岳父生病的事。待下次见面时,张老师就问我岳父情况怎么样了? 虽然是一件非常小的事,但给我的感受非常深,张老师时时刻刻都把学生装在心里的。整个课题组就像一个大的家庭,是张老师把我们大家联系在一起,她就是我们共同的慈母。”

  去年的汶川大地震,着实让张老师揪心不已。事发后,身为学院党委副书记的她,第一时间和部分老师到学生宿舍看望家在重灾区的学生,看着这些同学们满脸忧伤的样子,张老师像母亲一样抚慰他们,还拿出近一万元积蓄,默默地与他们共度难关。而这些都是同学们偷偷地告诉记者的。

  张建平老师常说,“爱自己的事业,爱自己的学生,是做好教师的根本。”

  直到今天,在她的脑海里一副画面挥之不去。

  张建平老师上课有一个习惯:提前20分钟到教室。30年过去了,这个习惯雷打不动。有一次在前往上课的途中自行车胎爆了,为了赶时间,她只好一个劲地跑。铃声响起之时,她满头大汗地跑进教室。她感到非常抱歉,正想跟同学们说“对不起”,不料台下响起了齐刷刷的掌声。“我真是太感动了!”张老师现在回忆起来都忍不住眼角的眼泪。

  有一次,她得知一位同学的父亲因车祸去世了。当晚,她便找到那位同学一起谈心慰问,还塞给了那位同学1000元钱。同学临走之前,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张老师说,“多少年了,这一躬仍旧留在我脑海里。” 春节返校,那位同学给她带了一壶药酒。张老师问为什么要给她带药酒,同学说,“我听说您的颈椎不好。”张老师一下子又感动了。

  这些都验证了张建平老师的那句话,“你爱学生,学生也会爱你。”

  长期“双肩挑”,承担繁重的教学、科研,张建平老师几乎把自己的精力和耐心都给了工作和学生。“我最大的遗憾是没能教好自己的孩子,他只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张老师说这话显得有些愧疚。儿子上小学的6年间,张老师正在香港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身为军人的爱人当时也在外地,孩子只能交给爷爷看管。孩子中考、高考时,她也无暇交流,更无耐心辅导。在孩子眼里,“妈妈只要在家就坐在书桌前,像头牛”。

  30年前大学毕业时,张建平老师选择了留校任教,用她的话说,“我热爱教师这个职业,而选择做清华的教师足以让我用一生的努力,去追求和诠释‘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清华精神。”

  30年以来,她一直坚守这个诺言。现在是,今后也是。(编辑 襄桦)

2009年05月22日 11:08:4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