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驷:争分夺秒的求学氛围

●记者 程曦 学生记者 邢益瑞

  作为国内培养的首批硕士和我校土木系培养的首位博士,袁驷副校长对学位制度的记忆中并没有太多富于仪式感的场面。然而,改革开放后首批研究生那股喷涌而出的学习热情却令他记忆犹新。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台盟中央主席林文漪,原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浙大校长杨卫……这些当年在清华不同专业求学的改革开放后首批研究生,都曾和袁驷一起,在主楼后厅的全校大课堂上认真聆听《自然辩证法》、《线性代数》、《英语》等课程。主楼后厅很大,在黑板上书写数学公式的老师离同学们也很远,但这些都没有阻碍他们的求学热情。教室一开门,前几排的座位马上就被占上了,稍微去晚点儿就只能在后面站着听课。

  “那时候刚刚有学可上,而且又能有学位,所以我们这些人是争分夺秒,憋了多少年的求知求学欲望都迸发出来了。只要有课上,我们就都尽可能学好;即使没有老师教,我们自己也要学。”

  有这么一个小故事:研究生《复变函数》考试前夕,大家吃完晚饭就开始抓紧时间复习了。看过多少遍的书还要再读一轮,做过多少遍的题还要再做一回。这时,袁驷在一本书中找到一道难题,同宿舍三四个人立刻钻研起来,恰好经过的另一位同学也回宿舍求证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袁驷率先解出了这道题。事有凑巧,第二天试卷最末尾的“爬坡题”恰好就是这道题目。后来从数学教研组传来消息:这次数学考试,土木系考得最好。“当时就是这样一种‘求’学的氛围。”

  袁驷读硕士研究生时,导师龙驭球先生布置的题目他很快就做得差不多了,他又开始自己积极思考新的题目。“老师让我们做到这儿,我自己得做得更高;老师给我一个题,我得double,再做一个题,当时就是这种状态。”所以最后他的硕士论文题目是《旋转壳应力分析的两个问题》。在博士生阶段和后来的科研过程中,他又就硕士阶段自己选择的题目进行了进一步的拓展研究,走出了属于自己的科研之路。“独立工作能力比较强,是前几届研究生的普遍共性。”

  袁驷深有感触地说:“学位制的实施为沉淀多年的大批潜在人才提供了进一步深造、提高和发展的历史机遇,所以大家都倍加珍惜。在那个改革开放的最初年代,人们的积极性被迅速有力地调动起来,迸发出巨大的能量,这种效果是非常突出的。”(编辑襄桦)

2008年12月16日 14:12:4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