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奥运会升旗手:受训蒙眼听国歌升国旗

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升旗手张晓锋明日为奥运拳击决赛升旗,为升格奥运旗手已训练一年有余

  张晓锋

  年龄:20岁

  身份:清华大学学生,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升旗手

  服务岗位:奥运赛场升旗手

  奥运贡献:为入选奥运赛场升旗手,多次请假参加各类测试赛的升旗仪式,以求亲身参与一次奥运。

  张晓锋现在每天回清华大学宿舍后,都要在镜子前站很长时间。他着重看自己的肩膀是否僵硬,脑袋是否歪。他说,作为学生升旗手,与在奥运赛场升旗的天安门国旗仪仗队军人相比,还有不少瑕疵。

  8月23日,张晓锋将穿上北京奥运会升旗手特制装,在工人体育馆为拳击比赛的决赛升旗。

  担心挂反国旗

  身高1.80米的张晓锋是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队长,此次入选奥运会的54名学生升旗手之一。这些学生和天安门国旗班的军人们,分布在北京各个比赛场馆负责升旗。

  从今年6月中旬起,这些学生旗手每天早上8点到中午12点都要进行形体、行进动作等训练。

  此外,张晓锋等人还要强化熟悉各参赛国家的国歌。张晓锋的电脑和MP3中都是有望夺冠的国家的国歌。

  训练时,张晓锋都被要求蒙上双眼,以便牢记升旗速度和国歌的速度相匹配,“关键要熟悉高潮和结尾。”

  每天下午的国旗文化也是他们的必修课。张晓锋随身带着一块画满204面国旗、区旗的绢布。一有时间,他就会拿出看两眼。“一些非对称国旗很容易挂反。”

  “一旦升错旗了,运动员、教练员会当场抗议,有的还可能将此上升到外交事件。”张晓锋说,自己虽然在清华大学升旗已有2年,但为奥运升旗是完全不同的。

  出身军人家庭结缘奥运

  2006年,结束军训的张晓锋加入了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就此和奥运结缘。

  张晓锋说,选择国旗仪仗队或许和他家庭有关。

  张晓锋爷爷是陆军,爸爸是海军,姐夫和两个堂哥都是武警,他们的军人品质深深影响了他。

  而促成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进入奥运的人是赵新风。他是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国旗班的第一任班长,目前负责培训奥运旗手。

  他说,“奥运比赛多,短时间内很难抽出更多的专业升旗手遍布各个比赛场馆。”

  由于赵新风担任着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的校外指导老师,他就把这支国旗仪仗队推荐给了奥组委。

  化妆间内补习迎考

  2007年8月,张晓锋和队员报名参加奥运测试赛的升旗仪式。

  他们参加的第一场奥运测试赛升旗是曲棍球比赛,冠军是澳大利亚队。张晓锋因为不熟悉澳大利亚国歌,升旗节奏掌握得不是很好。

  11月初正赶上学校的期中考试,去为比赛升旗与复习迎考冲突。张晓锋负责帮队员们请假,他从校团委要来请假条模版,每周他都要写近三十张请假条。

  “学习受到一定影响。”张晓锋说,他们甚至利用在化妆间的间歇时间学习。

  12月末奥运测试赛结束。清华大学国旗仪仗队一共参加了13场升旗仪式,每位队员在测试赛中都是“零失误”。他们因此获得奥运升旗手资格。

  升完旗上镜一两秒

  自从张晓锋父母得知儿子成为了奥运升旗手后,他们就等着能在比赛结束那天,从电视里看到儿子的身影。张晓锋是江苏南通人,为了准备奥运升旗,他已有两年暑假没回家了。

  张晓锋说,奥组委对升旗手的形象要求很严格。奥运升旗手被要求提前4小时进场。化妆师会给他们打些粉底,修饰脸色。

  升旗时,升旗手要求面部表情自然,不能抿嘴,不能戴有框眼镜。

  张晓锋说:“相对于媒体聚焦‘亮点’的奥运司仪来说,我们就是幕后志愿者,露脸的机会很少。”

  升旗仪式开始时,奥运升旗手站在国旗背后,当国旗升起时,镜头盯着国旗。升旗手出现在电视转播镜头的时间最多只有一两秒。

  “所以父母能在电视上看到我的机会不大。”张晓锋说,但是其他事情可以以后再做,而能亲身参与奥运也许一生只有一次。

  来源:《新京报》2008-08-22

2008年08月22日 14:04:0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