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立方”:纯真的东西最容易共鸣

——访“水立方”中方主设计师王敏

■ 李彦

  王敏,“水立方”中方主设计师之一。1989年考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学位。1997年赴美留学,获明尼苏达大学建筑学硕士。

  2008年1月28日,位于北京北四环北辰西桥之东、“鸟巢”之西的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在历时4年多后竣工。这座晶莹剔透的建筑以其简洁纯净的造型、环保先进的科技,成为百年奥运建筑史上的经典。对于从亮相伊始即深获好评的“水立方”,中方主设计师之一的王敏评价说:“纯真的东西最容易共鸣。”

  关于“水”的房子

  2002年底国家游泳馆国际设计竞赛公开招标时,王敏正在国内休产假。当时共有来自中、法、美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33家著名设计单位或联合体报名参加,其中仅10家通过资格预审,取得参与国际竞赛的机会。王敏加入的是由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牵头的设计联合体,联合体成员包括中建国际设计(CCDI),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的奥雅纳工程顾问有限公司(Ove Arup Pty.Ltd)和PTW建筑事务所。

  2003年4月初,王敏与另两名中方设计师赵小钧(中建国际设计的总建筑师)、商宏一起飞抵悉尼,与澳方一起开始概念设计。游泳中心一定要将表现“水”作为主题,但究竟如何呈现关于“水”的房子这个概念?PTW的安德鲁最初提出“大波浪”方案,并被确定为执行方案。但中方三人并不十分认同,王敏和两个伙伴更倾向于含蓄地表达水的各种象征和美感。但直到后来这种“波浪”式游泳馆在实现一些重要功能方面面临困难时,中方的几个设计师才找到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王敏说:“中国很多城市最初都是从方的格局走出去的。另外在‘水立方’南端场地上有一个北顶娘娘庙,我们想给这个庙提供一个相对来说不张扬的背景。我们也想在这块场地上建立一种秩序,一种来源于老祖宗‘天圆地方’宇宙理念的秩序。”于是三人最终合力打造出一个极端和纯粹的方案——基底为正方形的方盒子。当天深夜,三人打电话给安德鲁,请他过来看看方案。

  20分钟以后,急忙赶到的安德鲁看到“方盒子”模型时眼睛一亮,旋即沉默了半分钟。中方几位年轻设计师的灵感彻底征服了这位澳方资深设计师。安德鲁果断地作了决定:从明天开始,大家共同来做这个“方盒子”。

  但资深设计师的认同不代表全体成员的认同。很多澳方建筑师依然不理解:为什么要选择一个看起来和水没有丝毫联系的“方”?为了说服伙伴,王敏花了整整一晚上写了一份内容翔实的报告,并与自己的同事一道精心准备了图文并茂的演示稿,以向澳方伙伴阐述“方”在中国哲学与文化中的深意、水立方在地理位置上与鸟巢及南端的北顶娘娘庙之间的呼应关系,等等。

  终于,三方组成的合作团队重新统一了设计思路,以“方”为基底开始设计。但是究竟怎样才能和水发生联系呢?设计师们再次陷入了思考。

  在悉尼的那段日子,设计师们常常盯着阳光下跳跃的水波出神。看着广场上的孩子戏水,感觉非常美好,却理不出思路该怎样把这种人类对于自然的亲近体现在建筑中。直到有一天,外方设计师之一、电脑高手Chris将一张布满晶莹水泡的图片包裹在方盒子四周,方盒子立刻呈现出晶莹剔透的感觉。一瞬间大家开始欢呼:这就是一直想要的感觉!

  最终,“水立方”从众多大师的作品中脱颖而出,成功中标。中方设计团队说,“水立方”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率真,专家百姓、老人孩子看了都喜欢。

  非常规带来的挑战

  2003年7月29日,中建联合体正式获得“水立方”设计权。王敏飞回多伦多,正式辞去在当地建筑事务所的工作,旋即飞回悉尼,开始进入第二阶段施工工作。当水立方最终呈现在世人面前,“官方的评价,施工参与的各方都做到了能做到的最好程度”。说这话时,王敏自己先笑了,“确实是这样,设计团队值得自豪的很多设计理念,大效果都保留下来了。但是过程也的确很艰难。”

  相信去过“水立方”的人都会被这座建筑从外而内的简洁、纯净、优雅所折服。这里的颜色干净纯洁,建筑都是非常圆润而没有棱角的,材质选择上也没有很坚硬的石材,孩子们在里面嬉戏不用担心被伤到。“我们给自己设了很多套,比如我们只允许这个房子里出现正方形和正圆形。正方是因为房子就是方的。圆形是希望大家能体会到水滴的感觉,地上晕开的圆圈、室内的水池、马桶我们都做成圆形。再比如房子有很多貌似无序的感觉,其实是取自于自然界的微观结构,室内的很多圈圈泡泡其实是在遵循这种规则。”

  在整个建造过程中,由于建筑的非常规,带来了很多挑战。王敏说,在规范就是法律的建筑行业,这个房子有很多当时国内规范不能涵盖的地方,等于是要打破法律去做事,所以难度很大,每一个环节都要比常规建筑付出成倍的努力。“比如消防这个环节,当时国内没有可以套用的规范,只能借鉴国外的一些经验。但是由于这些经验官方没有备份,我们和国外的合作方与当地消防局的专管人员进行了很细致的沟通,时间长达2个多月。这种沟通不只体现在建筑领域,同样体现在暖通、机电等方方面面。”

  就“水立方”的建筑结构而言,把水在微观状态下的结构形态放大到建筑结构的尺度,成为建筑本身的筋骨,这种结构体系在行业内是独一无二的。也正因此,大家会质疑这座建筑结构的安全性。王敏的结构师同事们经历多轮审查,并去加拿大的实验室做了多次实验,最终实验结果证明这种结构是安全的,质疑的声音这才逐渐消失。

  “水立方”还有一个第一:建筑所启用的ETFE外挂系统在中国是第一次实现,在国际上的实例也很少。包裹整个建筑的ETFE膜结构共由3000多个气枕组成,覆盖面积达到10万平方米,这是国际上建筑面积最大、功能要求最复杂的膜结构系统。这种特殊材料带来很多优势,但同时也在室内声、光、热等方面带来很多挑战。4年多的设计及建设过程中,设计团队与来自各行各业的技术支持团队创造性地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令这个特殊外衣包裹下的比赛场馆不光有鲜亮独特的外表,更拥有安全舒适、令人赏心悦目的内部环境。

  对于这些因非常规而带来的挑战,王敏说:“当时选择这个方案时,就知道会给设计团队带来全方位的挑战。至于答案,那时我们几个人不可能都有答案,好在这个国家项目的平台很高,一起解决问题的人水平都很高,所以最后依靠一个庞大团队的合作而成功。这个团队,包括设计单位、各科研单位、各厂家、材料提供商、施工方、业主团队,等等。”

  王敏最后用“过瘾”这样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参与这项工程的体会。“虽然在设计的过程中无数次在心里‘看到’过她的模样,但这样一个非常规的房子真的建起来、矗立在眼前了,仍然感觉很神奇。这个房子让我们的团队相信,最初的梦想,只要执着地付出努力,梦想最终会变成现实。”

  奥运三大理念逐一体现

  除了设计时力图全面阐释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王敏说“水立方”在设计、建造过程中也尽显“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三大理念。

  关于人文 “最初设计时,其实我们首先想的就是一直会用这个房子的人。我们想在北京这个缺水的城市给北京人尤其是孩子们留下一个全民健身的场所,希望人们在这里能够享受到和水相关的一切乐趣。这种信念一直贯穿整个过程,从最初的概念一直到后来的方案执行、施工。”

  “人文的另一个体现在于,‘水立方’是奥运场馆中唯一一个由海外华人捐资建设的场馆,我们为捐资的华人在场地中建了一个留名园,他们能够通过检索找到自己的名字,我想这是对他们贡献的一种认可。”

  关于绿色 建筑所启用的ETFE外挂系统透明度很高,白天9个小时不需要点灯,白天热量被水体吸收,晚上散发到空间里也可以降低能量消耗。另外,针对冬季和夏季围护结构所需要负载的热供角色不同,两层气枕之间的空腔里安装有一套冬季和夏季工作状态不一样的空腔通风系统,以尽可能节约能源。

  为了调节室内温度,确保游泳池的水温控制在28摄氏度,设计团队在膜表面上精心设计了密度不同的镀点,用以控制室内获得的光与热。根据北京地区冬夏季的日照特点以及建筑内部空间的功能需求,设计团队合理定义了建筑“表皮”不同区域的镀点密度。镀点率从10%至75%,用以控制不同空间内光与热的获取。

  “水立方”采用了水的敏感性设计策略。例如:水立方采用的覆膜在下雨过后不会留下水痕,而且能带走膜上的尘土。同时雨水可以回收,三万平米的雨水回收系统一年回收的雨水量大概一万吨,相当于100户人家一年的用水量。

  关于科技 “科技的运用也是人文关怀的体现,因为科技无非是为了让人在建筑里面有更加安全和舒适的体验。”这是王敏对于科技运用的概括。从膜结构体系的监测到楼宇自控,“水立方”采用了不少先进的弱电技术。建筑内部有智能导航系统,人进去之后在每一处都可以获得想要的信息。另外对于ETFE膜材料还做了外立面照明,可以在不同的时期,通过计算机的控制和编程改变房子的不同表情,从而赋予这个建筑无穷无尽的可能性。

  王敏介绍说,由于“水立方”外维护结构材料的特殊性,这个建筑在声学各方面也有一定挑战。对此,设计团队和清华的声学研究所做了大量实验,对建筑材料做了非常深入的了解,最后给出实验性的数据用于指导设计、选择材料。

  简洁纯净而又优雅的“水立方”,建筑面积达79532平方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游泳中心。2008年北京奥运会及残奥会之后,正如设计团队所希望的,拥有游泳、跳水、嬉水乐园和冰上娱乐设施的“水立方”将成为北京市民的水上娱乐中心,成为北京市民健身休闲的一个新去处。作为一个建筑设计师,梦想照进现实,这该是王敏最感欣慰的事吧!

  采访手记

  初识王敏,是在《南方人物周刊》的2007年年终刊上。作为“水立方”的主设计师之一,王敏以“奇想之魅”入选2007中国魅力50人榜单。照片上的王敏恬静淡定,当时就在心里赞叹:在男人占主导的建筑世界,如王敏这般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实在少之又少!

  联系采访时,王敏热情而又礼让,为免去记者的劳顿之苦,她自己走到编辑部。采访中,环境有些嘈杂,王敏几次不得不中断自己的谈话,但是她依然恬静、诚恳,没有一丝不快。

  虽然王敏一再强调“水立方”是团队的智慧和努力的结晶,但近距离接触王敏,我终于可以明白“水立方”的简洁纯净和优雅。因为那是与建筑师王敏一脉相承的气质。

  来源:《清华人》2008年第3期

2008年07月16日 11:38:4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