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待过我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李学勤

  从5月12日下午得知大地震发生的那一时刻起,我和家人一直在讲说挂念一个遥远的山城,就是北川。我们无数次拨电话,按手机,也请别的朋友帮忙。通讯断绝使我们烦恼焦急,以致魂牵梦萦。

  电视上北川震后的景象播映,我马上辨识出一些熟悉的道路和建筑。特别是北川大酒店,我们曾经住过并且为其清洁整齐惊奇,现在竟倾颓在一片瓦砾之间。北川遭到严重的破坏,热情款待过我们的县领导和各位朋友,你们怎么样了?盼望你们都安全度过这场意外灾难。

  北川尽管僻远,对于我们学历史考古的人来说,却非常重要和亲切。传说这里是大禹的诞生地,早在汉代的文献中即有“禹生石纽”的记载,石纽便在北川,所以司马迁《史记》说“禹兴于西羌”。千百年来,北川一带的羌族同胞年年祭奉大禹。关于这方面的学术问题,我写过《禹生石纽说的历史背景》小文。中国先秦史学会2007年同北川联合举办了“全国大禹文化研讨会”,还成立了“禹羌文化研究基地”。

  我的深刻印象是,北川山岭奇拔,川谷秀丽,不愧被称为世界同纬度地区生态保存最好的地区之一。县境最高海拔4769米,最低只有540米,从而形成独特的立体气候,最适合生活的居住环境。北川人民善良质朴,具有能与困难奋斗的坚韧性格,这应该就是由大禹治水传流下来的吧。

  北川有这样优越的地理环境和文化传统,我相信一定会在党和国家关怀下,迅速克服这次空前震灾,重建幸福家园,使北川更为美丽和兴旺。北川,我们在想念,在祝福,在期待。

2008年05月21日 08:41:2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