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谦君子,随和长者

——我心中的白重恩老师

●经济管理学院 石菊

  入选理由:他,中国科技大学郭沫若奖学金获得者;他,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哈佛大学数学和经济学双博士;他,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Eric Maskin的得意门生;他,热爱学生、沉醉于经济学而华发早生的归国学者;他,谦恭温厚如兄长般扶持学生成长的老师。他已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他正在努力使学生站到他的肩膀上。

  白重恩老师为人很随和,任何时候都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温文尔雅的感觉。他的思维非常严谨,语速慢,做事不急不躁、有条不紊。白老师很关心学生,他总是尽最大力量帮助学生。当学生的研究存有问题时,他都会耐心地指出来,不会表现出不耐烦或者不满意。

  我最早是在学院特聘老师名单上知道白老师的,当时只知道这些特聘老师做研究都很厉害。后来又听说有三位“海龟”学者正式加盟经济系,以后不再是特聘教授而是全职教师,其中一位便是白老师。当时我就想,这几位老师都是哈佛毕业,又在境外名校做教授,现在能够毅然回国报效祖国,是非常令人敬佩的。

  最早跟白老师接触是在大四下学期。我当时需要完成本科的毕业论文,于是找到白老师想请他做我的指导老师。我当时的心情是比较忐忑的,因为白老师是系主任,而且带了很多博士生和硕士生,对于白老师能否会同意,我没有把握。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我现在回头想想,对于指导学生,他是从来都不会吝啬时间与精力的。后来白老师跟我约了一个时间,让我找几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题目跟他聊一聊。从此以后,我的人生里便多了一位智者。毫不夸张地说,我现在会选择做学术研究,白老师的榜样力量是谁也不可替代的。

  我在研究生第一年上了白老师开的两门课:高级微观经济学Ⅰ和高级微观经济学Ⅱ。白老师上课鼓励学生提问,每讲完一个部分都会停下来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他就会仔细回答。对于简单的问题,白老师不会显得不耐烦,同学也不会担心是不是自己太笨所以听不懂;对于有价值的问题,白老师首先会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会让提问的同学很自豪。于是几堂课下来,课堂气氛就很活跃了。另一方面,从白老师回答同学的问题中,也可以看出他深厚的学术功底。我们的问题有很多是不在白老师的教案里的,但多数时候他只要略一思索就给出了答案。记得上博弈论的时候有人问某种方法是不是一定能找到所有的均衡,白老师先愣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说不是。后来他可能觉得这种回答过于简单,于是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博弈表,列出一些数字,举出反例说明为什么“不是”。对于一位老师,能把课备好然后按部就班地讲固然重要,可是对于没有准备的问题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这种功底就更令学生敬佩了。下课以后白老师也经常被学生围住提问。几乎每次课白老师都是解答完所有同学的问题后,才去把手上的粉笔灰洗干净,然后最后一个离开教室。这样的老师是很受学生爱戴的。有一次白老师大概感冒了,上课的时候明显能看出嗓子不舒服,第一小节下课以后有好几名学生跑出教室去给白老师买水。

  白老师每周安排一次seminar与所有学生讨论。在seminar上同学可以讲自己的研究成果,也可以讲自己感兴趣的相关领域的文献,然后大家在一起讨论。事实证明,这样的讨论对我们的帮助是巨大的。我是从白老师指导我本科论文以后去参加这个seminar的。我逐渐领悟了如何进行学术研究。在seminar上,我们了解了不同领域的研究热点,作者的研究方法、得出的结论以及依然存在的问题。我们学会了如何学习别人的研究成果。而对于我们自己所做的研究,也正是在seminar上得到了白老师的指导以及其他同学的建议。在报告人讲解文献的过程中,白老师和其他同学常常会提一些问题,仿佛自己就是这个研究者,然后再一起寻求解答的方法。有一些问题是文献作者能够给予解答的,而另一些则没有给出解答或者解答不是特别令人信服。此时,白老师凭着严谨的思维和良好的“经济学的直觉”,指出这些解答或看似合理的结论仍然存在问题或不足,这些问题或不足可能就是不错的研究视角。

  白老师很乐于帮助学生。做本科论文的时候,我完成了文献综述后向白老师汇报,由于是第一次做论文,白老师告诉我查的文章质量太低,很多都不合格。于是他耐心地告诉我哪些是经济学的核心期刊,应该怎么样进行文献检索等等。有一次我向白老师汇报有关公共医疗的项目数据分析结果,白老师听了汇报后指出数据分析做得不够完全,当时就在办公室跟我一起研究数据。还有一次我们在讨论的时候说起了一组数据,我觉得可能比较难查到,白老师马上就跟我一起翻起了统计年鉴。其实现在想想,白老师大可不必如此。老师们都很忙,尤其白老师还是系主任,就更忙了。他其实完全可以告诉我问题在哪里,然后让我自己回去查哪些文献比较重要,补全数据的结论,或者去找想要的数据。但白老师没有这么做,而是自己不厌其烦地指导我,引导我走上学术之路。现在每每想到这些事,我都觉得特别感动。就像前面说的,对于帮助学生,白老师从来都是不吝啬时间和精力的。

  白老师在经济学顶级期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做学问很厉害,但他非常谦虚。对于同学们的课堂提问他会尽可能回答,如果一时回答不了,他会说他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会课后准备好以后下次回答。有一位同学做了一个宏观和微观交叉的研究,向白老师请教。当时白老师耐心地听完他的叙述,然后就微观部分做了解答,然后很诚恳地说他自己没有做过宏观方面的研究,所以不了解,末了还给那位同学推荐几位做宏观的老师,说他们可能能解答该同学的问题。

  白老师还是一位很随和的长者。有时候白老师会在周末的时候跟我们打羽毛球,白老师的球技很不错,听说他网球也打得很好。白老师在学生时代一定是一位运动健将吧。

  白老师是一位富有人格魅力的好老师。作为学生,我非常庆幸有这样一位导师给予指导和帮助。相信所有接受过您关心和帮助的学生都会发自内心地说:白老师,谢谢您!(校研团委 研通社供稿)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主任。兼任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美国密西根大学商学院 William Davidson 研究所研究员,《世界银行经济评论》(The World Bank Economic Review)编委,《中国经济评论》 (China Economic Review) 编委等社会职责。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入选清华大学“百人计划”。长期致力于发展与转型经济学、组织与激励经济学、公司治理、金融、产业经济等领域的研究,讲授微观经济学、管理经济学两门重要经济学课程。

2008年04月10日 11:15: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