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模式”启示录之一】

体教结合路有多远?

《中国教育报》2007-8-26


  近年来,中国的竞技体育赛场上渐渐多了一些特殊人物。

  他们从象牙塔里走出,却屡在大赛中摘金夺银;他们一边学习、一边训练,然而取得的成绩并不比职业运动员差多少。

  这种独特的培养模式叫做体教结合。20年前,原国家教委和原国家体委联合在高校中试办高水平运动队。从1987年到2005年,体教结合处于漫长的求索期,其间人们不时能听到“教育系统能否培养高水平运动员”的质疑声音。

  2005年对于高校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年份。在当年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清华大学学生胡凯夺得男子百米冠军,同年的十运会上,清华大学培养出的22名大学生运动员斩获4块金牌和5块银牌。一时间,“清华模式”成为全国体育界的热门话题。人们也由此更加关注:时至今日,体教结合到底进行得怎样?展望未来,这种模式究竟能走多远?

  【背景】举国体制遭遇“肠梗塞”金牌背后一声叹息

  提起体教结合不能不提到举国体制。从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到跻身世界竞技体育强国之林,举一国之力让竞技体育水平迅速提高的机制带给国人的是数不清的荣耀和强烈的民族自豪感。

  与举国体制对应的是高度整合资源的训练管理模式。“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体育界形成了一个从业余体校到体工队的封闭体系。这套训练体系一开始运转得很顺畅,一些工农子弟愿意当运动员,这样可以得到城镇户口,提高社会地位。而且,当时运动员退役后也不愁出路,很多人被安置成了企业职工和公职人员。”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钟秉枢告诉记者。

  “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这套体系渐渐出现问题。”清华大学体育教研部主任陈伟强说,从事专项训练的业余选手与专业运动员之间的比例是12誜1,这意味着想吃“体育饭”的人群中,只有极少数人能登上塔尖,绝大多数人将成为塔基,业余体校的生源由此受到了很大冲击。

  更大的冲击是,在上世纪末我国向市场经济的转轨过程中,企业用工制度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一身伤病,文化素质不高”的运动员已经越来越难以被用人单位接收。国家体育总局的一项统计显示,我国30万退役运动员中,近80%的人正不同程度地面临失业、伤病、贫困等生存问题的困扰。

  “出口”不畅、“进口”减少,原先很平稳的运动员培养体系出现了“肠梗塞”。为解决这个难题,我国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办了两件事:第一是体工队学院化,与之并行的另一项改革,就是高校办高水平运动队。

  “1987年,原国家教委和原国家体委在高校中试办高水平运动队,这是体教结合进入实质性阶段的开始。”教育部学生体育协会联合秘书处秘书长杨立国告诉记者,按两部委的意图,所谓体教结合,就是要建立一个除传统的体育系统培养运动员渠道之外,以教育系统为主体,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一条龙”体育人才培养体系。当时全国有59所高校试点办高水平运动队,时至今日,试点高校已经达到235所。  

  2003年,国家将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外联和组团任务由国家体育总局移交到教育部,这对于高校办高水平运动队又是一个新的历史起点。此时,清华大学已经在体教结合的路上默默探索了十年之久,由“拔剑四顾心茫然”到在体育竞技舞台上大放异彩,清华大学渐渐摸索出一条依靠教育系统自身力量办高水平运动队的新路子。(王亮)

2007年08月27日 09:28:0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