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学子构建色彩斑斓的生命世界

——记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第一本全彩色教材的诞生

●新闻中心记者 周襄楠

  翻开《基础生命科学》教材,首先令人兴趣大增的是一幅幅清晰逼真的彩色图画,其中不仅有照片、图解,甚至还有漫画和卡通画;教材在用通俗生动的语言介绍生物学知识的同时,还特别介绍了一些著名科学家的实验设计和研究经历;每个章节后面还附有相关网站的网址,为有兴趣深入钻研的同学提供一个更为庞大的知识库。

  你也许想不到,这本近500页的全彩色教材共有654幅插图,全部由作者——全国首届高等学校名师奖获得者、清华大学生物系教授吴庆余立题、创意或编写脚本,他还直接负责了相当一部分图片的拍摄、绘制、编辑、收集、修订或组合制作。这样一本精美丰富的教材,简装版市价仅为人民币47.6元,清华学生更是只用39元就能得到它,而同类的美国教材价格一般在100美元左右。

  你也许想不到,这是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第一本全彩色教材。为了编写这本教材,吴庆余教授花费了8年2000多天的心血,其间甚至因过度劳累诱发心脏病住院。

  你也许还想不到,该书的英文国际版已于2006年10月开始发售。这是中国第一本以英文版形式走出国门的基础生物学类教科书,它的出版,标志着我国生命科学类教材接近或达到了国际同类教材的水平。

  这本书,不仅充分体现了吴庆余对教育事业的责任心和进取心,更凝结了他对学生无私的爱。

  不畏艰难勇开拓

  这本教材的诞生,与吴庆余在国外的一次经历有关。

  20世纪80年代,吴庆余第一次赴美从事科学研究。一心投身学问的他并不羡慕美国鳞次栉比的大楼和立交桥,但看到美国学生物的学生人手几本全彩色教材后,他的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世间万物,唯独生命是最美的。我们热爱生命,赞美生命,那么我们中国高校的基础生命科学教材,为什么不能用丰富的色彩来展现美丽的生命现象和规律呢?”吴庆余的脑海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吴庆余自己上大学时,用的就是黑白的生物学教材,后来很多年情况也一直没有改观,而西方发达国家早在半个世纪前就用上了全彩色的生物学教材。联想到这些,吴庆余暗下决心,要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一现状。

  回国后,吴庆余经过深入了解方才知道,在中国编写、出版图文并茂的全彩色大学生命科学教科书至少存在三个方面的障碍:用全新的文字和彩色图片配合阐明生命科学的基本概念和原理,需要作者对生命科学有更加深厚的理解。但由于目前中国还没有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稿酬又大大低于国际水准,作者往往不愿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在发达国家,出版公司有专门的科技图片机构和兼通美术与科技的复合型人才参与服务,在中国这些条件都不成熟;全彩色教材需要高档的纸张、油墨,印刷工艺也非常复杂,成本高自然售价高。出于对市场需求的考虑,国内一些出版社对此的积极性也不高。

  “做科研有经费,当然更容易出成果,但是搞教学、教材就必须不计回报地付出,经得住各种物质诱惑。为什么我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去做这本书?就是因为全彩色的教材能够在培育人才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我做了那么多全彩色的图片,并不单单是为了好看。这样的教材对生命科学有更加真实的表现,能够提升学生对生命本身的理解,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从而很大地提高人才培育的效率,这是黑白教材所不能做到的。”吴庆余说。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吴庆余在得到高等教育出版社“亏本也愿意出版这样的教科书”的坚决支持后,于1999年开始投入工作。

  教 材

  殚精竭虑苦编书

  从着手编书到第1版全彩色的《基础生命科学》出版,吴庆余一干就是四年。这四年里,他同时担负着繁重的科研、教学任务和管理事务。回想起这段忙碌辛劳的日子,吴庆余说:“说实在的,我编到后来真有点后悔,因为太累太苦了。”

  苦心人,天不负。2002年5月第1版第一次印刷1万册,5个月内就销售一空,印刷厂又紧急加印3万册。但就在这时,吴庆余却因过度劳累导致冠心病发作住进了医院。他的心脏动脉堵了一半,医生说一定要好好注意保养,不能再劳累了。

  然而,吴庆余刚刚出院,就又开始筹划第2版的编写工作了,他的意志越来越坚定:“只有甘下苦功,千锤百炼才能出精品,才有可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就这样,吴庆余再次投入第2版的编写工作,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赶在心脏出问题之前把第2版做出来!

  于是更加不舍昼夜。

  又是一次四年的高强度劳动。辛苦,无以复加。

  在第1版的基础上,吴庆余重新设计了第2版的大纲、章节和知识框架安排,对每段文字都进行查证分析、反复推敲;为了表述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基本概念,他会查阅许多资料,请教多位专家……细读他的文字,不难体会到作者的满腔激情,这里面充溢着他对学生和对生命科学的热爱。

  特别要提到的是,《基础生命科学》第2版插图全部由吴庆余立题、创意或编写绘图脚本。吴庆余与他专门为编写此书招收的生物学、美术学交叉学科研究生刘金龙一起,共同完成了绝大部分图片的摄制、绘制、编辑、收集、修订或组合制作。

  为了制作理想的插图,吴庆余自费购置了专业摄影器材,自学摄影;为了得到一张理想的照片,他常常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四处奔波,或者在一个地方一次蹲点几小时,反复拍摄以求最佳效果;为了绘制一幅插图,他会和刘金龙一起关在房间里,共同工作好几天,学科背景的差异有时还造成两人的激烈辩论……

  为了拍摄一张理想的封面照片,吴庆余去了植物园、动物园、青岛海洋水族馆甚至香港,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拍摄对象。后来他逛了北京很多花卉市场和宠物市场,终于找到一只体型酷美、盔甲鲜艳、眼睛明亮的绿鬣蜥,花几百元买下,拍摄了近百张照片,最终选中一张做封面。

  2005年春天,吴庆余正在出差途中,一个坏消息如晴天霹雳般袭来:装满绘图底稿的电脑硬盘坏了!这台电脑里储存了他们大半年的心血,没有备份,只能试试看能不能修复了。吴庆余匆忙赶回北京,带着那块坏掉的硬盘满城跑,找专业的公司,找专家,找高手,但图像还是没有恢复过来。

  “那时感觉就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哭都哭不出来……”眼睁睁看着大半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吴庆余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但他要为中国学生出全彩色教材的决心一点都没改变。吴庆余重整旗鼓,和同伴一起再次从零开始,终于在2006年初完成了第2版的初稿。

  千锤百炼出精品

  面对如此大的工作量,吴庆余丝毫没有放松自己的“精品”意识。

  新书编写完成、又经过3轮修改后,吴庆余首先将打印稿分发给我校生物系的十几名优秀学生审读,请他们提出意见和建议;又一次修改后,再让另一批学生审读,最后将一共经过5轮修改的清稿交给出版社。在高等教育出版社,十多位高水平专家与编辑们又进行了2轮认真细致的审稿。经过再次修改,最终定稿才得以完成。

  与第1版相比,第2版在内容和形式上进行了重新编写、编排,不但增补了很多内容,图文质量也提高很多。全书共92万字,配有彩色插图654幅,内容涵盖生命科学概论、细胞、代谢、遗传、发育、进化、生态等生命科学的基础和前沿领域。第2版除了仍然追求通俗易懂、基础与前沿并重、宏观与微观紧密联系、激发学习热情和兴趣等目标以外,更加强调对生命科学基本概念和原理的理解,还兼顾了基础与应用、科学与艺术、科学与人文精神的结合,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科学态度、把握创新的科学方法。与第2版新教材同步出版的教辅材料包括《基础生命科学(第2版)学习指导与习题》和《基础生命科学(第2版)教案与课件》。

  《基础生命科学》(包括第1版和第2版)已经印制了80,000册,市场销售反应很好,西单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海淀图书大厦和上海图书城等众多大书店多次上架,多次售罄,有时甚至来不及调运和补充上架。

  该套教材及其教学辅助材料被教育部确定为全国生命科学与技术人才培养基地高校重点推荐教材,并获得2004年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2005年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

  吴庆余自己却谦逊地表示:“我认为目前的第2版新书还不能称之为精品。如果说编写中国第一本全彩色大学基础生命科学教科书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它的第2版则是第2步,我们还要向前走第3步、第4步……”现在,吴庆余正着手编写《基础生命科学》的第3版,希望在第2版的基础上更上层楼。

  一位美籍华人科学家(也是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前院长)很欣赏吴庆余编写的《基础生命科学(第2版)》。为此,他私人捐款给清华,资助吴庆余编写一本全彩色的《生命科学与工程》教科书。目前,该项工作已在校港澳台办和教育基金会的支持下逐步展开。

2007年06月19日 11:29:4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