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科学在这里深深契合

记李政道、吴冠中两位先生的演讲

【新闻中心讯 记者 程曦】《对称与不对称》,李政道先生的演讲题目并不令人意外——这是理论物理领域中直指“真理与美”终极命题的一组概念,50年前他与杨振宁先生合作发表的那篇重要论文,也正与此相关。

  意外的是他没有讲物理。讲台两侧的投影屏幕上,这6个字以气韵生动的书法形式出现;当他需要举例时,款款而出的则是画僧弘仁与吴冠中先生的墨宝。两幅画作均具对称之意,却又比镜像合成的绝对对称版本要美得多。“对称乎?未必,且看柳与影,峰两侧。”吴先生自己的题句与李先生的讲解可谓相映成趣。

  对艺术,李先生无疑抱有一颗虔诚敬重的心,吴先生对科学亦如是:“杨贵妃究竟美不美?我不敢盲从于(自己)所了解的审美品位。”他要分析周昉、 张萱笔下簪花捣练的丰丽女子,确认这些“胖妇人”夸张而不过分。而夸张不变形正是造型艺术的必然手法,由此方可肯定,当时社会崇尚的确乎是“量感美”。

  吴先生甚至以科学精神对李可染先生的名言提出商榷。李可染曾说,对于传统,“要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吴先生同意前半句,但认为光凭勇气是不能从传统中“打出来”的。勇气乃主观,真正“打出来”则需要客观、科学的帮助,需要来自绘画之外的营养和精髓。

  李政道、吴冠中二位先生曾联手促成首届“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暨学术研讨会”的召开。5年后的第二届展会上,他们再度聚首,共同出任学术委员会主席。究竟什么力量使得他们对艺术与科学的内在联系深信不疑?李先生当然仍有他的例证:1924年,数学家波利亚(Polya)归纳出二维空间中的17种对称形式。而后,在位于西班牙格拉那达的阿罕布拉宫(Alhambra de Granada)中,科学家们找到了全部17种对称的应用。作为西班牙回教艺术的瑰宝,这座宫殿与几个世纪后才诞生的数学法则遥相呼应。

  吴先生则指出,艺术、科学两大界的亲和力本就存在,只是人们不知不觉。这里要区分的概念是“技”与“艺”:画技、科技似乎共性不多,艺术思维和科学思维间却有着相似的探索和追求。它们实质上是一对揭开疑窦和澄清奥秘的战友,其统一性见证于思想推翻成见、创造未知之时。

  作为启发,吴先生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他想通过写“曲”字来展示“曲之美”,表现字义与字形间的关系,可是写了许多都不够“曲味儿”。后来,他尝试在“曲”字中间加了一横,曲之意味反而油然而生。吴先生将这个自造的“曲”字挂在家中墙壁上,来客进门,无不念诵:“哦,曲。”竟没人发现它是错字!

  “所以我曾说,‘错觉’是艺术之母。这个说法应该由科学的分析来得到承认。”吴先生在演讲结末抛出的观点陈述周密,赢得一片掌声。

  这时,有趣的一幕出现了:首先演讲的李政道先生再次走上讲台!他风趣地说,适才吴先生的一番话“打到了”他心里,因为X射线、慢中子等物理学发现正是由于“错误”才产生的。新发现和成见之间必然存在冲突,所以,有成见的人眼中的“错误”,也许是创造而不是错误!为了这一感悟,李先生特意向吴先生致谢,全场观众则对这一意外而奇妙的插曲再度报以热烈掌声。

  在总共不到25分钟的发言时间里,两位八旬老人的话语举止无不警醒深刻。正如开幕式主持人、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所言,他们的友谊、演讲和相互呼应,本身就是艺术与科学交融的精彩范例。

2006年11月13日 13:43:0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