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是知识的源泉

何红建(1981级)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561-1626)的名言标志了自西方文艺复兴以来近代科学文明的开端。在我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近代物理专业的80年代初期,这句话是对那个时代精神的深刻表征,它极大地鼓舞了我们那一代学子对知识的追求。虽然培根的话阐明了知识的深远意义和作用,但它尚未给后人指明探索、获取知识的根本途径。我想我可以把自己二十几年来的感受和认识总结为八个字:“创新是知识的源泉”,并把这作为对老培根谆谆教导的一个补充。我很高兴有机会在工程物理系50年系庆之际与大家共同分享这八个字。

    还在大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我已经不满足于机械化的课程学习和考试,我开始在课余和假期大量涉猎更深入的物理学知识和问题,其中就包括狄拉克(Paul Dirac,1902-1984)的《物理学的方向》。当我开始本科论文研究时就已经能够独立地发现新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案。我的本科毕业论文题目是《用直接蒙特卡络方法研究硅(锂)探测器响应函数的相互作用机制》,它既涉及理论分析计算又要进行响应函数的实验测量,结果发表在国际核物理的权威刊物Nuclear Instrument & Method上,其模拟精度比美国North Carolina大学的研究组提高了5~10倍。迷信权威是学习与创新的一大误区和障碍。庆幸的是我一开始就总是对书中的论述抱有深深的怀疑与批判,这种精神导致我在后来的博士论文研究中发现美国Berkeley大学的权威论文中的错误并系统建立了新的严格解决方案,我的论文是迄今为止国际上该领域发表在最权威物理学杂志Phys. Rev. Lett. 上的唯一论文,并作为经典被国际同行大量引用。虽然我毕业以后又做出了多项更有创造性的工作,但我的博士论文完成于90年代初期当北京和清华的科研条件及环境还远远落后于美国的时候,我那时还要面临与美国Berkeley和Harvard大学同行的激烈竞争,并且超过了他们。论文期间我也很幸运能得到我的本科论文导师尚仁成教授和博士论文导师邝宇平院士的悉心指导。

    过去15年中粒子物理同核物理以及宇宙学与天体物理的研究前沿愈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取得了一系列富有革命性的进展。我很幸运能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分别学习研究核物理和粒子物理,又在毕业多年后回到它们的交叉领域 -- 中微子物理。 今年春我指导了本科生葛韶锋同学的学士论文,研究中微子物理。他敢于攻克和超越国际物理学大师的最新成果,并对中美合资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将要测量的关键参量θ13作出了具有普遍意义的新预言。其论文已被评为“清华大学优秀学士论文”,他还同时荣获“清华大学叶企孙奖”和“北京市优秀毕业生奖”。我想他已经牢记了“创新”二字。这也是我对我的三名博士后的教导,他们中有两人毕业于中科院,另一名日本籍博士后来自Osaka大学。

    我为能在毕业十多年后从美国回到母校和母系工作而欣慰,我尤其高兴能赶在划时代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 (其总造价为77亿美元)即将在西欧核子中心CERN竣工的前夕。LHC将揭示物理真空的本质和一切基本粒子质量的起源,这是我目前的主要研究方向。LHC的成功建造和明年的正式运行就是工程与物理的结晶,它证明了物理与工程、理论与实验的紧密结合、相互依存和促进。LHC是人类有史以来探索自然界物质最深层次结构的一个伟大创举,美国著名的“The New York Times”在最近一篇专栏文章中把LHC上预期的发现称之为“A new glimpse into the workings of the Mind of God”。国际物理学界和各国政府一致认为,LHC在今后20年中将把粒子物理带入一个举世瞩目的黄金时代和新纪元。最后,我衷心感谢国家、学校和工物系在引进人才、大力推动尖端学术与科技发展方面的卓越努力,我真诚感谢各位领导和长辈尤其是我的博士论文导师邝宇平院士多年来的热情关怀和帮助。我有幸成为工物系第一个“百人计划”引进人才,最近又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今年五月中国科协和中央组织部、人事部还授予我“中国青年科技奖”的巨大荣誉。我对此心怀感激,让我用下面的话作为结束来与大家共勉吧: 创新是研究的生命,创新是知识的源泉。

2006年10月17日 13:49:1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