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种视角看中国经济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第一副院长 钱颖一

  2005年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年。如果一个从火星来的人到了地球,来观察世界上各国的经济情况。来观察中国,他会看到什么?他看到的是中国经济空前的繁荣。他看到拥挤的餐馆,得出了消费旺盛的结论;他看到了繁忙的建筑工地,得出了投资强劲的结论。同时他也看到了非常繁忙的港口,那么他知道中国的出口非常强盛,因此有过经济学训练的火星人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的经济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的确非常繁荣。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你去询问中国国内的人们,会发现国内的人似乎是感到空前的困惑,不仅是企业家感到困惑,政府官员感到困惑,连一贯非常自信的经济学家们也感到困惑。

  今天我想说明的是,有一些我们引以为豪的,其实并不那么特殊;有一些我们感到特别困难的,其实其他国家都存在,或经历过;有一些我们感到习以为常的,却不知道是我们特有的——关键在于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比较。我想举两个具体的例子来看中国的一些基本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我们总是说中国是全世界经济增长中最快的经济体,甚至说这是奇迹。然而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并不特殊,也非奇迹。这完全取决于以哪一年作为起始点。我们的习惯总是以1979年作为起始点,但是在一个外面的人来看,并不是非要取1979年为起始点。事实上如果我们取1965年或者是1970年作为起始点,中国的经济增长在这一时期并不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大家可能都猜不出,它是南非北面的博茨瓦纳。事实上博茨瓦纳在过去30多年,一直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它的经济增长更像一个奇迹。所谓奇迹就是经济学家很难用现有的因素解释的。比如说中国地处东亚沿海,博茨瓦纳地处非洲内陆,地理位置对中国非常有利的,对博茨瓦纳则非常不利。为了看清这个问题,我们还有另一个比较方法。如果我们以各个国家起飞的第一年作为原点,比如中国是1978年,日本是1950年,台湾地区是1958年,韩国是1962年,按照人均GDP购买力平均来比较,我们发现中国也不是增长最快的。

  第二个问题是从增长引出的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问题,就是中国的收入分配问题。这一两年中,大家对中国的收入分配差距非常关切。作为衡量收入不平衡的重要指标,中国的基尼系数在逐年增加,已经到了0.45。这种相当不平等的状况,甚至超过印度,引起了社会上的很多忧虑。但是对于这个数字也需要仔细分析和比较,我们要知道什么是世界各国一般的问题,什么是中国的特殊问题。最近的研究发现,在过去20多年中,也就是从80年代以后,全世界的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大国,包括中国、印度、美国,欧洲、非洲的一些国家,每个国家的内部收入分配都变得更不平等,这说明不平等的上升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但是大家可能不会想到,虽然每一个国家内的收入差距变大,但是全世界的收入差距是在变小。这对我们是很多的启发,如果把中国看作是很多经济联合体组成的,就会发现,我们的收入差别是在地区和城乡之间,如果把贫穷地区和乡村的收入提高的话,尽管城市内部的差距在扩大,仍然有可能减少全社会的差距。那么什么是中国的特殊问题呢?就是中国的腐败指数相当之高,这是形成收入分配差距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通过这样的比较可以使我们从泛泛的忧虑不平等转而把目光集中在打击腐败、鼓励竞争、帮困扶贫、创造平等机会上来。

 (摘自《中国企业家》2006年第1-2期合刊 )

2006年03月01日 12:42:5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