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生在清华经管

经管学院 刘颖

  目前清华经管学院在校生中共有台湾学生13人,其中硕士1人,博士4人,MBA同学7人,EMBA同学18人,这些台湾同学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清华学子共同学习生活在美丽祥和的清华园里。


   周荃:在北京清华读EMBA――不虚此行

  “我来自台湾,我有一个梦,为两岸搭建一个沟通的平台,让国际瞩目,让中国人在21世纪扬眉致富”。2003级EMBA同学周荃女士在台湾立法院曾做过9年的的立法委员,9年的电视台记者、主播,来清华读EMBA前,还担任原台湾真相电视台董事长并兼职“周荃泡咖啡”栏目主持人,现任台湾财团法人贤德惜福文教基金会董事长。

  来清华读书前,周荃几乎就是一个电脑白痴,但是前天,她刚刚自己使用电脑完成了五万字的毕业论文并交给了老师,她非常欣喜,“一直觉得上学写论文,这些是孩子们的事,没想到已离校20多年的自己居然可以做到,并且是在北京,在中国第一校――清华的校园里做到”。

  事实上,周荃不仅用电脑写出了5万字的论文,而且据导师说,她的论文选题,目前在大陆和台湾学界,似乎还没有一个人做过这个题目《企业与媒体关系管理研究——两岸企业与媒体案例分析》,主要研究企业与媒体的互动关系。选题源自个人经验,周荃说:我是劳方又是资方,是劳工也是企业主;是采访者又是被采访者,是采访企业的媒体又是被媒体采访的企业;劳方的“苦”资方的“痛”,劳工的“欢喜”企业主的“收割”,妙哉!您能想象吗?居然我通通都尝过。”而作为台湾同胞,又有对大陆的观察……这些经历,让她觉得是老天的厚爱,也是难得的机缘,所以再困难她也要把这个题目设法做出来并做好。她谦虚地说虽然文章写得很粗浅,但她很高兴能开这样一个头,她說:“在海峡两岸甚至西方各国,无论是学界——新闻传播类的文学院与企业类的商学院,或是企业界——媒体业界与其它各企业界,有关这方面的研究,基本仍处于空白状态,期盼后学的初探,能够引起两岸学界、媒介与企业界的重视与思考,并希望能让这个问题推而广之,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周荃是乘飞机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的招生信息的,虽然开学后的第一个月就赶上了“非典”,之后她所在的公司又出了一些事情。虽然上课很辛苦,但周荃觉得收获颇丰——“对于我个人的生命来说,是为自己充电加油的一个过程。其二,也让我有机会在课外认识很多精彩的人,丰富我的人生。其三,我自己经营媒体,并且也做记者主持人,而清华EMBA同学,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都是很好的现成的采访对象”。

  周荃鼓励台湾同胞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到大陆学习,或是走走看看,她相信他们一定会满载而归。“其实只要跨个台灣海峡,就跨上了另一个更大的舞台,这里有来自世界頂尖的500大企业及各国、各个领域的人!她说:与其跟着浪头走,不如让浪打着你前行,在大陆这片热土上,不仅台湾同胞可以为自己创造契机,而且会和大陆同胞共同创造“中国人的世紀”!

  身为北京清华大学台湾同学会会长的周荃,读书之余,也致力于搭建两岸学子沟通的桥梁,前不久,台湾清华大学EMBA同学完成北京清华之行,到清华上课,并在她的助力下,参观了中国网通、中国联通等企业。


陈致中:在清华经管学院拿博士学位关卡很严

  2004年入学的企业管理专业博士生陈致中同学在选择到哪里读博士时颇费了一番脑筋,“在台湾研究生的高学位教育有些陷入了瓶颈状态,如果到国外读书,毕业后能否找到好工作也让我有些担心,而大陆的发展形势很好,有很多机会,更不用说到大陆读书本身就是一种人生阅历的财富,而如果再能拿到一个清华大学的博士学位,对我而言就更加难得与宝贵”。

  陈致中说,学院及导师在教学辅导上对他一视同仁的,并没有因为他来自台湾就有特殊的厚薄礼遇,他说台湾同胞对大陆的看法仍然比较保守,但随着交流的越来越深入,民众对大陆的了解会越来越充分,台湾民间的心态也会慢慢调整。

  陈致中同学觉得在北京清华拿到博士学位的关卡相较台湾而言显得有些严格,比如除了课程考试,做论文,在期刊上发表文章之外,还要求学生参加一定的社会实践,要听至少三场的学术或其它主题的讲座,尽管看起来有些烦琐,但他认为这些规定也不无道理,比如这学期他听了几场学院组织的讲座,感觉非常有收获。


Jerry:我喜欢这里的天大地大

  Jerry来清华读MBA前,在台湾一家企业做老总助理,由于公司在大陆设有分支机构,所以他经常陪同老总来大陆洽谈商务。2000年第一次来到清华,清华园给他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当我站在清华礼堂前的大草坪前的时候,那是一种天大地大的感觉,我当时就想如果我今后所处的环境不一样,人生的规划可能也会增添一些不一样”。后来公司派驻他到大陆协助管理公司业务,但他觉得毕竟对大陆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如果能有一段时间专门在这里读书对他今后的发展会更有帮助,他把想法向公司说明,公司也很支持,于是他以停薪留职的方式考取了清华的MBA。  

  在Jerry看来,两岸MBA教学中最大的不同是台湾的MBA招收应届本科考生,而在大陆必须要求有三年工作经验;在台湾,MBA并不是独立的一种学位,它跟普通的研究生是一样的学制和学位,一样的师资;台湾的MBA更侧重于人文的课程,对“计量”这方面的课程并没有非常“死”非常严格的规定,而在大陆,这些课程都是必须要学习和考量的,所以对于以前是平面传播教育背景的他来说,碰到计量微积分之类的课程就会有些吃力。Jerry 还有一个建议,“在台湾的政治大学,MBA和EMBA同学有时候是在一起上课的,以这种方式扩展人际关系,EMBA同学借此机会认识并招募人才”,他自己就知道这样的例子:台湾一位EMBA老总在与MBA同学一起上课的过程中,听到一个学生提出一个很好的创业意见,于是这位老总就出钱让这位同学去创业,结果现在他出资的这个公司已经成为上市公司。

  Jerry毕业后很希望能在大陆发展自己的事业,他喜欢大陆天地的广阔,环境的纯朴,人们来自五湖四海,讲话南腔北调……“大陆经济发展呈现蓬勃的发展势头,就好比大海里的鲸鱼,只要附在他身上,就可以追赶上时代的浪潮”。

(编辑 魏磊)

2005年05月12日 12:19:2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