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水利专家沈之良提出圆明园防渗工程改造方案

科学时报 2005-4-22 刘英楠

   近日来,圆明园维修整治的湖泊和水系的防治工程引起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国家环保总局为这一问题多次召开各种座谈会、听证会,聆听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呼声。

   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沈之良50多年来为我国水利教学、设计、施工等做出了大量贡献。自1990年以来,从浙江鄞县它山古堰整修设计,到四川乐山大佛整治维修咨询,他对我国文物保护工作投注了巨大的热忱与智慧。这一次,出于对圆明园遗址公园的爱护和关心,80高龄的沈之良又对接近尾声的圆明园防渗工程,提出了自己的分析和解决方案。

   合理防渗十分必要

   “如果一处文化遗址,例如圆明园遗址公园,出现地下水位下降、湖泊水系渗涌增加的情况,施行合理的防渗治理当然势在必行。”沈之良首先表明,从水文科学的原理出发分析,圆明园遗址公园施行防渗工程值得肯定。

   他介绍,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市人口逐年增加,到目前为止已接近1500万人。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工农业用水激增,地下水开采过度,造成地下水水位逐年下降。“以圆明园为例,在上世纪40年代,园中冒出的地下水水柱可高出地面0.5米~1米;但自上世纪后半叶起,这一现象不复存在。这就充分说明地下水位的逐年下降。而随着地下水位的下降,使地表湖泊和水系中的水渗漏相应激增。”

   沈之良表示,仅从水文科学和水利工程的原理出发,为了维持湖泊和水系中的水位,对湖泊和水系采取一些合理的防治措施,是合理而且必要的。

   备选方案原本很多

   沈之良表示,虽然现代工程要达到防渗目标有各种各样的方案可供选择,但具体施工中必须因地制宜,综合考虑其技术可行性、对环境的影响程度和经济上的合理性。

   沈之良介绍,对圆明园遗址公园而言,可以考虑采用粘土防渗铺盖法,即先在保护地层上铺30厘米厚的粘土,再在顶部铺设50厘米厚的砂石料保护层。由于粘土颗粒的粒径为0.005毫米,是经长期风化后形成的,在各种方法中使用寿命最长,而造价也因可以就地取材而最低。另外,采用粘土浆液浅层灌浆的办法使湖底表层砂土增加不透水性等,都是可行的备选方案。

   然而,也许是为了达到最佳防渗效果,圆明园湖泊和水系的防渗采用了“土工膜”法。沈之良表示,如果施工可靠,该膜建成后将使湖泊和水系底部“滴水不漏”。这种情况下,湖底和水系底部的地层土壤极端缺水,自然会导致所有动植物的彻底灭绝,直接影响到自然界的生态平衡。所以这种防渗措施显然存在问题,引起人们争议是必然结果。

   羊已亡,牢更需补

   那么,现在的圆明园防渗工程是不是应该全部摧毁、从头来过?

   沈之良表示,鉴于目前防渗膜已基本铺设完毕,耗资近2200万元,在这种“木已成舟”的情况下,为了不浪费国家的投资,还是可以制定科学的施工方案,把已有的工程设施较好地利用起来。

   沈之良详细介绍了这一“不使2200万元打水漂”的施工方案。他说,现在可以增设一定数量的竖直排水渗井,保证湖底和水系有一定的渗透能力,来维持生态平衡所需的供水量,同时又不致引起过大的水量损失。具体施工中,可在湖底和水系底部,在一定间距如5米~10米的距离,打造直径1米的排水渗井。井筒可用竹篾编织而成,筒内装以卵石,以形成湖泊或水系与其地层间的渗漏通道。当然,井的数量可随实际动用情况酌情增减,以把渗水量调节到最合适的程度。沈之良说,这一施工方法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在国内小型土坝施工中得以采用,应用效果甚为显著。

   沈之良最后表示,圆明园管理单位在整个遗址公园的整治维修工程中,应严格遵守国家公布的有关法律和条例,更应尊重相关专家的咨询意见,而不能片面地凭少数人的主观意志办事。

   “所有这类至关重要而且投入巨大的施工项目,必须在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按照公众参与、专家论证和政府决定相结合的行政决策机制行事,使项目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早日取得成功。”沈之良说,“这是我现在最真诚的希望。”

2005年04月22日 10:11:3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