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校长“会诊”中国高校人才问题

新华社 2004-8-6 熊争艳

   新华社北京8月6日专电(记者熊争艳)

   孙中山说:人能尽其才则百事兴。

   邓小平说:珍视人才,人才难得呀!

   江泽民说: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要实施人才战略。

   “人才”也是正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上100多位海内外校长们热烈讨论的话题之一。坦言受人才问题困扰的中国校长们普遍认为,人才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大学的兴衰,教职人员的质量从根本上决定了大学的教学和科研质量。

   筑巢依旧难引凤 千方百计要纳贤

   地处内陆的南昌大学是江西省唯一一所进入教育部“211”工程的大学。参加本届校长论坛的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博士告诉记者,人才已成为制约南昌大学发展的一个瓶颈。每年南昌大学都在高层次人才引进方面投入很大,但效果仍不尽人意。

   “针对高级人才青睐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这一情况,我们正着手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建立研究院,这样人才既可为我校所用,又可以满足他们对地域的要求,”周文斌说。

   除了地域这一因素外,还有诸如学校科研条件不理想、生源质量不高、学术气氛不浓等问题,影响着欠发达地区高校的发展。

   安徽大学校长黄德宽说:“我们学校很难聘请到知名教授和学科带头人。目前,我们只能稳定现有骨干,从学校内部培养人才。”

   “我主张‘软性’引进人才,不转人事关系,只求吸收人才的学术思想,发挥他们的实际作用……”辽宁大学校长程伟说。

   有识之士认为,这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招贤新观念有助于使更多高校共享稀缺的高层次人才。

   “进口”虽宽“出口”窄 “终身制”应被淘汰

   上海外国语大学校长戴炜栋说:由于具备鲜明的办学特色和显著的外语优势,该校在人才选择上的主动性很强。但令学校领导挠头的是:如何对待那些业绩平平、不思进取的教职人员。

   这不仅仅是上外的问题,更是中国高校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缺乏有效的激励和淘汰机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些高校正在从一些锐意改革的国内高校和海外同行中借鉴经验:

   据了解,北京大学已破除平均主义大锅饭体制,代之以“择优扶重、优劳优酬”的岗位激励体制,并实施“岗位聘任制度”,彻底取消了终身制。

   在美国最富盛名的哈佛大学,只有40%的教师享有终身职位。

   牛津大学第一副校长麦克米伦说,牛津的教师首先要通过5年试用期,然后才可能被终身聘用。此外,牛津正在考虑再引入一个二级考核制度,即在教师试用期后,获得终身职位之前,对教师的学术、教学等水平进行考核,以期通过这种更为严格的晋升机制来鼓励教师进行学术研究,提高科研水平。

   海外伸出橄榄枝 北大清华也不易

   虽然与中国其他院校相比,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顶尖大学占尽了人才优势,但它们也并非“稳坐钓鱼台”。北大、清华、复旦等名校就要与海外大学“抢”人才。国内大学不管怎样争夺人才,都是在为中国的教育科研作贡献,但如果这些人才流到了国外,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北大校长许智宏说:“在引进国际顶尖的外籍学者方面,北大、清华还落后于世界一流大学。”

   中外校长齐聚首 建言献策谋“破题”

   面对中国高校的人才问题,面对中国校长的深切忧虑,外国校长们踊跃建言:

   针对中国内陆和偏远地区高校人才稀缺这一情况,麦克米伦建议,中国政府应给予更多政策倾斜,以确保中西部发展一流大学。“中国必须将这一方案列入教育事业的长远规划中。”

   外国校长充分肯定了中国实行的“长江学者计划”等人才引进和培养项目,称“这些项目可以有效地解决中国各类不同院校所面临的人才问题”。麦克米伦说:“要是能将外国专家纳入‘长江学者计划’,那就更好了。”

   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温表示:美国高等教育中的人才竞争非常激烈,流动性也很大,所以美国大学通常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优化学校条件,并建立更灵活健全的机制来吸引更多人才。

   尽管中外校长对高校人才问题所持的态度不尽相同,提出的方案也千差万别,但他们都强调,真正志向远大、学术成就非凡的学者最看重的是良好的科研条件和浓郁的学术氛围。

2004年08月06日 14:44: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