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牢记历史使命,发扬艰苦奋斗精神,运用科学方法,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贡献

——余寿文教授在我校第25期博士生学术论坛上的讲话录音摘要

和各位年轻的学人在一起,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今天要和大家先讨论一个问题:在座的这样一个年龄段的博士生们,你们肩负着什么样的责任。各位博士生在进行自我设计的时候应该想一想,我自己所肩负的责任,我该如何去实现这一责任。作为一个老师,我也培养过很多研究生,我今天想和大家带着这个问题进行交流。

我想对力学系的同学说说。同学以后可能不完全从事力学的工作,但是作为现在力学系的一名博士生,你应该纵览力学的过去和现在到底怎么样。当我们在农业社会的时候,人们根据当时的要求,进行不断地观察,诞生了牛顿力学。在工业社会初期,蒸汽机发生革命的时候,由于需要,诞生了刚体力学。当人们进一步进入到工业化社会后,出现了连续介质力学、弹性力学。在20世纪,随着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力学达到了黄金时期。当人类进入信息和生物时代,我们的力学将会消亡吗?大家在进行自我设计的时候,应该纵览千年力学史,然后问自己力学的发展将向何方,科技的发展将向何方?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要结合历史,用历史的观念来看待力学,就不会在设计的时候“只看到明天而看不到千年”了。

大家知道,中共十六大的文件中把教育分为三个层次。“我们要培养亿万个高素质的劳动者,我们要培养千万个专业技术人才,我们要培养一大批能够创新的高层次的人才。”在座的各位,作为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你们在这三个层次的位置是清楚的。你们是中国青年中的佼佼者。你们应该继承中国的传统,肩负中国民族复兴的使命。清华大学的历史上有三代人唱过和正在唱不同的毕业歌。30年代末、40年代初的时候,同学们唱起了“我们要做国家的栋梁,走向民族解放的战场”。当时的西南联大,条件十分艰苦,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培养出了两弹元勋。没有他们这么一代人的努力,今天中国有这样的国威吗?我曾经问过两弹元勋中的部分人为什么回国。有人说:不管怎样,我记得岳飞和文天祥。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使得中华民族的好的传统没有全部传承下来。人才的断层可以很快恢复,但是精神的断层是需要用很长时间来恢复的。第二代人是文化大革命前毕业的一代,唱的毕业歌是:我们的面前是无边的旷野,我们的身后是崭新的厂房,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战斗着奔向远方。我们在座的年轻人不会重复我们那个时候的现实,但是这样的一种精神需要传承下来。现在该伦到在座的各位了,你们这一代应该唱什么样的毕业歌?我想就是应该唱“创新”、“民族复兴”的毕业歌。中国现在是一个机械制造的大国,但是其中很多知识产权都是国外的,其中很大利润都被国外拿走了。你们这一代人,应该用自己的只是,用自己的创新,把更多的产品变成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争取更多的利润。我想问大家,你们准备怎么样去唱你们的毕业歌?

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责任感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去实现和完成这一责任。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当你们到了60岁,再回首往事的时候,就会发现博士阶段正是你们人生应该拼搏的岁月。王国维先生曾经这样描述做学问的三个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众里寻她千百度,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有一个老师,黄克智院士,60年代的时候,新清华上曾经以这样的标题来描写他“积跬步,成千里”。我的一个学生,冯西桥博士,新清华上曾经用“苦心人,天不负”的标题来描写他作学问的态度。也就是说,你们在立了志之后,都要经受这样的困难的,甚至是拨皮掉肉的洗礼。没有这样的洗礼能成其大任吗?以后你们这些博士生毕业后都要独当一面,没有这样的洗礼,你们不可能当其大任。

希望同学们在治学的时候应该注意有一个正确的方法。每个人的领域不一样,他的方法论不一样,但是他有共同的部分。今天,你们碰到新的时代,方法论非常重要。力学已经和物理中的各个方面强烈地交连在一起了。对二十一世纪学生的物理和生物基础应该进一步强调。

最后我想送同学们三句话:第一,记住我们肩负的历史责任;第二,要发扬自强不息的精神,艰苦奋斗的精神;第三,希望你们很注意方法论的学习。(力学系 张香春 编辑 聿才)

注:余寿文教授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现任清华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副主席

2002年11月25日 11:26:3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