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赏春”:春天拥抱清华,也拥抱你我

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将镶在红墙上的窗户照得明亮,鸟儿在灰青的屋檐上婉转清啼,当校河携着微风汩汩流动,荒岛比昨天又添几分绿意。清华园里,踏着轻快的步子,哼唱着无声却动人的旋律的,是春的到来。

宅家的你,一定想念花影摇窗的校园时光。

今天,即使身处五湖四海,仍要赴这一场春日的约定,将满园春色尽收眼底,感受水木清华众秀所钟。让我们一起“云赏春”,过一个最特别的植树节!

今日的北馆异常安静,却依旧清丽俊雅。风拂过它笔直的线条,空气里便充盈一阵清冽香甜的芬芳,寻香而至,隐藏在人个头般高的灌木中,你得凑近了仔细瞧才能看见它花瓣上莹白里透着的粉,过了蓓蕾初绽的时节,它大方地伸出雪白的蕊,顶端是鹅黄的尖。这一丛丛郁香忍冬,在冬天里攒足了劲头,迎着春寒就率先吐花展瓣,硬是比迎春花都更早一头。在北馆玻璃幕墙的倒影里,它化作点点繁星。

近春路上,停下匆匆的脚步,驻足片刻便可瞥见于风中飞舞的那一瓣梅,穿越三千年的绵长岁月,历经诗熏墨染。这一朵带着“摽有梅”的情意,那一朵从元代有爱梅成癖之称的王冕的九旦山“出走”,从《南枝春早图》中现身,还有烈火硝烟的年代寄托着革命壮志的一曲红梅赞歌……

此时此地,清华园里的梅不似燃烧着的烂漫,那挺立于料峭春寒中的一树树,枝瘦花薄,点点白梅,像水墨染出的清幽冷艳,是诗词雕琢的冰肌玉骨,隔着屏幕也仿佛能闻到劲峭冷香。

移步绿园,简直像进入了一个微缩版的百卉园:芬芳馥郁的望春玉兰、清香淡雅的忍冬、素面粉黛的山桃,绿地里还藏着些斑种草和二月兰。耀眼的大片金黄,令人傻傻分不清楚的是金钟花、迎春花还是连翘。以果实的药用价值出名的连翘,其实也是早春极佳的观花灌木。灰褐色的枝上,四瓣棱形的叶片凑在一起就成了一朵精致的金色花,让人挪不开眼。连翘胜在繁多,上百株聚在一起,金得晃眼,人们干脆管它叫“一串金”了。

再看一看紫堇,当我们饥肠辘辘跑进清芬园,再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出来,可曾注意过这玲珑多姿的小小花朵?紫堇的卵型花序摇曳着,下花瓣细长狭窄,向上由白色过渡到淡紫,开出宽展的花冠,像一只微型小号。微风过境,一串串轻摇起来,姗姗可爱。它又名楚葵,也被称作断肠草,但置身这美味飘香的烟火气中,哪里来的半点断肠呢?

秋收冬藏,春回大地。

那些装点了园子每一个角落的瑶花琪草,还有不懈抗击新冠肺炎的每一个人,都在这场盛大的回归中贡献了力量。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阴霾渐散,当春风又绿清华园时,“明月照我还”的日子也指日可待。在线课堂上,学生和老师们共同期待着,在一树树花开似锦满园春色的时候再次相聚清华园,触摸她的一草一木,体验她的四季变换。


    文字

    韩瑞瑞


    图片设计

    田蕾


    编审
    许亮   程曦   张歌明   张莉


    栏目统筹
    程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