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实验室首席研究员郑址洪:让未来更好,就是让一切更好

郑址洪(Jihong Jeung)

1962年6月生于韩国。2019年1月来校工作,任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首席研究员。从事人机交互和数字媒体设计相关领域研究30余年,是韩国最早一批研究人机交互的专家。曾任三星电子集团无线业务部副总裁,负责三星相关应用程序以及可穿戴设备的用户体验设计。曾任韩国人机交互协会主席和韩国社会科学设计董事会成员、三星艺术和设计学院教授。2015年-2018年,作为韩国国家文化体育观光部项目总监,负责政府文化科技研发项目的规划、管理和商务拓展。

推了推伍迪·艾伦式的圆框眼镜,郑址洪欣然谈起最珍爱的研究。

采访近一个小时,他一直保持身体前倾、后背挺直的姿态。聊到兴奋点,肢体语言也丰富起来。正如学生点评,郑老师永远“在春天里”。

1985年大学毕业的他,是韩国最早一批专门研究人机交互的设计师,曾任韩国人机交互协会主席、三星电子集团无线业务部副总裁。30余年的业界经历,郑址洪所从事的研究是这个时代最前沿和时尚的谈资之一。

如果要从技术层面来解释人机交互设计,其实并不难,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让设备更好地知道人的需求。正如电影《大佛普拉斯》里的旁白: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类可以登上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彼此内心的宇宙。

郑址洪说,他致力于解决的,正是如何让设计更好地造福于人类。

2019年初,郑址洪全职加入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担任Aging+eXperience实验室主任,致力于开发及优化适老设备以提升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每个人都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残疾人如是,老年人如是。用余生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的最大心愿。”

从韩国到中国,郑址洪的设计初心从未改变。他所从事的事业,炫酷,亦是温暖的。

【对话郑址洪】

记者:什么机缘让您选择到中国,到清华任教?

郑址洪:1985年我在美国读硕士,读书期间花了大量时间去旅行和探索,感受不一样的东西文化。后来做人机交互,在工作中逐渐发现,其实同属东方,亚洲各国的文化差异也很大,而我却知之甚少。

以筷子为例,日本的筷子一般为木质,长度较短,筷尖尖锐;韩国筷子的材质主要是金属;而中国的筷子长度最长,尖端比较钝,材料也不局限于木质。三个国家筷子的差异源于饮食文化的不同,那么在这背后,人们的生活又有怎样的不同?好奇与探索,我想这是一位设计师的必修课。

所以当未来实验室主任徐迎庆教授提出邀请时,我很快便答应了。清华是亚洲最好的大学之一,30年前我就来过这里,对校园的摩登建筑印象深刻。清华的学生都很聪明,富有创造力,让我感到自己也充满能量。此外,我很赞赏未来实验室产学研结合的理念,想把更多交互设计的经验分享给下一代,在自在的环境中专注地从事热爱的事业,这是我所看重的,于是就来了!

记者:当前研究方向的选择,有怎样的心得?

郑址洪:过去几十年,我都在从事人机交互领域的用户体验设计,通过科技手段帮助人们把生活变得更好。当今,随着人类寿命延长,人口出生率降低,老龄化已成为世界性难题,也很可能会成为未来世界恒久的常态。关注这个日渐庞大的群体,用科技手段和设计方法帮助他们更好地跟上时代的脚步,拥有一个高质量的晚年生活,这是我正在做的。

在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中,研究团队来自交叉学科的多个领域,设计学、计算机科学、材料学、心理学、甚至有科普作家身份的青年科学家,研究会更加人性化与特别,对此我充满期待。

记者:您会如何向年轻人描述您眼中的“设计”?

郑址洪:我在工作中曾接触过一位7岁的小男孩,他先天残疾,没有四肢,但渴望像同龄人一样使用电子产品。于是,我和团队为他设计了一个特制的触摸屏,可以让男孩通过嘴含触控笔的方式来使用。但是他无法站立和坐立,我们又为他设计了一个四周将其正好围绕的椅子,防止摔倒。在男孩开始使用设备的那一刻,他脸上的惊奇和欣喜令我至今难忘。

设计要专注于为人类服务,我们要关注人性化设计,这是我一直强调的。小男孩会长大,椅子容纳不下他了怎么办?这个世界上很多像他一样的残障人士如何更好地生活?利用设计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很多,我们需要发现问题然后利用设计手段解决问题。

有一点我始终坚信——设计绝不是为了取悦于人,而是造福于人类。

记者:如何看待人工智能(AI)?

郑址洪:AI技术的出现给交互设计带来了改变,但AI不是一种新型技术,它更像是一个新的载体,就如同眼镜的作用是使人看得更清楚一般,借助AI这个新的载体,我们对身体的认知可以更加深入,随之从多个层面为生活带来便利。

本质上AI就是一个工具,关键在于我们怎么用它。我们需要让AI学习人的差异性以更好服务于人,而不是用隐私数据去给人类带来伤害。希望整个亚洲从事AI方面研究的科学家可以合作起来,如果有一天大家可以像筷子一样合拢起来,相信亚洲的AI研究发展会比现在更快。

记者:在培养学生上,您最看重什么能力?

郑址洪:可持续发展性。世间万物每时每刻都处在变化之中,没有任何事情逃得过时间。在设计领域,大环境时刻变幻,用户和相应的技术也处在不断变化之中,因此设计师需要不断更新、挑战,重新设计。

希望我的学生可以不断学习、不断尝试,并学会接受失败。我发现,中国学生大多不太喜欢失败,他们喜欢正确的结果,持续正确的确会让人快速进步,但从跌倒了、碰到困难中学习也是难得的成长,从这个里面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

记者:未来实验室致力于探索人类的未来,在您的构想中,未来社会是怎样的?

郑址洪:科技加速了社会进步,但不可忽视的是,也会让社会产生分野。到北京工作后,我时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寒风瑟瑟中,一位老太太站在马路边不停挥手,但是打不到车,出租车都被年轻人轻轻松松打走了,因为他们手机中有打车软件。我站一旁很着急,很想帮助她,但是我不会讲中文。

未来社会毫无疑问,科技会很发达,为人们的生活创造无限可能。但是,对于懂科技的人来说,那可能是“天堂”,对于那些不懂的人来说,或许就是“地狱”。我们需要为未来去做准备,为每一个人,打破年龄、阶层的界限,一方面让更多人学会用新技术,另一方面要让技术更容易地为人所接受。我想,让未来更好,就是让一切更好吧。

【学生印象】

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博士生江加贝:

之前了解到郑老师的背景是三星电子集团无线业务部副总裁,所以觉得他可能会是一位非常严肃的老师。但在初次见面后,发现他非常和蔼,完全没有“总裁”气势。他非常主动地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和文化中来,如小孩子般每天对身边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同时又如父亲般对我们的生活嘘寒问暖。我们在一起不仅仅探讨学术问题,也会探讨很多人生问题。与老师在一起学习不仅对我的学术研究会有很大提升,也会为我未来的人生道路带来许多思考和帮助。

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博士生张为威:

第一次见到郑老师是在北京机场,我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去接他,并在内心演练了无数次怎么跟老师打招呼,心想老师会不会像韩剧中社长一样严肃。但是见到本人最直观的感受是也太随和了!转眼与郑老师相处也有半年多时间了,不禁感慨老师专业的广度深度和人文情怀。他的人生经历丰富,从自己创立公司到做教授、从三星到为韩国政府工作,任何一项拿出来讲都算得上“人生赢家”了。我曾经问老师为什么不继续留在韩国,而是选择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从新开始,他说他喜欢挑战,想与年轻的我们一道为人类发展作力所能及的贡献。


    文字采写

    曲田

     

    摄影、图片设计

    李派

     

    编审

    许亮   程曦   张歌明   张莉
     
    栏目统筹
    程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