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清华毕业生、“90后”CEO陈家轲:弱水无极限

记者 周襄楠 实习记者 林 茏

陈家轲近照。

  在同学们都在参加毕业前的各种聚会和告别活动的时候,清华大学材料学院2015届毕业生陈家轲还在为了公司的事情在江苏奔波。

  “忙完这边就回去,准备参加毕业典礼。”在电话那边的陈家轲说。

  电话里面沟通过很多次,他的声音总是给人以很冷静的感觉,语速不快。见到的陈家轲,黑黑瘦瘦的。一年前的那次采访中,他有时候不抬头,会觉得他在跟他面前的那本书在说话而不是在跟我们说话。

  “我原来是一个很腼腆的人。如果不是创业的锻炼,我是不可能这么跟你们这样面对面顺畅地说话的。”对此他解释道。

  如果说这个大男孩始于2013年初的创业,伊始可能有心血来潮的成分,那么走到今天,支撑陈家轲的绝对不是一时热血——从象牙塔走出,走进低到尘埃里的摸爬滚打,陈家轲已经渐渐褪去了青涩,开始了蜕变。

低姿态开始创业

  陈家轲创业的公司名字叫“北京弱水无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专注于电子电镀废水处理的创新企业,他是公司的CEO。“弱水无极”团队目前正致力于向市场推广治理工业废水的重金属捕集剂。它能与重金属离子强力结合生成不溶于水的无害污泥,有效治理重金属废水污染问题。

  而在两年的实地应用过程中,团队也发现,由于中国的污染源头的复杂性,每一种废水的污染成分都各有特点,重金属废水也不例外。

  “通常的重金属废水,还会含有氮、磷等非重金属的污染成分,我们现在正在完善我们的药剂配比方案和调试方案,帮助企业把所有的污染成分解决到最彻底。”陈家轲说。

  而这种药剂的最初来源,竟然是陈家轲在实验室的一个课外小发明——从烧杯里面,诞生的是一个环保行业的机遇。

  毕业于湖南长郡中学的陈家轲对化学始终抱有浓厚的兴趣:“当时心中一直向往清华,清华不仅有着全国最好的实验室,还有更多的机会和资源可以设计和满足我的发展方向。进入清华,打开了我的一个新世界。”

  陈家轲一进入大学,就有机会进入实验室就兴趣点进行探索。作为实验室里面年龄最小的学生,他从一开始就能够跟自己高很多层次的人学习:“并不自卑,反而如饥似渴地吸收知识,向学长们求教,废寝忘食的钻在实验室里。”

  上到硕士研究生阶段,陈家轲的“创业计划”更为清晰了。而这时,在清华大学风起云涌的创新创业氛围,让陈家轲有机会将计划变为现实。

  2013年5月,陈家轲正式在北京成立了公司,立志要将自己的技术应用于环保行业。

2013年11月,陈家轲向清华大学前校长陈吉宁介绍团队研发的重金属污水处理项目的进展。王皓冉

  为什么公司的名字叫“弱水无极”?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赞赏这种不贪婪,务实的态度。相比于很多企业取名都会偏好高大强,弱是一个比较谦虚的态度。而无极,是出自于老子《道德经》,原义是指混沌之初的状态。我们团队对创业的认识,就是一个从混沌到清晰的过程。此外,‘弱水无极’也代表我对我们团队的一个愿景:从沧海一粟到整个大海,我们的事业没有边界。”在解释自己的公司的名字的时候,陈家轲如是说。

2013年10月,在参加完英特尔全球挑战赛后,陈家轲(右二)的学生创业团队与带队教师、清华x-lab主任张帏(左三)合影。

  作为“北极光-清华”第四届全国大学生公益创业实践赛的银奖获得者, “昆山杯”第十四届清华大学创业计划大赛银奖获得者,以及清华x-lab重点孵化的企业,陈家轲一度受到了媒体的关注,并在2013年年底开赛的首届清华大学“校长杯”创新挑战赛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能够作为创业的学生代表发言,参加“校长杯”,在首届“校长杯”上拿到名次和奖励是一个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后来在参赛团队名单中却不见“弱水无极”。对此,陈家轲的解释是:“为了避嫌。”

  这种低姿态,同时也体现在陈家轲对于创业领域的选择中。一般的企业都是想做大做强,领域越大越好,对象越多越好,最好能赚“快钱”,似乎这样才能走得更远。但是,在确定创新创业领域的时候,陈家轲给出的是一个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减法线路图”:在考虑创业领域时,他出其不意地选择了很少有人涉猎,有点吃力不讨好的环保领域中的废水治理。而废水治理分为生活废水治理和工业废水治理。由于生活用水治理是政府民生工程,加之水处理难度不大,技术含量不高,也被排除在外。而在工业废水治理中,也包括化工、印染、电子电镀等各类别的废水治理,经过谨慎的决定,陈家轲决定只做电子电镀的重金属废水治理;再结合自身以及核心团队材料及环境专业的背景,他在环保工程、环保设备和环保药剂三种水污染治理模式中,仅仅选择了环保药剂这一种。

  “专注环保药剂这一项,如果我们能够做好,就已经很不错了,其他的还不敢想。”陈家轲说。

要做打不死的创业“小强”

  人类的活动会使大量的工业、农业和生活废弃物排入水中,使水受到污染。全世界每年约有4200多亿立方米的废水排入江河湖海,污染了5.5万亿立方米的淡水,这相当于全球径流总量的14%以上。而在中国,由于工业技术水平相对较低,导致资源消耗高,污染排放量较大,其中重金属废水每年排放量多达20亿吨。

  而今年4月刚刚出台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水十条”),经过多轮修改的“水十条”将在污水处理、工业废水、全面控制污染物排放等多方面进行强力监管并启动严格问责制。清华大学原校长、陈吉宁上任环保部部长以来,铁腕治污将进入“新常态”。

图为“弱水无极”研制的重金属捕集剂与除次磷剂样品。

  看似发展前景非常远大的重金属工业废水治理,实际上操作起来却面临很多的难题,是废水治理的“老大难”。虽然拥有治理重金属废水方面的专利,并且有两项技术入选工信部发布的2015年《国家鼓励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但是从实验室走向实际的应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这一段路的艰辛,是陈家轲始料未及的。

  没有一种废水是和另外一种废水的成分完全雷同的,这就需要治理废水的药剂提供者能够根据水质量身定制配方。因为如果单纯加入原始状态的药剂,很大程度上都不一定会有明显的效果,通常情况下不仅要根据现实的情况调试药剂的配方,还得辅助使用其他方法或手段。

  从实验室到工厂实地应用,治理废水共有三个门槛,每个门槛“步步高”:一是实验室能够研制出药剂;二是在实验室的“烧杯应用”中能有效降低水中的重金属离子;三是在工厂废水中试验药剂,确实能够起到治污的效果。换而言之,该领域最大的难度在于产品的应用。

  而这个过程需要反复地取水样、做实验、看效果,再取水样、做实验、看效果。

  而单是取水样这一开端就出现了不少波折,让陈家轲和他的团队吃了不少苦头。一开始,陈家轲给可能产生废水的企业负责人投寄信件,信件大致内容是介绍产品的功能和特点。而这样做的回复率仅仅只有2%,其中不到1%的人会打电话要求提供样品。最后只有0.4%愿意进行进一步的接洽。后来,他们开始尝试通过互联网进行联系,也只有零星的企业愿意进一步接触,绝大多数企业根本不给他们进一步联系的机会。

  看到两种方法的成功率这么低,无奈之下,陈家轲只好决定上门跟企业沟通,但是这种做法的后果就是不断的吃“闭门羹”。

  “有的企业一听说你是搞环保技术的,连门都不让进,怕你是记者,害怕企业的内部情况被曝光了。还有一次,有个保安就指着鼻子笑话我,觉得我一个清华学生搞推销,忒没出息了。”面对这样的挫折,他笑称,“幸好我还比较顽强。一开始会有点受不了,慢慢脸皮就厚了嘛。”

  一次次的拒绝并没有使他意志消沉,反而激发他的斗志,屡败屡战:“我本来就是来学习的嘛,就是过来积累经验的。如果这件事情进行的一帆风顺,那我还没什么兴趣了。”

  不知道被拒绝了多少次,很多次从日出奔劳到星辰满天,不记得吃了多少的白眼和闭门羹,被骂了多少次,什么清华学生啊,什么专利啊,各种的自豪感早就被碾成了粉末。每天都是身心俱疲,这样的日子让陈家轲尝到了只有在清华之外才能有的苦滋味。

  渐渐地,有些企业同意陈家轲的团队取水进行试验了,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曾经有一个位于江苏昆山的做线路板的电子产品公司,陈家轲磨破嘴皮后公司负责人才同意他们做实验。从那天开始,陈家轲就带着3个当地人每天转3趟公交,早上6点出发,晚上8点到家。现场没有空调暖风,大冷天一站就是一整天,饿了就吃两口盒饭,就这样又苦又累地在现场连续坚持了15天,做了一场又一场的调试,每天看流速,调参数,加药量,加浓度,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让废水处理的结果达标。

  期间,因为耗时颇久,还得忍受企业员工不理解的白眼。最后,这个企业还是觉得陈家轲“没本事”,产品“不靠谱”,把他们赶走了。

  这样近乎“屈辱”的经历很多,陈家轲却笑着跟我们讲出来:“我以前没搞过环保,都得从零开始学,我就是喜欢这种有挑战的环境,因为这种环境会让你成长,成为打不死的‘小强’。”

  磕磕绊绊地去了十来个工厂,团队才比较好的掌握了相关的实地的测试技术,一边实践,一边摸索,一边学习,公司的业务渐渐有了起色。

  在创业伊始,陈家轲就算是成功联系到的客户,也都没有一帆风顺就“搞定”的。曾经有个汕头郊区的企业,2012年10月联系了“弱水无极”团队,表达了对他们产品的兴趣。团队成员过去后,小试做的很成功,可是采购合同迟迟无法签订。原来,之前给这家企业提供治污产品的是一个“关系户”,采购员不愿意更换供应商,再加上“弱水无极”团队的重金属捕集剂价格定得比同类产品高,老板心存犹疑。

  老板把陈家轲叫到办公室,质问价格问题。面对怒气冲冲的客户,陈家轲耐心解释了一番:虽然产品单价是比同类的高,但是实际使用量只是别家的一半,综合算下来,成本还是比同类型产品低。可是在气头上的老板不听解释,还断言陈家轲这个清华学生人品有问题。这辈子头一次被人这么质疑,陈家轲也生气了,结果是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谁知差不多过了半年多,事情突然峰回路转,那家企业的老板给他打电话,让他前去做个终试。终试很顺利,出来的水样各项指标都很满意。最后,双方在2013年8月签订了合同,那家企业现在也成为了“弱水无极”的长期客户。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现在的“弱水无极”公司已经建立了十人的核心团队,也拥有了十余个稳定的客户,年营业额已经达到了300多万。这每一步,陈家轲和他的团队都走得艰难,但每一步,他们都走得踏踏实实。

用时间沉淀的“创业蓝图”

  在“互联网+”概念盛行的今天,属于典型的传统行业领域的重金属水污染治理,让人觉得不仅营利少,而且“吃力不讨好”。

  陈家轲坦陈,自己确实曾经想过别的道路,清华的学生获得高薪职位,或者创业时进入不用这么费力的行业不是难事。

  但是,在短暂的犹豫和徘徊之后,陈家轲还是认准了自己的方向并坚定不移地去追求。他说,行难事,必有所得。

  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陈家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业理念:不要争取做到“大而全”,而是要争取做到“小而美”,这里的美指的是“完美”。他认为,做公司要有“工匠”精神,从产品到服务,都要精心打磨,才能让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打下长远发展的厚实基础。

  “弱水无极”每接到一个客户,都会花3到6个月的时间沟通、调试。团队会先去工厂实地调研,通过小试、中试、大试,找出污染的原因——是因为在试产品跟不上水质变化,还是产品设备本身存在问题。再考虑是否存在处理时间不够,流程上出现漏洞,设计的工艺不完善等问题。他们会跟客户分析问题所在,建议他们怎么改。改之前,团队还会去现场试验。告诉客户这种改革方案的可行性。

  “很多别人没有啃的硬骨头,我们去啃了。我们帮客户考虑了很多细节,一有问题就沟通。我们既是药剂经销商,也是大夫。”陈家轲说。

  与很多创业公司大胆引入风投相比,陈家轲对风投小心翼翼的态度显得有些不入流。在过去的两年,曾经有很多风险投资找到他,都被他拒绝了:“之前拒绝风投,是觉得自己还在校,对市场了解不够,没有想好怎么用这笔钱,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对风投负责。”

  马上要毕业的他正在考虑接受第一笔风险投资:“公司运营现在不缺钱,风投的资金我主要想用在组建一支营销队伍上,让公司扩大规模。”

  有了规模,收入会增加,增加的利润会投放在哪里呢?

  “主要会投放在产品的研发上,提高药剂的配方有效性和多样性。争取保持我们公司在技术上一直的领跑地位,这样才能一直为客户实现‘最低的成本+最高的效益’的目标。”他说。

  而在公司团队的建设和管理上,陈家轲也将着重建立销售和研发的队伍,带领公司逐步向现代公司治理体系转变。

  问及即将带上硕士学位帽的陈家轲,清华7年的时光带给他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略有停顿,然后说:“就是清华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清华给了我足够的动力和强大的内心,让我有勇气去克服困难,承担责任,勇往直前。”

(清华新闻网6月29日电)

编辑:襄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5-06-29 13:56:0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