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社会服务 > 内容

  我校新闻与传播学院二年级学生李强,利用今年春节假期回家乡山西农村进行调查。短短八天时间,李强以大量的数据资料完成了34000余字的长篇调查报告——《乡村八记》。这篇社会调查报告客观、翔实地反映了处于社会转型期的晋东南农村的风貌和现实。

  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对这篇报告给予高度评价,并推荐到《人民日报》。4月3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其中的一记《二姨家的年收支明细账》。本报4月8日第四版刊发了范敬宜先生的文章《一份值得推介的农村调查报告》,向全校师生推荐阅读这篇报告。此文发表后,引起我校师生和社会媒体的广泛关注。

  李强同学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展示了清华学子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希望更多的同学能够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用心观察,用心思考,深入实际,深入生活,了解中国国情,了解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进程。

  为了让更多的老师和同学了解这篇调查报告的详细内容,本报特摘编刊发其中的部分内容。
                                                       ——编者

学子眼中的中国农村

●李  强

  1月28日下午,我踏上了回乡的旅程。此次回乡目的有二,一为探亲,我已经八年没有回过姥姥家;二为做乡村调查,这是此行的重点任务。

  此次考察的目的地是位于山西省东南部的两个县。之所以选取这两地,一方面这里有我的亲属,可以较容易地获取我想要的资料;更重要的在于两地都没有多少矿产资源,农村产业结构并不像山西其他地方偏向于煤炭等矿业,其主要产业仍为传统农业,这比较符合此次调查的目的,那就是以传统农业为主导的乡村在这个社会转型年代的境况到底如何?


老支书眼中的农民生活

  老支书是村里公认的“明白人”。对于现在的农民生活,他说了很多。
改革开放以来,生活水平确实有提高,每天两顿白面是没问题的,家家有电视,60%的家庭有电话,1/3有摩托车或是农用车。目前村里的状况就是“温饱解决了,基本生活可以保证,但仍然很穷,缺钱花。以农业为主,无矿产资源,与有煤的地方相差太远”。打工的人也比较少,30人左右,主要为男性。

  值得注意的是,分田到户以后,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户户有地种,户户不够种,人又走不开。的确,以家庭为单位的承包制是土地无法集中的重要原因,而土地无法集中,形不成规模,农业效益自然不会太高,农民收入上不去。但是,土地集中就意味着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在工商业极不发达的内陆农村,何以安置如此众多的剩余劳力?就目前而言,家庭承包制仍然是最为有效的维持农村稳定的手段,土地承包30年不变,实为明智而又无奈之举,因为目前还找不出更加行之有效的办法。

  老支书说:“单靠种植业增收不行,养殖业也不行。”问及养殖业不行的原因,老支书归纳了两条:一是扶持力度不够,资金,技术,销路等无法解决;二是农民本身没有资金。老支书把主要原因归结到扶持不力上,虽有失偏颇,但也表明,农民个人的实力有限,单凭一人之力,很难进行大规模的市场活动,也很难应对市场的变化。政府对农民应给予一定的指导;同时,农民也应该联合起来,突破家庭的壁垒,协商合作,按照市场规则来办事。当然,这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贫困中的求学之路

  这是县里唯一一所省重点中学。现在已是寒假,只有高三的学生还在补课。

  校园里有一排宣传栏吸引了我的视线:考取大学的学生照片张贴其中,一张张纯朴而稚嫩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的确,考取大学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是走出太行山的唯一出路。而下面的一则说明很有意思:根据市教育局有关规定,我校出台了对优秀学生的奖励办法:

  中考考入我校的前十名,奖励10000元~1000元。

  平时期中期末考试,年级前10名,各奖700元,10至20名,各奖300元。
高考考入名牌大学的优秀学生,学校给予重奖,考入清华、北大的,奖2万元。

  经济奖励成为对努力学习者的肯定,也的确减轻了一些学生的家庭负担(在这里读书好的大都是农家子弟,读书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投入),或许还会鼓舞其他同学。但是,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县志》中有这样一句话:“民多俭质而力农,士尚气节而务学”,道出了当地人的特点。“家有两升糠,供儿上学堂”,这个世世代代以农为业的贫困县,却被誉为文化之乡、教育之乡。早在民国23年(1934年),县域之内已有县立学校10余所,私立学校400余所,学生10300人,占学龄儿童的64%。历代英才辈出更是让人惊叹此地的文化底蕴。

  现在,这种务学之风依然留存。在一个以姓氏命名的村里,虽然住房还普遍是土坯房,但村小学的教学楼已是二层小楼。义务教育基本普及,农家子弟至少可以上完初中。

  谈到教育投入,村支书介绍说,过去村小学是村委负责,主要靠收取学费来维持运转,故而对村民来说,九年义务教育的花销还是笔不小的投入。但是,自去年实行“一费制”后,教育经费由政府补贴,取消各种名目的收费,每年每生只需一次性交纳一定量的杂费(主要为书费),负担是大大减轻了。

  支书说,现在村里小学生每年花费大约为300元,中学生大约600~700元(注:以上都指的是走读生,如果是住宿生,花销要大很多)。但是,由于“一费制”只惠及义务教育,故而高中乃至大学教育投入对村民来说仍然是巨大的负担,“现在读个高中,一年得四五千,要是上了大学,一年就得万把元,实在是上不起。”教育支出往往成为一户农家最大的支出,大约要占到总支出的一半以上。村民往往寄希望于教育脱贫,但教育往往又成为致贫的主要因素,投资教育对村民来说近似一种奢侈。

二姨家的年收支明细账

  一天吃完饭,二姨开始计算账目,我受此启发,也在旁瞧着。

收入方面:

* 农业收入
一、玉米收入:6.5亩毛收入为2613元。
二、黄豆收入:3亩的毛收入为825元。
三、万寿菊收入:0.5亩收入为448.5元。
四、副业收入:大多数村民家里都养些鸡、牛、猪之类,但规模较小。养鸡可得些鸡蛋,一般用作改善伙食,并不增加收入。养猪也不挣钱,因为规模小,但可积肥,逢年过节还可改善生活。养牛主要用于耕地,平地可机耕,但坡地不行,只能靠牛。二姨家养牛一头,去年生下一只牛崽,卖出得1000元。

* 工商业收入
  二姨家有农用三轮车一辆,平时在两个县之间来回贩运玉米等,收入要看两地的差价高低,一般年份可挣5000~6000元。

  综上所述,全年全家的总收入在一般年份为9886.5元。不过今年的工商业收入好些,收入了14886.5元。据姨父讲,家里的收入情况在村子里算是比较好的。


支出方面:

一、税费支出
  按照政策规定,应缴农业税=计税面积×计税常年产量×计税价格×7%;附加总额=正税总额×20%;计税主粮(玉米)的价格为0.8元/公斤。农业税核实后,保持长期稳定。

  根据核实的结果,姨父家所需交纳的农业税为89.38元,农业税附加为17.88元,共计107.26元。由此可以看出,农民的负担大幅地减轻,这的确是党中央切实减轻农民负担的重大举措。

二、家庭吃用支出
1.粮食:全年大概216元。
2.菜(包括肉类):所食蔬菜主要为自种的土豆、白菜等,很少买菜,种植成本大约180元。猪肉7元一斤,一年食40斤左右,共计280元。
3.油、盐、酱、醋等调味品:394元/年。
4.烟酒:无人消费。
5.燃料:692元/年。
6.衣物:人均120元,共600元。
7.电费:150元/年。
8.电话费:600元。
9.礼费:婚丧娶嫁,传统习俗,一年500元左右。
10.节日消费:此地三大重要节日(春节、端午节、中秋节)需额外花费400元左右。

  上述十项支出,共计5428元。

三、教育医疗费用支出
  三个孩子的教育投入共计8200元。家里无人有大病,平时小毛病也并不求医,只是买一些常用药品,故医疗消费一年50元左右。

 四、农机支出
家有农用三轮一辆,全年所需油料、修理、养路费用共2000元。
全家全年总收入与总支出:
总收入:14886.5元。人均年收入2481元。
总支出:15785.26元。
每年积余为
14886.5-15785.26=-898.76元

  结果令我大吃一惊,二姨家辛劳一年,竟然入不敷出!这固然有其特殊原因,同时供养3人上学,对于一户农家显然压力过大。但是,据姨父讲,他们家的收入情况在村子里算比较好的,原因很明了:姨父家的工商业收入已经占到全年总收入的2/3(一般年份为一半多),姨父说,村里大部分人家是以农业为主。二姨家的情况也反映出,相当多的农民家庭的收支状况很不乐观。尤其是教育成本之高已使一部分农家子弟望而却步,使大部分农家不堪重负。的确,办教育要花很多钱,但是,我们也要充分考虑农民的承受能力,毕竟,教育是一项有没有钱都要办的事业。


青椒之乡的玉米“情结”

  这个被誉为“青椒之乡”的村子,最主要的种植作物却是玉米。全村耕地总面积1707亩,青椒种植面积只有318亩,不及总面积的五分之一。而2002年引进青椒种植就是因为玉米的经济效益太低。

  一亩青椒可获毛收入2700~2800元,即使是一般情况也可获利1500左右,经济效益是非常可观的。而据我所知,一亩玉米即使种得再好,收入也不过五六百元。

  为什么村民会舍“高”就“低”呢?支书说:“传统观念重,农民嘛,太保守,意见无法统一。”朴素的语言中蕴含着深厚的道理。中国五千年的农耕文化,历来以农为本,而视商为末业,这是有其现实根据的。

  中国人口众多,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填饱肚子更是基本欲求。因此,重农抑商的思想至今仍然是乡村社会的主流价值判断标准。商业性的农业种植自然不会得到农民的充分肯定。种粮为本,不种点粮食,农民的心里是不会踏实的,这是自古以来形成的一种心理。

  同时,农耕文化还造就了一种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社会组织形式,在行为方式上必然要以亲情关系为纽带,做出符合自身及自家利益的选择,缺乏通过合作协商使团体利益最大化(同时也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意识。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些共同问题上,农民意见无法统一的最重要原因。而市场经济恰恰需要这种合作方式。这将是一种思想观念上的转变,其难度要远远大于实现物质的现代化。

  除了支书所说的问题之外,客观条件也是青椒无法大规模普及的原因。村中虽有耕地1707亩,但是水浇地只有400亩。而种植蔬菜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水,目前村里的农田水利设施很难和大面积种植相配套。而当初之所以引进青椒种植,是因为玉米种植很难增收。情急之下,村干部外出考察后,从具有十几年青椒种植经验的长治市长子县引进了青椒种植。

  青椒之乡今后选择何种种植策略,我并不清楚。但这却让我深刻体会出,如何使独立的个体结合成整体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其次,大山深处的村民对于市场的概念是淡漠的。商业性农业种植最重要的是选准市场,但他们只想到把青椒卖到县里,不知道去了解省里乃至全国的市场。而决定往往是依靠村中决策者的市场观念和眼光。但是农民的经营仍处于拍脑门的阶段,农民不敢担这个风险。“挣钱可以,赔钱没门儿”,这是一般农民的经营理念。

(此文为李强同学《乡村八记》摘编)

(转自《新清华》)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5-2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