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社会服务 > 内容

清华学子新疆挂职 博士坦言当镇长助理不屈才

清华博士:当镇长助理不屈才

都市消费晨报 2003-8-13 本报记者陈娥实习记者谢莉

  晨报讯:7月下旬,清华大学8名学生抵达新疆,分别在昌吉州和巴州两地开始了为期1个月的短期挂职。从而也拉开了新疆和名校之间交流合作的序幕。

  30岁的刘宣文博士不仅是清华学子此行的带头人,也是由官方选派来疆的第一名博士。他在米泉市古牧地镇挂职镇长助理的时间有3个星期了。在这位博士心中,新疆是遥远又陌生的,对于国家开发西部战略,博士在短暂的时间内是否有了切身理解和认识呢?

  刘博士很忙,要么出差,要么调研,记者几次都没能约到他。8月11日下午,在对几家乡镇企业进行调研后,刘宣文终于抽空和记者面对面地开始了交流。刘博士穿着一件蓝衬衣一条白色牛仔裤,看起来很普通的一个人。

  谈话中刘宣文给记者的印象是:严肃、不苟言笑,说话逻辑性很强。对此他笑称:“这和在学校负责1万多名研究生的党建思想工作有关。”

  记者(以下简称记):刘博士你好!约了很多次你都没有时间,能不能告诉我们每天都在忙些什么?

  刘宣文(以下简称刘):这次短期挂职只有11个月,时间很短,要做的事情很多。包括了解当地农业、工业、地理、文化、宗教状况,这些不可能坐在那里想出来,只要我能看到的,都尽可能地详细考察,每天还要把所有考察到的内容整理成资料记下来,光靠脑子肯定不行!除此之外我还要做老本行——党建教育工作。

  记:为什么要这样仔细考察、调研?

  刘:在我们学校内部,高层是十分重视这次选派我们到新疆挂职的。明年还会有更多专业人才来到这里。我就像是一个侦察兵,要把看到的真实情况告诉别人,不但要出书面性的报告,也会做演讲式的口头报告。这样就为后面更多人来疆作准备,在新疆和清华大学之间建立一种纽带关系,为未来发展奠定基础。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通过学校、书本了解西部,不权威。这次挂职我已去过伊犁和阿勒泰,譬如到伊宁后,首先就是找人了解这座城市以什么作为经济基础,而后是文化、地理方面的东西,都是考察内容。虽然我没有记日记习惯,但每天都把这些资料记下来,一般要花去2、3个小时时间。清华大学其实不像人们想的那样只培养学生,她实际上已是一个综合实体,已经开始进行产业报国,因此,合作对新疆也是很有利的。

  记:第一次来新疆感觉怎么样?为什么当时要主动报名呢?

  刘:(激动地挥了一下手)从乌鲁木齐机场一走出来,就觉得新疆和想象中的大不一样。一直觉得这儿都是青山、白云,人们出门都骑着马,很浪漫。结果和想像的根本不一样。就说古牧地镇吧,我没有体会到这里与内地有太多截然不同的地方,很多方面和内地很接近,包括气候。不过这里每个城镇之间更加开阔,有时外出时会有一种孤独感。

  很多大学生一般都选择去了沿海,来西部很少。我觉得通过努力能够把西部整体发展推动起来,如果大家都不来建设,东西部差距永远存在。打个比方说,一名大学生下了基层就能给那里注入一股新鲜血液,如果成了一名带头人,就能影响这个地区,影响很大一部分人。

  另外当时还有一种好奇心,想看看新疆是什么样子。

  记:作为一名博士,你来新疆有没感到很骄傲?

  刘:如果一个人读到博士,很是趾高气扬,那我觉得这个人起码品行还没有毕业。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应从零开始,过去的荣誉只是在学校中取得的,学校评价标准和社会评价标准肯定不一样。从社会总体角度看,只有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才是真正有价值、值得尊敬的人。

  我个人认为把学位、学历当作一种品牌从而高姿态示人实际上非常不正确,国家让你受了教育,不是给了你骄傲的资本。还没有给社会作贡献,有什么资格骄傲?读了博士,绝不是耀武扬威的武器,而是应该感谢社会给了自己这么好的机会。

  记:担任镇长助理有没感到屈才?

  刘:(笑)我是理工科学化学的,就好比又被派到物理系一样,是来学习的,没有什么高低之分,没有那样多想法。干什么和个人能力有很大关系,整天都有事做,工作充实就很好。

  说实话,我很年轻,没有资格去教别人怎么做,但我可以把所学的和他们进行交流,如果能解决一些实际问题,那真是太好了。

  记:在这里挂职待遇怎样?

  刘:这个还真不清楚。当时报完名后,一段时间没有音信,以为来不成了。没想到星期一就接到通知,说第二天就要出发了。过来肯定不是为了钱,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是最重要的。假如有工资的话,不论多少钱都会捐出来,给那些贫困孩子当助学金,在新疆所得要回报给新疆人民。

  记:今年只是短期挂职,如果让你留在这里,不走了,行吗?

  刘:(想了想)来之前组织上就询问过这个问题,实事求是地讲我不能轻许诺言,说话太随便了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我觉得被派到哪儿工作,如果只来11年,最好不要来。要想实实在在做点事,干出一番成绩出来,最好是在一个地方工作两年以上,1年时间不够的。利用2、3年时间做事,如果这之后做得很好,很成功,没有什么理由不留下的,对吧?但现在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做得怎样,也就不可能去为几年后的情况而在今天作出许诺。

  有些人说我一生一世也要在哪儿工作或是扎根哪里,我觉得是谎言,起码也是不成熟的表现。你又没过多了解,既便了解了事物也在发展过程,说这话的理由何在,又凭什么打保票说留下?

  记:至少从目前来看,觉得自己这次挂职经历是人生一个财富吗?

  刘:这不仅是要完成国家大的东西部平衡的事情,确实也是我个人一生中的大事,国家发展和个人发展是同步的,一个很浅显的哲学道理,大河流水满小河,不可能是小河流水满大河。

  我认为这是自己人生一个十分宝贵的经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能够经常走走看看,和生活、基层多多接触,尤其是很多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以往没有接触过的,尤其还纠正了不少过去一些不正确的思维定势。(笑了起来)来的时候还担心会发生自己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事情呢?

  记:有没有让你记忆特别深的事情?

  刘:有一次和镇上马书记一起到米泉郊区考察,到一户农家后,看到一个女孩子正在看书,一打听才知道她已经辍学了,就因为家里经济困难。后来又走了几家,也有辍学的学生,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知道哪个地方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亲眼看到还是很难过。这也更证明一点,我们读书、拿学位绝不能恃才自傲,只有回报社会才有价值。

  有时候考察时会听到一些干部或大学生说下面人素质太差了,那我就想问问:你的素质高吗?如果很高,那么你有没对他们进行过教育,如果光说他们素质差,不去做实事帮助他们,又怎么能提高呢?如果意识到了,做这件事是自愿的,那么有什么比实现自己理想、做自己喜欢干的事更幸福的呢?当你的责任超过你的所得时,简单地说,就离升职不远了,其实说的就是积极性和主动性。自己总是从来不去想,更谈不上去做了,又怎能做出贡献呢?

  记:实际上现在不少大学生毕业后还是愿意或是千方百计留在大城市,觉得基层意味着落后,你怎么看待?

  刘:我觉得这纯属个人自愿,绝不是只有留在大城市才能体现价值的。在这里大家管我叫刘镇长,我住的地方没有上、下水,每天都要外出提水回来用,基本生活条件挺困难的,还有交通、购物,新思想、新文化的传播,考虑到这些,确实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但是市场永远都是调配资源的砝码,只要发展前景很好,还是能够吸引人的。对大学生来说,如果都不来基层,不来改造,没有新鲜血液了,难免会有恶性循环,越不来越落后,越落后越没人来,只要不断努力改造,东西部差距才会不断缩小。

  另外,新疆应该下大力气宣传自己,不只是棉花。让内地更详细、更真实地了解了新疆,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投入到新疆的建设事业中来。我来了看到的新疆和原先想像中的大不一样,因此我想到一个问题,支边、支疆这样的措词是不是应该改一改?支援本身就有奉献的含义,说明条件不太好。其实我觉得人才流动已经很正常,只要和个人发展愿望相一致,就是对的,谈不上什么支不支。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3-08-1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