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史苑 > 内容

探索符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教育规律

——蒋南翔的教育思想

●校史研究室 李亚明

蒋南翔 1962年与毕业生在一起

  历史篇

  蒋南翔(1913~1988),中国青年运动的著名领导者和杰出教育家,他的一生与清华大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蒋南翔于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翌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5年担任清华大学共青团书记,后任地下党支部书记,是“一二·九”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之一。1935年“一二·九”运动前夕,蒋南翔为清华救国会写下著名的《告全国民众书》,其中一句“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至今读来仍震撼人心。

  1952年11月,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蒋南翔被任命为清华大学校长,同时经教育部批准,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1952年至 1966年在任期间,曾兼任中共北京市高校党委第一书记、教育部副部长、高等教育部部长等职。

  蒋南翔校长在清华任职的14年,从理论到实践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创造性的办学理念,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思想体系。

  “政治、业务两个肩膀挑担子”

  在1962年清华大学的迎新大会上,蒋南翔提出:“我们学校是社会主义大学,要培养红色工程师、社会主义的建设者,要求又红又专,这一点是绝不能动摇的。”不久,蒋南翔把“又红又专”形象地比喻为“两个肩膀挑担子”,一个肩膀挑政治,一个肩膀挑业务。

  基于这种思想,蒋南翔创造性地提出政治辅导员制度,即在高年级学生中选拔最优秀的做政治辅导员并延长一年毕业,让他们在学习上不受损失完成学业,同时政治上也得到更多的锻炼。在蒋南翔看来,这一部分人将来一定会成为我们国家各方面建设的骨干,既能做业务工作,又能做政治工作。1953年,政治辅导员制度在清华园里诞生了,第一批辅导员的第一次会议就是在蒋南翔家中召开的。

  这项“双肩挑”政治辅导员制度是一项带有战略性的教育创新。因为这些辅导员均具有较高的业务水平,其在学习上的模范作用极大地便利了工作的开展,在学生的政治思想工作方面卓有成效,同时自身的政治修养也得到明显提高。做过政治辅导员的清华毕业生中,不少人成长为新中国各条战线的优秀骨干、勇攀科学高峰的学术精英。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清华大学的校领导都曾经担任过政治辅导员,许多担任过政治辅导员的学生后来到企业、科研院所和党政机关成为领军人物。据统计,党的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每届都有9名中央委员及候补委员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清华学习期间担任过政治辅导员的。而在十六大选举产生的党中央领导集体中,政治局常委中有4人曾在清华大学学习过,其中3人担任过政治辅导员。

  1987年,蒋南翔在《红旗》杂志上发表了他最后一篇关于教育的论文,题为 《高等教育要认真解决两个根本问题》。文中提出:“我国长期的教育实践告诉我们一条最重要的经验,办高等教育,必须优先考虑和解决两个根本问题,一个是方向问题,一个是质量问题。评价教育的成败优劣,归根到底,取决于这两个根本问题解决得如何。”方向问题即为谁服务的问题,社会主义教育是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质量问题则是解决怎样更好地为人民、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在教育上的奋斗目标是不断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培养出大量又红又专的具有世界第一流科学水平的各方面人才。

  “给干粮,更要给猎枪”

  1962年,在一次研究生座谈会上,蒋南翔在谈到学生在学校要扎扎实实打好基础时,提出了“干粮与猎枪”的比喻。他说,如果学校给予学生的只是一些“干粮”,那么“干粮”总是要吃光的,如果给学生的是“猎枪”,学生就可以自食其力,将来就不会发生饥荒了。这个比喻和“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异曲同工,意在要求学生既要打好基础,也要培养能力,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创新能力都是不能缺少的。

  蒋南翔一直非常重视基础课程教学。学生在学校里需要学习的知识很多,但重点是要打好扎实的理论基础。他认为一个学生的知识结构应该是“宝塔型”的,越是基础理论越要厚实。为此,学校在教学组织上专门成立了基础课教学研究部,加强对基础课程的组织领导。蒋南翔曾强调,清华本科生的基础课学习要达到研究生水平。因此,他在教学计划中设立基础课、技术基础课和专业课。他同时注重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相结合。强调清华本科生既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又要有基本的、先进的工程技术,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培养学生具有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学生在毕业后才能够独立学习、独立工作、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在学生进校伊始,蒋南翔就谆谆告诫:作为一所工科大学,清华大学“在业务上要给予工程师的基本训练。不仅要在理论上打好基础,把基本技能打好,而且要有实际能力综合训练。综合训练是通过生产实习、生产劳动,通过课程设计和毕业设计来培养独立工作能力,要培养能够解决实际工程技术能力”。只有这样,我们培养的学生才“能活学活用书本知识,既能动脑又能动手,善于在实践中创造新的经验,做掌握理论武器的主人,不做书本的奴隶”。只有具备了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的人,才会不怕改行、不怕跨行。相反,“这还可以逼着自己扩大知识的领域,促进自己的提高”。
  
  “教学、科研与生产三结合”

  清华对于学生的学习,始终要求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对于科研则必须走结合生产实践的道路。从1958年开始,清华大学应届毕业生的一部分毕业设计结合实际的生产任务或科学研究任务进行。例如土木工程系一个学生的毕业设计是完成一个无线电桅杆塔的设计,他改进了塔身结构,节约了大量钢材,被生产部门采用。建筑系毕业生参加了国家大剧院的设计工作;水利系师生则承担了密云水库的设计任务。

  1958年,水利系全体毕业生接受北京市委托,集体承担密云水库的设计工作。密云水库是华北第一大水库,地质情况复杂,20万民工施工,工程包括了7座大坝和副坝、两条隧道、两条溢洪道及两座水电站,要求1958年动工,第二年基本建成。承担这样大的工程建设任务,对于清华大学乃至全国高等学校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在水利系师生的共同努力下,4个月内就完成了设计任务,经验收合格很快正式投入施工。水利系师生自豪地称自己的工作为“真刀真枪地做毕业设计”。

  时任水利系党总支书记张思敬曾深有感触地指出:过去的毕业设计是假的题目、假的条件,那么学生毕业出去以后,起码要一两年以后才能够胜任工作,所以还是跟实际结合不够。假设我们找个突破点能够把毕业设计“假刀假枪”变成“真刀真枪”,也就给当时的教育革命找到了一个突破点,这样的毕业设计是可以带动全面的教育改革的,是提高学校办学水平的重要环节。

  在实行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同时,蒋南翔仍然强调以教学为主,力求防止过多的劳动,及时纠正偏差。他提出的目标是,“把我们的学校建设成为教学、生产、科学研究三者联合的先进基地”,办成 “红色工程师的摇篮”。1958年以后,清华很多课题都贯彻了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的原则,在教师指导下,一届届毕业生接力参加,取得可喜成果,电子模拟计算机、500万电子伏特加速器、数字程序控制机床、球墨铸铁、试验电厂、电力系统动态模拟试验等成果都具有较高水平。不仅对于清华,对于全国高校乃至社会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是蒋南翔教育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句口号浓缩了清华大学的精神,也成为清华人的奋斗目标。

  清华从建校伊始就以重视体育而闻名,蒋南翔校长则把这一传统继承下来,并作了重要发展。1956年,蒋南翔在阐述全面发展教育方针的基本要求时指出,青年人有了明确的政治方向,掌握了一定的知识,还不一定能很有效地为人民服务。青年人还要有健全的体魄,要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要有勇于克服困难的毅力。

  1957年11月29日晚,在西阶梯教室召开的全校体育工作干部会上,蒋南翔校长到会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我们办的是社会主义大学,除了要培养青年成为具有社会主义觉悟,掌握业务的人才外,还同时必须是体魄健全的能劳动的社会主义建设者。我们每个同学要争取毕业后工作五十年。在蒋南翔看来,这样的要求既可以磨练同学们的意志品质,也能够激发他们的责任意识。

  1964年1月,在庆祝马约翰先生为清华工作五十年大会上,蒋南翔以马约翰先生为典范,对全校同学提出:“把身体锻炼好,以便向马约翰先生看齐,同马约翰先生竞赛,争取至少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在这一口号的激励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清华园里体育活动十分活跃——每天下午四点半,师生们都会走出教室参加锻炼。

  体育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体育本身,体育还可以增强学生的意志品质、道德修养,以及集体主义精神。“一个学校,如果体育活动搞得热气腾腾,不仅能保证学生有充沛的精力搞好学习,也有助于形成蓬勃向上的校风。良好的体育道德反映着学生的精神面貌,可以促进整个学校形成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作风。”更进一步,这一口号也时时提醒学生们为祖国服务的责任意识,激励清华学生为祖国的发展奉献全部力量。通过体育锻炼,很多清华学子在青年时代打下了良好的身体基础,为之后投身祖国建设工作创造了条件。

  清华大学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伴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重大的发展。校长蒋南翔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几十年如一日地忘我工作,他对社会主义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模式进行了积极探索并作出了突出贡献,其教育思想丰富了我国教育理论宝库,对清华大学和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及提高影响深远。

  往事篇

  学生要具有扎实的基础知识

  上世纪50年代,自然科学基础理论课几乎在每次运动中都受到很大冲击,常常被批判为脱离实际。有人认为学生学了基础课,在实际中用不上。有的系则提出要削弱基础课,把基础课的学时减少。针对这种情况,清华基础课负责人李卓宝、江丕权等同志提出,基础课是培养工程师的关键,学生要先学好基础课,并就基础课与专业课的关系、理论与实际的关系等问题写了一篇文章。

  蒋南翔仔细阅读了他们的稿子,在稿子上作了密密麻麻的批改,他还说:“你们做得非常好,这个问题很重要,的确需要用马克思主义来分析,从理论上加以澄清。我们一定要坚持基础课的重要性,坚持基础课是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按照蒋南翔的意见,教师们把这份稿子整理成文,题为《关于自然科学基础理论课的教学工作》,发表在《红旗》杂志上,对当时的高等教育工作产生了重要影响。文中思想继承了清华教育工作理论与实践并重的传统,限制了当时的政治运动对学校教学工作的影响。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11-1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