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史苑 > 内容

形似龙 气如虹 德能容 志于通

———纪念潘光旦先生诞辰110周年

●科研院文科处 段江飞

  我国著名的优生学家、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对清华有着极为深厚的情感,为清华的发展奉献才华。他在清华园开始步入学术殿堂,并终其一生追求真理和从事我国高等教育事业;他抱着振兴中华的一腔热望,以身残志坚之躯服务社会作出杰出贡献。在潘光旦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谨以此短文寄托我们深深的怀念。

  潘光旦,字仲昂,1899年8月13日生于江苏宝山县罗店镇(今属上海市),1967年6月10日逝于北京,专长生物进化与遗传、优生学、社会思想史、家族制度史、儒家哲学、民族史、英文翻译等。他治学广泛,中西贯通,文理融会,毕生评著约600万言。

  潘光旦1913年以优异成绩考进北京清华学校学习,1922年毕业后赴美留学,先后获得达特默斯学院生物学学士学位、哥伦比亚大学遗传学硕士学位。1926年回国在上海的多所大学任教。1934年8月起直到1952年院系调整为止,潘光旦先生一直担任清华社会学系教授,曾讲授过6门课程,分别是家庭演化、家庭问题、优生学、人才论、西洋社会思想史、儒家之社会思想。此外还承担参与了大量校务工作,累计兼任过社会学系主任、校教务长、秘书长、图书馆馆长、校务委员等职务。

  潘光旦与清华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他作为清华学校学生的时间是 9年,作为社会学系教授的时间是18年,如果再加上公费留学的4年,合计达到了31年之久。1940年梅贻琦与清华结缘31年之际,潘光旦曾评价说:“姑舍31年或25年的德业不论,此种关系所表示的一种真积力久的精神已自足惊人。”这样的评价又何尝不能同时给予潘先生本人呢?

  胜残补缺,客观毋我

  1915年,潘光旦在体育锻炼时不慎摔伤右腿,随后由于结核菌侵入膝盖,不得不截肢而致残。但潘光旦身残志不残,并不忌讳提到这一缺陷,反而给自己家里取名叫作 “胜残补缺斋”,好友闻一多还专门为他篆刻了一方“胜残补阙(缺)斋藏”的印章。西南联大时期,潘光旦经常撑一个单拐打篮球,很多去看他打球的人都被他那不屈的精神所感染。1949年新中国诞生,他欣喜非常,仅靠单腿和双拐坚持参加了开国大典的游行。

  潘光旦的学生、同事兼好友费孝通评论说:“他的性格是俗言所谓牛皮筋,是屈不折,拉不断,柔中之刚;力不懈,工不竭,平易中出硕果。”

  潘光旦在1947年为清华校庆所做的纪念文章中说,最值得纪念的是“客观与毋我”的精神,唯有客观的精神才足以教我们毋我,而所谓毋我,就是去假我以成真我,去私我以成公我,去小我以成大我,去偏蔽之我以成通达之我,去愤恨狠斗之我以成心气和平之我。他本人正是这方面的楷模。

  强国优种,教育为本

  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列强的欺辱使中国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忧患,有识之士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救国保种的道路。潘光旦先生逝世20周年时,费孝通曾说潘先生一生的学术,最基本的目的是“强国优种”,从德智体三个方面开展研究,希望能提高中国人的根本素质。

  潘光旦主张教育应当培养出“士”的情志,平时牢守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危难中体现 “见危授命”、“士可杀不可辱”的志节。针对我们民族的弱点,潘先生还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生育节制,生得少、生得优,而且都留得住;增益民族身心品性中刚劲的成分等。

  潘光旦认为解决问题的基本途径不在政治、经济、社会的种种安排,而在教育。我们“毕竟是中国人,将来是要为自己的国家做些事的。读洋书与去国外,只是为达此目的而进行的一个手段”。他主张大力提倡通才教育,革除把科学偶像化的教育,重新认识科学的真正性能:存疑而不武断,宽容而不排斥,通达而不蔽锢。此外,潘光旦还旗帜鲜明地提出“人文学科必须东山再起”的观点。

  潘光旦是学行合一的一个人,他不仅读书和做学问,而且还要使自己的学问和行动能够直接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有益于社会。他刻在自制烟斗斗腹上的十二字铭文,其实正是他本人最恰当的写照:“形似龙,气如虹,德能容,志于通”。

  潘光旦先生的一生,是勤奋向上的一生、自强不息的一生、甘洒热血的一生。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9-2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