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紫荆论坛 > 内容

城市文化与人居建设(二)

吴良镛

兰亭遗韵 (吴良镛 1984)

三、对策与思考

  2、借鉴西方理论与实践,探索中国城市文化的新范式

  西方城市在11世纪后开始复兴,人们在城市中重理性、重研究,爱人文、爱自然,城市文化逐步活跃起来;工业革命以来,伴随着现代城市化的推进,不同国家和地区又发展出了绚丽多彩的现代城市文化以及相关科学理论。

  从历史上看,中国人居环境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汲取各地区、各民族以及异国的人居智慧,不断自我更新,成为一种原创的人居模式。它的发展始终有一个主旋律,那就是坚持中国传统,不断吸纳包容,在此基础上不断创造。

  (1)统筹城乡发展,建设良好的人居环境城乡统筹是中国快速发展中的关键问题之一。在城市化转型发展和统筹城乡发展进程中,应发挥城市和乡村的各自优势和积极性,实现城市和乡村的共赢互补。

  我们提出:将县域农村基层治理作为统筹城乡重要战略,以“县域”为平台,有序推进农村地区的城镇化进程,依据各地各具特色的自然资源、经济基础、文化特色等现实情况,积极进行以县为单元的城镇化、新农村和制度创新试点。县的情况千差万别,面临各自的矛盾和问题,但一切从实际出发,对农村基层加以创造性地治理,县的长期稳定与发展定会实现。“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最终达到国家全面小康、全面发展的目标。

  我们的原则是:①必须高度重视土地、水资源等自然环境条件,确保支撑城乡的可持续发展;②必须以解决三农问题、实现城乡统筹为导向,最终建立现代化的、以人为本的农业、农村,并实现农民生产生活水平的广泛提升。通过 “古与今”相融合,“中与西”相交汇,总结各种模式的经验,其检验标准,就是看能否可持续发展、能否有利于城乡统筹。

  (2)现代人居环境的整体创造

  美好的人居环境是生成中的整体,这种整体是人工创造与自然创造完美结合的产物,城与乡、城市与山川河湖、建筑物与场所、建筑物中各种技术的融合等都反映了这种整体性。近代的中国人居环境对此逐渐淡然了,其原因多样。

  为今之计,是需要寻找失去的整体性。途径之一是寻找、重组已经破裂的,尚未完全消失的传统中国的“相对的整体性”,意在利用局部的整体性,进行新的重构和激发,在混沌中建构相对的整体。

  (3)追求建筑群与城市设计中的人文意境   中国古代人居环境建设既要满足安全、生存等要求,更追求一种人文意境,可称之为一种“中国文化精神”。绍兴兰亭、武汉黄鹤楼、湖南岳阳楼等之所以流传千古,并不仅依靠建筑实体本身,而是因为建筑、山水环境、文学创作、人文情怀等,融汇为一个充满感染力的整体。

  1932年,林徽因、梁思成先生有创意地继 “诗意”、“画意”之后,将建筑赋予人的感情,名之为 “建筑意”(Architectursque)。“天然的材料经人的聪明建造,再受时间的洗礼,成美术与历史地理之和,使它不能不引起鉴赏者一种特殊的性灵的融汇,神智的感触。”20世纪70年代,挪威学者诺伯-舒尔茨 (Norberg-Schulz)提出 “场所精神”(thegeniusloci/spiritofplace)的概念。认为:场所(place)是有明确的特征的空间。建筑令场所精神显现,建筑师的任务是创造有利于人类栖居的有意义的场所。这些都与中国人居环境中的文化精神有相类之处。

  在城乡建设快速发展的今天,这种“中国精神”却日渐式微,濒临失落。面对现实问题,我们可以借鉴西方的思想,但更应植根于传统的“中国精神”,进行再创造。

  四、简单的总结

  当前,我们的城乡发展面临着复杂的局面,最优越的机遇与最尖锐的矛盾并存。一个多世纪以来,西方近代的城市规划研究与实践取得了巨大的进展,积累了丰富的学术思想与科学理论。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西方的理论本身也并无定论,未臻顶峰,尤其是20世纪后半叶至今,面临着全球性的经济、环境、社会等问题,难免捉襟见肘、无暇他顾。从今年6月在巴西举行的“里约+20”(Rio+20)峰会中即可看出,虽然20年前已经通过倡导“可持续发展”的《21世纪宣言》,今天的生态环境、人类住区等问题却似乎愈发严峻,各国亦各执己见,共识艰难。

  美国学者库恩(Thomas Kuhn)曾提出,每一个科学发展阶段都有特殊的内在结构即“范式”(paradigm)。科学的发展体现为范式的更替和完善,当一个旧的范式陷入困境和迷途时,便会有一个新的范式发展起来。中国的城乡发展有自己的特殊性,并没有现成的答案可以利用,正需要探索新的范式。“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中国古人也充满着探寻 “新”的精神,其所谓“新”:“取木也。……引申之为凡始基之称。”可见,新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是有着深厚的根基与脉络。中国人居环境源远流长,底蕴深厚,蕴含了丰富的智慧宝藏,尚有待于我们去开发,以为当代城乡人居建设新范式的探索提供借鉴。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建设的成就,在经济的大发展之后必然要面临文化的大发展。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可谓恰逢其时。文化的发展与繁荣,关乎各个方面,包括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的保护与发展,传统文化的继承、延续与新文化的融入、创造,等等。文化建设的根本目的在于满足人民的精神需求,通过发展各项文化事业,繁荣文化生活,增添文化蕴涵。建设“文化强国”,不仅是技术措施,更不仅在文化产业的兴建,其核心是中华文化精神之提倡,中华智慧之弘扬,民族感情之凝聚!探索“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也应以文化繁荣为终极目标,这是我们城乡建设领域的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艰巨任务!(全文完。本文根据吴良镛先生2012年6月10日在“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发展战略”论坛所作报告“城市文化与人居建设研究”的内容,以及他带领团队进行的中国工程院 “中国特色城镇化发展道路项目”课题七的研究成果整理而成。整理/郭璐)

参考文献

[1]《尚书·五子之歌》

[2]梁思成、林徽因《平郊建筑杂录》,见梁思成.梁思成全集·第一卷.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

[3]诺伯-舒尔茨著,施植明译.场所精神:迈向建筑现象学.武汉 :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0.

[4](晋)王羲之《兰亭诗》

[5](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来源:新清华 第1894期 2012-09-28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10-08 14:54:1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