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紫荆论坛 > 内容

新能源汽车跃进

欧阳明高:2015年我国将迎来第一个新能源产业高峰期

  快50岁的欧阳明高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的多,帅气、文雅,说起话来逻辑缜密,娓娓道来。在清华大学汽车系略显简陋的办公室里,欧阳明高斜依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将双手抱在胸前,半仰着头,每一句回答似乎都经过了认真思索。

  作为一名明星学者,欧阳明高在业界享有很高的声誉。这个声誉得益于其研究的领域吻合了政府和市场发展的需要。伴随中国汽车工业在国民经济中地位的不断提高,作为基础技术研究的带头人,欧阳明高所领导的清华大学汽车系,已经成为汽车产业冗长的链条中,最耀眼的一颗明珠。无论是产业发展制定者的政府相关部门,还是数量庞大的汽车企业,都愿意奉其为座上宾。

  从2007年开始,欧阳明高的时间变得更加匆忙起来。节能减排成为国策,设立在清华大学的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价值更加凸显;新能源准入政策由发改委正式出台,力主发展电动车的万钢上位国家科技部部长,作为“十五”863(电动汽车)重大专项专家组成员的欧阳明高多年倾心的研究领域被推上前台。他向记者透露,从2008年开始,科技部全力支持的一号技术研发专项就是电池技术。

  一个学者的幸福是擅长的领域能吻合时代发展的节拍,为国家和社会谋福泽。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重大机遇期面前,中国汽车工业与跨国汽车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欧阳明高难得豪情满志,他对记者说:“2015年左右,我国将迎来第一个新能源产业高峰期”。

  汽车业现状——充满活力,缺乏实力

  对于2007年汽车产业的发展现状,欧阳明高总结说:“过去的一年,我国的汽车业依然处在学习阶段,充满活力,但也缺乏实力,尤其是在核心竞争力方面,差距还很大。”他认为,2007年一个新的现象是,在前几年消化、吸收的基础上,从去年开始,汽车业步入转型期,开始转入追求效益的阶段,也就是发展壮大的阶段。

  欧阳明高说,以前我们可能仅仅是整合存量资源就可以做得很好,但是现在可能越来越多的要开始转化,开始培育自己的力量,开始更关注品牌含金量,而不单单是销量。他说,品牌无非是品质、品位和品格三点。内在品质的提高是品牌的基础,包括技术、质量、服务都需要进一步提高。此外,对轿车品牌来讲,仅仅讲技术是不够的,必须要从文化的层面来延展品牌的价值。奇瑞等自主品牌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自己独特的品位。品格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感,现在来看就是安全、节能、环保,或者说作为本土企业能弘扬自主创新精神,也是一种社会责任感的表现。

  对于2007年自主汽车品牌在销量上出现滑坡的现状,欧阳明高认为只是阶段性下滑,“以前,我们是以销量为主导,现在是销量与效益并重。这正好说明,我们的自主汽车企业开始步入转型期,这是中国汽车业成熟的标志”。

  他认为,我国汽车业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学习和融合阶段,现在已经开始转向第二阶段——发展和壮大的阶段,也就是自主创新的阶段。从全世界来讲,中国的汽车产业最有活力,但是还缺乏实力。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的核心技术能力还是大大落后其他国家的。节能、环保的标准法规出台后,首先受益的还是外国汽车,这就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他说,在自主开放的基础上,通过竞争的过程,最后达到联合,如果能够使其竞争充分,最后联合就是一个大的舰队,“我相信10年后,中国会出现大型的汽车企业,进入现在国际上所谓的‘3+6’俱乐部。因为,只要我们的汽车业充满活力,就不愁没有实力,只要有活力,积累下来就是实力,等量变到质变的时候,中国汽车业就步入了第三阶段——整体升级和转型的阶段。现在必须为这个阶段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个准备工作中,首先就是开发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核心竞争力——全面提升,重点突破

  欧阳明高说,核心竞争力包括的内容很多,其中最为关键的是核心技术。从汽车技术发展规律来看,目前全世界汽车产业面对的,都是节能与新能源汽车。

  目前世界汽车保有量约8亿辆,预计到2020年全球汽车保有量将达到12亿辆,主要增量来自发展中国家。国际能源机构(IEA)的统计数据表明,2001年全球57%的石油消费在交通领域(其中美国达到67%)。预计到2020年交通用油占全球石油总消耗的62%以上。美国能源部预测,2020年以后,全球石油需求与常规石油供给之间将出现净缺口,2050年的供需缺口几乎相当于2000年世界石油总产量的两倍。与此同时,交通能源消耗也是造成局部环境污染和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为此,全球已达成共识:交通能源转型势在必行。

  近年来,我国汽车业迅猛发展。预计2020年前我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国和主要的汽车出口国,汽车保有量将达到1.3亿 ~1.5亿辆。与此相对应的,当我国刚刚到达汽车社会门槛,车用石油消费在石油总消费中的比例(1/3以下)还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时(1/2以上),我们已经感受到了石油供应的日益紧张。同时,车用石油消耗所产生的空气污染和CO2排放也正在变成愈来愈严重的问题,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CO2排放国。我国所面临的石油安全与交通能源问题将来势更猛、影响更大、挑战更加严峻。按传统交通能源动力系统发展下去,不可持续,实现我国交通能源动力系统转型是大势所趋。

  欧阳明高说,我国具有实现交通能源动力系统变革的后发优势。发达国家石油基础设施完善,消费习惯难以转变,实施转型社会成本高昂,转型难度很大。我国汽车工业刚刚发展起来,汽车普及率低,因而在汽车动力系统发展战略选择上,有更大的自由度。相对常规汽车而言,我国在新能源汽车研发和产业化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如果政策得当,可以在世界上率先实现转型。

  他说,为了实施这个转型战略,有三条技术路径可走:第一条路以内燃机为主体,最终发展为混合动力汽车;第二条路是以清洁燃料为基础的燃料汽车;第三条路是以电为基础的电动汽车。这中间有四种车型:柴油汽车、混合动力汽车、纯电力汽车、燃气汽车。这是当前从技术角度,应该重点开发的四种车型。围绕这四种车型,从技术平台角度,有五类技术,就是能源多元化技术、动力混合化技术、底盘电动化技术、车身的轻量化技术和汽车的电池化技术。

  欧阳明高说,混合动力车型是传统内燃机汽车的极限版,从严格意义上并不是真正的新能源汽车。在他看来,中国汽车最有希望走在世界前列的还是电动汽车。“没有多少支持的民间自发形成的电动自行车,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保有量高达5000万辆,为电动汽车的升级打下了良好基础。这也是中国特色的一条主道,因为我们的能源是以煤为基础。中国汽车的突破口也在于此。”

  过渡与转型——电动汽车是实现超越的突破口

  在欧阳明高办公室的书柜玻璃上,粘贴着一张新闻剪报,题目是《电动汽车进入乡镇家庭》。他认为,作为电动汽车的过渡,中国的混合动力汽车应该与丰田普锐斯有所区别,应该发展可充电的混合动力,以等待电池技术的突破。

  他说,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包括3个方面,分别是电池、电极和电控,其中关键点是电池。目前镍氢电池的技术已经获得突破,但不适用动力电池,电动车的发展还有待锂电池的技术突破。“今后3年电池技术一定会实现突破,科技部重新确立的众多技术研发专项中,电池被排在第一位。”

  欧阳明高预测说,2015年左右,我国将迎来第一个新能源产业高峰期。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是,突破电池技术花费3年左右时间,然后产品导入用3~5年,8年后,以电动车为突破口的新能源汽车将进入产业化阶段。

  他说,目前城市交通拥堵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难题。以北京为例,20%的有车人占据了80%的交通资源。随着汽车尺寸越来越大和汽车消费的加快,这个比例还在一边倒的倾斜。在欧阳明高看来,源于中国的二元社会结构,交通格局应该以点、线、面来划分。点就是城市,以电气化交通为主,轿车主要是电动车,可以完全满足需要;线就是500公里以上距离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运输,以飞机、火车为主;面就是广大的乡镇、农村,以电动自行车、农用车为主。

  欧阳明高说,欧美发达国家的汽车工业已经发展了100年,在传统技术领域占有绝对的优势。中国汽车与外国汽车的竞争是不对等的,之间的差距很大。他说,日本汽车比欧美晚,开始是追赶,然后是追随,如花冠、皇冠等车型基本在品质上能够与欧美汽车抗衡,但日本轿车超越欧美汽车就不是在传统技术领域,而是通过普锐斯的混合动力技术实现了超越。

  他认为,中国汽车定然要走一条与日本汽车相似的路。我们现在还在追赶,做到追随阶段也不是难事,只是时间问题,但要实现超越,确立自己在汽车工业领域的强国地位,就必须寻找技术的突破口。在欧阳明高看来,这场马拉松赛跑中,实现超越的这个突破口就是电动汽车。(本报记者 武卫强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08-02-14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2-22]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