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校友动态 > 内容

王兵的“烫手山芋”

  对一位建筑设计师来说,主持设计一座奥运场馆似乎是一辈子里“最过瘾”的事情,是扬名立万的绝佳际遇,但王兵却感觉不够“爽”。

  1987年从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在业界打拼已长达21年,除擅长设计各种体育场馆,他还主持设计了首都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

  对一位建筑设计师来说,主持设计一座奥运场馆似乎是一辈子里“最过瘾”的事情,是扬名立万的绝佳际遇,但国家体育馆设计师王兵却感觉不“爽”。形如一把“大折扇”的国家体育馆,在奥运期间承担了竞技体操、蹦床和手球比赛项目。你可能猜想不到,在它诞生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段曲折艰难的设计故事。乃至于直到现在,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体育建筑改造室主任王兵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仍有一言难尽的感慨。

  烫手的山芋

  鲜为人知的是,与鸟巢和水立方不同,国家体育馆的设计方案并不是全球招标,而是一个与奥运村捆绑的BOT(建设—运营—移交)项目。也就是说,在国家体育馆的全球招标过程中,招标方更看重的是业主的建设资质、综合能力以及财务方案(原则是政府负担越小越好),而不是场馆设计方案的孰优孰劣。按王兵的说法,设计方案在整个评选中可能只占有15%的权重。

  最后,在一场并无悬念的竞争中,国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顺利地中标,成为国家体育馆和奥运村的业主,负责整个国家体育馆的投资、建设和运营。彼时,申奥成功的激情尚未平息,政府和国人对奥运场馆都抱有较高的期待。国家体育馆被设计成“8字形”,正暗合了中国人“发”的吉利数字,其造型之大胆和施工难度丝毫不逊色于鸟巢和水立方。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接手了优化设计的任务,王兵率领一个团队努力把“8字形”变成现实。

  一切看上去很美,但几乎就是嘎然之间,整个事情的节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令人措手不及。

  2004年8月,专家组审查国家体育馆设计方案的可行性研究,结果是彻底推翻原方案,要求重新进行设计。

  事出有因,此时赶上了“奥运瘦身”,申奥成功的狂热逐渐被务实和理性思维所取代。“我们要举办历史上最好的一届奥运会”,日后被调整为“有特色、高水平的奥运会”、“平安奥运”。但王兵感觉很倒霉,也很不平。“不管原方案好坏,彻底否定都是不正常的。如果尊重BOT招投标的理念,就只能在原方案基础上进行优化和发展,毕竟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不管怎样,设计师王兵手里捏着一块烫手的山芋。王兵告诉记者,当时必须解决三个棘手难题。

  首当其冲就是时间不等人,施工必须方便快捷。重新设计后,国家体育馆于2005年5月28日开工,比水立方晚了一年半时间。二者建筑体量相当,但要求是同时竣工,不能耽误奥运会比赛使用,因此方便施工是第一位的。

  其次是要节约投资。企业投资的根本就是以最少投资创造最大的经济效益。此时,国家体育馆的业主——国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不可能拿出太多钱供建筑设计师去自由挥霍。像鸟巢那样使用11万吨钢材?或是像水立方那样试验一下ETFE膜?对王兵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王兵告诉记者,节省投资的根本途径就是不买名牌,采购市场通用的优良建材。另外尽可能缩小建筑面积,设计优化后,由11万平最后做到8万多。

  第三是赛后经营问题。奥运会闭幕后,国家体育馆的目标是成为集体育竞赛、文化娱乐于一体,提供多功能服务的北京市民活动中心。尤其在演出方面,王兵认为,国家体育馆能够比工体多容纳7000人,这一点演艺公司无法忽视,而且奥运村周边的交通十分便利。

  王兵说,一个建筑是要使用上百年的,其内在品质包括许多内涵。很多市民更加看重建筑的外在形态,这与“以衣装取人”一样的不靠谱。在他看来,国家体育馆更加“内秀”。

  配角亦须优雅

  一个高明的建筑师不可能永远对自己的作品满意,所有作品都会觉得留有遗憾的地方。王兵认为,在中国特殊的建筑市场环境里,尤其是大型公共建筑,不可能像长城脚下的公社那样,成为建筑设计师随意发挥的作品。

  建筑师所从事的工作,与音乐人和画家并不一样。后者的创作富有个人性,受社会环境干扰较小。而做一个建筑则需要投入大量资源,受到政策、投资、环境乃至于市民关心等方方面面的影响。

  尽管同为奥运村里的三大比赛场馆,但与鸟巢和水立方相比,国家体育馆的重要性只能屈居第三。王兵说:“做建筑与拍电影有相通之处。一部大片需要一个很棒的主角,同样离不开一个优秀的配角。而配角并不轻松,他所付出的心血智慧甚至要超过主角。很多特定的因素都使主角出采,而配角既要表现出高深的演技,又不能抢主角的戏。”

  国家体育馆就是奥运村中心场馆区的明星配角。王兵设计的“大折扇”造型,巧妙地从“水立方”的正方体外形自然过渡到国家会议中心屋顶的弧线,处于中间的国家体育馆是曲线型的,三者构成了一组和谐的建筑群。

  尽管不事张扬,国家体育馆的“内秀”远不止于此。“绿色奥运”是北京奥运会重点宣扬的三大理念之一。由于国家体育馆地下室需要回填大量配重物以增加分量抵抗浮力,设计方就这个问题采用了废钢渣代替天然沙石料。在新能源利用上,国家体育馆还是中国第一个应用了太阳能发电项目的体育场馆。这套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累计发电232万度电,每年可提供9.7万度电。

  设计师应注重和谐

  尽管王兵承认,与鸟巢相比,国家体育馆是一个配角。但作为一个拥有鲜明个性的设计师,王的内心并不信服那位外国同行——鸟巢设计师雅克·赫尔佐格。

  事实上,进入新世纪的八年,随着国家大剧院、鸟巢、CCTV新址等一批外国设计师的建筑作品问世,不仅使网民、市民形成了支持或反对的两个群体,也把建筑界推向了一个风口浪尖。

  在世界级的建筑设计大师中,王兵十分推崇贝聿铭。与贝老相比,鸟巢设计师雅克·赫尔佐格、CCTV新址设计师雷姆·库哈斯都属于自我意识特别强,喜欢在舞台上唯我独尊、不顾周围环境的莽撞汉。

  在王兵的概念里,建筑师的角色定位并不是导演,而应该是一个演员。接手一个项目设计时,一个理智的建筑师首先想到的不是做得多抢眼,而应考虑安全问题、功能性问题,以及与周边环境协调的问题。

  在巴黎罗浮宫扩建项目中,贝聿铭设计了一个倒立的、透明的金字塔出入口,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罗浮宫的影响。王兵认为是绝妙设计,建筑师的理性和优秀正体现于此。“如果不是由贝先生设计,而是雷姆·库哈斯,天知道中间会出现一个什么东西。”

  在王兵眼中,高楼和怪楼耸立的北京、上海、深圳,反而显得有些杂乱无章,缺乏组织性。“他们给老百姓造成了一个错觉,非得做出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建筑才够厉害。”王兵说,“建筑不仅仅是一幅画,不能认为北京所有的房子都设计成CCTV新址、鸟巢那样才叫设计建筑,这是最大的悲哀。”

一组奇形怪状的昂贵建筑,是否代表一个城市的开放程度的名片,这也许是一个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命题。但种种故事已经表明,从狂热回归理性已是一个必然趋势,而对国家大剧院、鸟巢、CCTV新址等的争议恐怕要永远持续下去。

  来源:《东方人物周刊》 2008-10-28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12-0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