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校友动态 > 内容

枭龙汽车总设计师朱柏山:造车执著一生

陈晓芸

  朱柏山精彩之语

  ·我觉得我能做出车来,所以就去做了。

  ·现在来看,这个梦已经做的不小了。

  ·越野车不应该是小绵羊,取名“枭”字彰显越野车的特质。

  ·我活到这个年龄,也不是孤家寡人。在造车这条路上,有很多朋友都在帮助我。

  ·我的生活里除了汽车还是汽车。

  ·对于老年人来说,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不管是去造汽车,还是去做健美操,或是天天在家睡大觉,只是每个人不同的活法而已。

  陈祖涛眼中的“枭龙之父”

  新中国老一辈的汽车人陈祖涛曾与朱柏山共事过多年,在他的著作《我的汽车生涯》中,用浓重的笔墨书写了他对中国汽车自主研发的回顾与期望。其中《退而难休》一章中,对朱柏山凭借个人力量造越野车的故事做了介绍。近日,记者又电话联系了陈老先生。

  陈祖涛告诉记者:“朱柏山的精神可贵之处就在于他的执著,在中国汽车自主开发的路上,我们需要的就是像朱柏山这样的人和他的这种拼搏精神。”

  陈祖涛给朱柏山很多称谓,“真正执著于自主开发的人”、“中国个体自主造车第一人”、“中国最早自己画图、自己造车的人”。这些中肯的评价、由衷的赞赏是一位老汽车人的心里话。

  陈祖涛极力推荐记者一定要去武汉,去朱柏山的研究院,去枭龙公司的厂房看一看,并一再告诉记者,要多关注中国的自主造车。几个星期前,80岁高龄的陈老先生亲自去了一趟武汉,参观了枭龙汽车公司。当看到正在新建的厂房,听到2007年下半年枭龙汽车即将投入生产的消息,他说心里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感到由衷地欣慰。

  2006年11月18日,第九届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上,3辆完全由中国人自主研发、外形刚猛的枭龙越野车在中国农业展览馆一亮相,就因创新的技术、卓越的性能引起了轰动,成为车展上的一大亮点。始终站在车旁、不离左右的是一位貌不惊人的老者,不停地抚摸枭龙车,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他就是枭龙越野车的总设计师朱柏山。

  朱柏山总是有惊人之举:从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的位子上辞职,去贵州大山里干汽车;在53岁时,毅然从航空部局长位子上离开,提前退休造汽车;在65岁时,抵押房产、倾其所有为越野样车做试验……也许在别人看来,这些惊人之举让人膛目结舌,甚至有些难以理解,但对于朱柏山来说却很自然,这一切只源于他对汽车的热爱,对造车的执著。

  心系汽车

  对于自己能够走上造车这条路,朱柏山感到很满足:“我主张人应该按照兴趣来发展自我,一个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会很聪明,如果没兴趣的话,勉强做就显得很笨拙。我很庆幸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同朱柏山的交谈中,记者强烈感受到他对汽车的感情。

  今年66岁的朱柏山从小就喜欢汽车,有着深厚的汽车情结,考大学就考清华大学汽车系。1965年他从清华大学汽车系毕业,先后在一汽、二汽从事军用越野车设计工作。在二汽2.5吨越野车产品攻关的时候,他是试车队的技术负责人,开着东风车几乎跑遍了全中国,从北边的海拉尔到南边的西双版纳,从新疆吐鲁番到云贵高原,足迹遍及全国,历尽千辛万苦,为2.5吨军用越野车定型投产立下了汗马功劳。他曾被东风汽车公司派往美国担任常驻代表,那几年的经历使他认识到什么是现代化汽车工业,也坚定了他开发中国人自己汽车的决心。后来他担任了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作为当时中汽联指定的协调人,协助航空航天部引进了云雀汽车项目,并在项目确定后,辞去了令人羡慕的中汽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孤身一人跑到贵州航空工业基地去干微型轿车。朱柏山就这样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奔走了几十年。

  1996年,朱柏山开始研制带有军事用途的越野车。朱柏山属龙,在中国人眼中“龙”是高于任何猛兽的动物,傲视群雄,是中国人的图腾;“枭”字意为凶猛、骁勇,正符合越野车的特性和气质。朱柏山将自己对越野车的梦想都寄予在了枭龙身上。

  朱柏山说:“谁说中国人没有自主研发汽车的能力,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搞成。”正是有了这种执著的精神,1998年,朱柏山将我国一批在汽车行业工作了一辈子的老专家召集在一起,组建了一支特别的设计团队,开始了轻型越野车的设计和试制。

  在枭龙汽车试验期间,朱柏山每隔半个月就从当时在武汉的设计室开车前往几百公里以外的试车场一次,虽然每天的试验情况都能通过电脑、电话报告给他,但这位花甲之年的总设计师仍然禁不住试验场的诱惑。设计室的一位工程师说,开发世界上最好的越野车是朱柏山的“野心”。

  中国汽车工业的老汽车人陈祖涛称朱柏山为“中国个体开发汽车第一人”。这是汽车界对他这么多年来付出艰辛的肯定。

  踏遍荆棘

  退休后,朱柏山与朋友合作,干过一阵进出口生意。之后禁不住汽车的诱惑,仍然想造车。他原来的设计方案是在法国雷诺越野车基础上研发自主品牌越野车,于是与马来西亚人合资,引进了雷诺汽车的设备和模具,在武汉建立了一家公司。当焊装、总装生产线已经建好,涂装生产线即将建成时,遇上了东南亚金融危机,企业被迫低价转卖。即将开工运转的一座现代化汽车工厂又在朱柏山面前消失了。

  后来,朱柏山把变卖汽车工厂的资金,又毫不犹豫地投入到枭龙的开发中。

  在枭龙汽车研制过程中,他经历了无数次失败,但他并不灰心,一次次改进,一次次尝试。试验期间,一场大火烧毁了办公室,朱柏山的全部设计图纸付之一炬,计算机硬盘上的数据也在瞬间消失。但这并没有让他气馁,不久又投入到了新的设计中。

  朱柏山一心扑在研制工作上,他自己动手设计、绘图,自己投资,在2006年之前没有任何资助,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研发。枭龙的开发经历了近十年漫长的道路。在枭龙汽车公司接手这个项目之前,由于一直是个体研究,朱柏山花掉了自己全部积蓄,后来的试验,他是以自己在武汉惟一的房产作抵押,向银行贷款进行的。对此,他没有半点犹豫和后悔。老汽车人陈祖涛在同记者的交谈中难掩对朱柏山的赞赏:“不顾家庭,不管孩子,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枭龙汽车的研制上来,这种精神真是让人敬佩。”

  豁达人生

  记者问朱柏山,最不喜欢被问到的问题是什么?朱柏山笑言,没有什么不喜欢的,只是觉得写我不要紧,但不要说别的企业不好,做自己想做的,开心就可以了。

  这位执著于造车的老人有他自己的生活价值观。在他看来,一个人最开心的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工作忙的时候实现不了,现在退休了能够实现就是一种幸福。“有的人兴趣就在养花种草,而我这个人对汽车的兴趣太大了。我离不开汽车,只要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无论是设计汽车,还是造车,我会一直做下去,这是我的兴趣。”

  “这么多年毫无回报的投入开发,就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将来吗?”当记者说出自己的疑惑时,朱柏山笑了:“这没什么可怕的,我一个老头子,这么大年纪了,我有退休金,还有中汽总公司的房子,有吃有住的,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朱柏山的豁达一方面源于他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有无数的力量在支撑着他的“造车梦”,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朱柏山家在北京,自从来到武汉造车,他就很少回家。他的老伴儿对此毫无怨言,为了支持他的事业,从不让他为家里的事情担心。在开发枭龙过程中,朱柏山还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

  谈起那场办公室大火,朱柏山只是一笔带过:“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烧光了就再重新设计一遍。”当时一轮设计已经完成并正在试制、加工,他所做的,只是让加工单位停下来,终止合同,赔款,一切有条不紊。也正是从那以后,所有设计都重新开始,技术方案也完全改变。记者问是不是没有那场大火就没有现在的枭龙,朱柏山说:“历史没有假设。”

  峰回路转

  因为枭龙汽车公司接手了这个项目,项目有了后续资金,朱柏山也得到一定回报,他的枭龙之梦也终于看到了希望。

  据悉,枭龙汽车公司投资6亿元的枭龙汽车开发和零部件制造项目工程施工建设正在进行,包括研发、冲压、焊装、涂装及特种改装车制造部门,目标是建成现代化的世界一流轻型越野车的产销基地。建成投产后,可产销相当于3万余辆的枭龙各种产品。现在各种试验包括性能和可靠性试验等已经完成,开始在做生产准备了。朱柏山告诉记者,大概今年下半年就能投入生产,之后便可以在市场上看到枭龙了。

  朱柏山向记者介绍了枭龙越野车的三个特点:具有100%自主知识产权,零部件几乎 100%国产,在同一底盘上有长头和短头两种车型。我们的市场主要还是针对恶劣的工作环境,比如地质勘探、石油勘探等等。我们突出的是越野的概念,追求的是越野性能。

  对于自己爱车的未来,朱柏山充满了信心,他相信,枭龙的冲天之日已不遥远。

  转自:《中国汽车报》 2007-01-12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6-0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