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校友动态 > 内容

同学已不少年 惟剩情谊如斯

光明网 2004-10-7 郭少峰

   150名清华老同学60年后再聚首,近三分之一年逾八十,见面仍互称绰号

   时间:昨天上午9时至12时30分

   地点: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综合艺术部

   人物:近150位上个世纪40年代的清华大学毕业生,其中41位年龄在80岁以上

   事件:真正意义上的“老同学”聚会,他们互相问候,互相拥抱,也相互叫喊着绰号,当一名“同学”在台上讲话的时候,其他“同学”扎堆儿起哄捣乱。



一段单口相声,说者和听者都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



这可都是八十岁往上的清华老寿星。

   昨天上午8时,王浒来到中央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综合艺术部,离大家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而他从家里到这里花的时间也接近1个小时。这个让他兴奋不已的约会是他们酝酿已久终于实现的清华大学上世纪40年代毕业生聚会。

   据他的同学方堃说,王浒在学校上学时就是个学生领袖,到现在组织能力和愿望还是那么强,正是他积极促成了上世纪40年代清华学子之间的聚会。起初是一小拨人在王浒家里聚会,后来随着人数的增加就不得不四下借地方聚会,很多时候都是利用王浒的方便,因为王浒此前曾担任北京工业大学校长,所以好多聚会也都在北京工业大学举行。这次聚会的地点是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综合艺术部,是方堃主动与王浒商量才确定的,方堃在这里担任校长,他于194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由于非典和禽流感,他们已经两年没有聚会了。

   见面直呼绰号

   “小鸡蛋!哎呀,你好呀!”“你这个鸡蛋,精神还不错呀!”方堃走上前向从天津赶来的陈明问好,直呼陈明的绰号,而陈明也没有忘记方堃的这个绰号。

   原来方堃原名叫胡积善,而“积善”与“鸡蛋”音近,就被同学们直接称呼为“鸡蛋”。不过方堃说,他也记不起来为什么大家要叫陈明“小鸡蛋”了,只知道陈明原名叫陈金秀。

   直呼绰号的还不只是他们,吴佑年弯着腰走进音乐教室,“小白!”他直接喊道,“噢,近来还好吧?”“还好,还好!”一位70多岁的老人抬起头,“你也还好吧?”“呵呵,我也还好!你们一个屋的‘小黑’呢?他来了没?”

   “噢,他也来了,好像坐在那边。”这位老人手指着教室的另一边说。这位被称为“小白”的老人叫徐士珩,他遇到了同一年级的吴佑年。 吴佑年向坐在旁边的李佩环说,这是他们屋里的“黑白双煞”。

   老教授当起办事员

   原上海大学电机控制研究所的陈伯时教授,坐在“老寿星登记处”。他负责年龄达到80岁的学友的登记工作,为了这次聚会,他特地要求方堃、王浒他们安排聚会时要考虑到他要赶回上海的因素,今天他就赶回上海了。

   他负责老寿星的登记,“如果你的地址没有改变,就写下你的名字就行了,如果你的地址有变,把你现在的详细地址和新的联系方式留下。”他再给老寿星一张红色纸条,要他们在纸条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而后还给老寿星一朵花,用别针给他们别上,并对他们表示祝贺。他还跟王浒商量着祝寿贺卡该什么时间给这些老寿星。

   陈伯时说,以往的聚会只要他在北京每次都会参加,这次能在他赶回上海前举行这次聚会,也有他走后门的原因。他很高兴做这个办事员,他将组织者给老寿星的祝寿贺卡一一分发给41位年过80岁的老人。

   台上讲话,台下小起哄

   当王浒走向讲台说明聚会的一些事项和解释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进行这次聚会时,台下一阵躁动,“声音太小了,声音太小了!”还有人举起手表示抗议。王浒将麦克风向嘴边再靠了靠,下面仍有“同学”起哄,直到工作人员调试好麦克风,起哄声才慢慢小了点。

   赵葆元曾以40年代清华学子的名义为北京市残联捐献70多辆残疾人用电动自行车,后来北京市残联回赠他一面锦旗,上面写着,“莘莘老同学,殷殷无限情。”

   当赵葆元念北京市残联给40年代清华学子送的锦旗时,台下有不少人“诱导”他把“莘莘老同学”念成“辛辛老同学”,结果最后还真读错了!台下一片哄笑。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4-10-0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