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校园写意 > 内容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牛鹏涛

  1911年4月29号,北京西郊“小五爷园”东边,带着浓郁西方古典风格的学堂里传来第一阵读书声,清华由此发端。此后每年4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被定为校庆日,这一天校园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大图书馆外面的大小广场,校友们熙熙攘攘,驻足交谈,久久不愿离去。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如果我篡改一下说:“天堂应该是清华大图书馆的模样”,想必会赢得清华校友们激动的点头。清华大学的图书馆,一直被尊称为“大图书馆”,在师生和校友们的心目中,有着极不寻常的地位。对于很多清华学人而言,大图书馆都因它特殊的美丽藏在人们心底,成为一生中不可磨灭的记忆。

  事实上,这图书馆最初并不大。1912年清华学堂改名为清华学校后,正式建立了小规模的图书室。1913年冬天,周诒春升任清华校长,引领清华横空出世。他在清华园大兴土木,建起了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四大建筑”,它们高大而豪华,当年几乎没有同类建筑可与之相提并论。砖红色的清华大图书馆就是在1919年早春落成的,这曾是当年中国最具规模的图书馆,拱圆形的大窗显得典雅而又厚重,其书库铺设的竟是玻璃地板,学生们走在上面,无不充满好奇而又倍感兴奋。其设计者之一,是清华1914届校友庄俊。

  但这时的图书馆只是现在老馆的西向一翼,1930年至1931年扩建时,作为清华1921届的庚款留美学生杨廷宝先生,把正门放在了东北角并直上二层,巍然壮观,而建筑细部及各种用料都尽量和原有细部协调,使得建筑表现出一种完整统一的章法。今天,如果不是图书馆示意图的提醒,你根本不会想到这浑然一体的老馆,其两翼的建造时间竟相隔了十多年。

  1991年建成的新馆,建筑面积差不多是1919年旧馆的10倍,它的设计者是清华1952届校友关肇邺教授。设计者以尊重先贤、尊重原有建筑和环境为主旨,在位置和高度上主动避让,从而使得新旧馆珠联璧合,独具匠心。而现在,图书馆第四期扩建工程的模型又已摆上了新馆二层的大厅中,不时会有细心的师生驻足观瞻,心里对这座哺育他们成长的殿堂的新姿,充满着无限的憧憬。

  至此,这座图书馆真的成长为“大图书馆”了——时间跨度75年,由从这里走出的中国第一、二、三代建筑师的杰出代表“合作”设计,在体量、比例、色彩、室内外环境上和谐统一。它庞大而永恒,对亲近它、使用它的人们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后,大批学术大师荟萃清华园,一些知名学者先后被聘为图书馆主任(馆长),馆内主持有人,且经费充裕,至抗日战争爆发前,清华图书馆藏书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已极具气象,堪称学术渊薮。七七事变后学校南迁,因交通极度困难,中途古籍善本基本上都留存重庆北碚。这批古籍仅善本就有1万2千余册,内有清华大学图书馆收藏的全部宋元版书、雍正铜活字印光绪间描润本《古今图书集成》、《大清会典》以及其他众多精善本,是当时馆藏古籍的精华。1940年6 月遭日机轰炸,校方仅于灰烬中抢救出残卷1千余册,而其它1万余册珍本已尽付一炬,堪称清华大学图书馆的一段痛史!

  今天,清华图书馆中那三百多万册藏书,静悄悄地躺在书架上,供每一位师生阅览。并且,它的藏书量还在以每年六、七万册的速度增加。在1952年那场全国院系调整中,清华元气大伤,文、法、理诸院系全部调到北大和其他相关单位。但在最关键的时刻,清华截留住了准备一起调出的绝大部分文科图书,看似无关紧要的举措,却为20多年后清华恢复文科埋下了伏笔。如果每一本被清华先贤们触摸过的图书都有灵性的话,我们就可以说,在那个特殊的时期里清华的文脉虽不绝如缕,却也从来没有完全断裂。而大图书馆这块祥云笼罩的地方,其功也就不可量了。

  除了那些特殊的年代里特殊的遭遇,更多时候,清华师生是在图书馆的滋养下吸吮着知识的乳汁。曹禺的不朽名剧《雷雨》,就是1933年暑期在这大图书馆阅览室里写成的,累了的时候,曹禺经常跑出图书馆,奔向清华体育馆草地上的喷泉,喝足万泉庄引来的泉水。费孝通1935年毕业于清华,61年后他回忆说:“我进入图书馆像一只蜜蜂进了百花园中,自由自在地采撷花蜜。”侯仁之先生1932年进入燕京大学读书,自言对清华大图书馆“情结日深”,含泪回忆起当年他在清华读书的弟弟侯硕之带他到清华图书馆阅览室看书并一起憧憬着未来的情景。侯硕之在后来的学生运动中罹难,他们一起在清华大图书馆的情景,或许是侯仁之先生心头永远的记忆。资忠筠也曾经写道:“记得当年考大学,发愤非入清华不可,主要吸引我的除了学术地位之外,实实在在的就是那图书馆了。”

  在老清华,钱钟书、杨绛的故事被传为佳话。杨绛先生写道:“我在许多学校上过学,但我最爱的是清华大学;在清华大学里,最爱清华图书馆。”她接着回忆了七十年前刚到清华时,同学带她走出古月堂,拉开图书馆沉重的铜门,第一次踏上人来人往而没有声息的软木地板,以及楼上书库里的玻璃地板时,摸着大理石的墙壁,不禁感叹清华图书馆“称得上一个雅字”。一辈子恃才凌傲的大才子钱钟书嗜书如命,在伦敦留学时竟因博览别处不易见到的图书而用脑过度,患上头疼病。他进清华时曾有一句广为人知的狂言:“要横扫清华图书馆”,图书馆在他心中的地位之重也就可窥一斑了。所以杨绛先生才会接着写道:“我敢肯定,钱钟书最爱的也是清华图书馆。”

  这就是清华大图书馆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亲切而壮丽,诱人而伟大。

  转自清华学生刊物《文苑》总第51期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7-11-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