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校园写意 > 内容

我读清华

符节

  关于清华,也许中国每一个读书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想象和认识。对于多数未能在身上打下清华烙印的人来说,那些向往、尊崇、仰慕或者遗憾大多来源于教育史的宏篇巨著中,来源于名流雅士的回忆录中,来源于老师家长自己也不确切的遥远说教中。我们似乎都不喜欢宏大叙事下的光荣与辉煌,对于这所拥有光辉过往和骄傲现在的学校,我更愿意深入到琐碎生活那些细微的管道中,去体会那些传奇或者真实。

  平生遗憾,我不是清华人,未能有缘着紫衣求学于清华园。但是源于自身专业与喜好,常常思考关于一座大学的风骨和传统,而清华,无疑是其中极好的标本。以前念大学时学中国教育史,对于这座园子的历史是熟悉的,现在的我几乎每个星期都游荡在清华园中,听风聆吟、踏叶闻香。我也曾有幸亲赴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旧址上怀念消散的萍踪侠影。我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多年前第一次拜访清华园,我径直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二校门附近的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在那个夏天的午后,我站在纪念碑的后面,逐字逐句读陈寅恪先生撰写的碑文,短短几百字,或豁然开朗、或艰涩难悟、或浩气干云、或击节扼腕。但是那时候的我懵懂无知、年少轻狂,尚不知这块石碑于清华、于中国学人有怎样的意义。接下来的日子逐渐接近清华、认识清华、熟悉清华,但是我依然没有空隙去思考什么是清华,因为关于清华的一切不是想象的,而是需要切身感受的,一如大礼堂前的日晷上那四个永不漫漶的字。

  我曾经在初秋的凌晨一点之后游荡在这座园子里,那个时候的清华不同于白天的清华。晚风在高大的杨树梢上吟唱,路灯在宽敞的林荫道边显得孤独而清高。我欣喜地发现在这样的深夜里,有很多和我一样无眠的清华人都在这座园子里游荡。他们或者骑着喑哑的自行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或者独自坐在路灯下的台阶上夜读,或者彼此拥抱着在芳香的大树下叮咛,还有像我一样无所事事游走在路上的独行者。我是如此喜欢夜晚的清华,在夜幕下她远离了白天的恢宏和华丽,显得深沉、静谧、神秘。我终于在那一刻安静下来,思考什么是清华。在这座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薪火相传,他们看重的除了知识,重要的还有优良的传统。这个传统包括很多方面,既有行胜于言的为人之道,又有踏实严谨的为学之道。既有“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激励着代代清华人前进;还有“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敦促着代代清华人为国家为人民勤奋,健康工作。正因为如此,清华人放在人群中,大多默默无闻,朴实无华,但是只要做起事情来,顷刻表现出独特的精神气质和思维方式来。这样的烙印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打下的,也不是平常功力能够打下的。在那样的夜晚,我仿佛听见了多年前那个夏天第一次来清华园读王国维先生纪念碑碑文时头顶的蝉鸣,那一幕历久弥新,如同那篇碑文一样拥有旺盛的生命力。我倏然明白,这就是清华,这就是清华人。

  比起陈寅恪、朱自清和闻一多那些广为传颂的往事,我还听过太多关于那些普通清华人的逸闻趣事。譬如计算机系某女侠在本年级从未尝过第二名滋味,上年级有另一女侠与她情况完全一样,于是她跳级到上年级,干掉原来的第一名,牢牢把握优势直到提前毕业;譬如某兄从来不去上高数课,而在宿舍研究易经,结果期末考试高数考了满分;譬如电子系某兄头悬梁锥刺股花了一个月背诵晦涩艰深的《离骚》,天知道他要干什么。传说终究是传说,我无法在那些非主流非公开的渠道上验证传说的真实性。但是,这些在细微的生活管道中流淌传播的传说正体现着清华人身上流淌的东西。他们独立、聪颖、实干、隐忍、低调,但是决不木讷。即使有个别人睥睨桀骜,也多是表达一种不满于流俗的愤懑。他们身上的特点很容易让他们成为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而决不是摇旗呐喊的旁观者。我在他们身上学到太多。

  这座校园像大海一般博大包容。前有吸纳没有学位的有才之士来校任教,后有招收数学零分的文史奇才来校就读;上有贵为总理的人掷地有声地说:“我永远是一个清华人”,下有食堂卖饭的师傅(如果说宽容的清华人愿意认为他也属于清华的一员的话)潜心修行把英语学得运用自如。也许,我也算被清华包容的局外人,她允许我在这里游荡、沉思、感悟,见贤思齐,最终慢慢沉淀下来。我喜欢清华,不仅仅喜欢在水木清华的清风中游弋,更喜欢与清华人交往了解,在这座园子里这群人身上吸收养分,孜孜不倦,生生不息。

  这座校园在继续谱写光荣与梦想、辉煌与骄傲,而在这座校园的包容之下,还会继续有那些不甘平庸的灵魂谱写另一部关于清华的历史。两部历史最终彼此融合,交互记忆。或许,它们本来就是同一个叙述,因为它们是共同的传奇。

  转自清华学生刊物《文苑》总第51期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7-11-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