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教学科研 > 内容

参加密云水库建设多幸福

——纪念密云水库建成50周年

●水电工程系教授 王清友

  密云水库于1958年9月1日开工兴建,1960年9月1日建成并开始蓄水。建成之后,它成为了华北地区最大的水库,总库容43.75亿立方米,由主坝、副坝、溢洪道、隧洞和发电站等共20座建筑物组成。它的建成为北京、天津和河北廊坊地区的防洪、给水、发电、养殖和生态建设发挥了巨大效益。水库建成后,拦蓄了流量大于1000立米/秒的洪水23次,累计供给北京市及下游水量达348亿立米,发电31亿千瓦时。

  1958年4月8日,北京市委农村工作部部长赵凡正式宣布将密云水库设计工作交给清华大学负责,在原水电部北京水电勘测设计院等单位协助下,清华完成了全部设计工作。同时,清华还组织水利系、建筑系、电机系等组成了数百人的设计、实验、施工一条龙大军。

  我有幸参加了密云水库的设计工作。1958年3月,水利系系主任张任等领导来我们在密云县白河下游的农村水利化小组检查工作时,宣布我校将接受密云水库设计工作。这一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大家欢呼跳跃,个个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纷纷摩拳擦掌表决心,要求参加设计工作。不久,我们全班同学被批准参加密云水库设计工作。自此,师生们以冲天的干劲和革命创新的精神投入到热火朝天的设计工作。在用实际行动证实党的“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口号下,我们创造了两个奇迹:一是创立并实践了“真刀真枪的毕业设计”;一是在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了过去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的密云水库的初步设计和部分技术设计,并完成部分建筑物的主要施工图纸。

  作为设计组尖兵提前派驻现场

  1958年7月,水电部、北京市和河北省成立了密云水库修造总指挥部并开始组织施工。 1958年7月12日,在张任教授的带领下,我有幸作为清华设计组的尖兵提前赴密云水库施工现场,筹备进驻现场的有关事宜。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去现场时恰逢潮白河发生一场大洪灾,通往工地的道路被淹,我们只得在怀柔县借宿一晚,第二天再赴现场。但即使经过一天一夜,洪水退去不少,公路仍泡在水中,沿途10余公里仍是一片汪洋,还有不少人站在房顶和树上等待救援。及至到达密云县城,县领导在城墙(当时密云县有老城墙)上指挥抗洪斗争,防止洪水进城。这场洪灾给潮白河下游广大地区造成了严重损失,我亲眼目睹了这场洪灾并下定决心誓为快速建成密云水库而努力奋斗。

  随后,系里安排了4人先行小组进入潮河分指挥部(密云水库有潮河枢纽和白河枢纽两大部分,分别设立两个分指挥部),开始了密云水库设计工作全过程。潮河枢纽由潮河主坝、九松山副坝、第一、第二溢洪道和导流隧洞、导流廊道及导流围堰组成。我当时负责潮河设计组工作,并与其他师生承担两座土坝和围堰及廊道的设计工作。这项工作一直延续到1960年初。在这期间,在20余万建设大军的洪流中,我经过风风雨雨的锻炼和艰苦奋斗的考验,懂得了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艰辛。当时在工地上,冬天最低温度零下17摄氏度,没有任何取暖条件。我们吃窝窝头和咸菜,偶尔能吃上青菜和鸡蛋。虽然生活非常艰苦,我们却干劲十足,夜以继日地工作,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泥里来、水里去,充满着对社会主义美好前途的向往,深感幸福和自豪!

  20年驻地维修加固

  高速建成的密云水库规模大、建筑物多、工期短,属于“三边工程”(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又缺乏先进的技术设备。为保证密云水库的巨大效益和安全,建成后,我系又安排我和其他教师维持设计代表组的日常工作。一方面,我收集地形、地质资料并运用观测资料对水库近20座建筑物逐一进行进一步的安全复核计算工作;另一方面,我对一些存在安全缺陷的工程作出加固补强设计,经过审批后进行了施工加固。特别是在1976年唐山地震引起白河主坝保护层砂砾料液化产生滑坡后的加固工程和在1994年密云水库全面安全检查后的加固工程。为保证密云水库防洪、抗震和人防的安全,除加固包括白河主坝、潮河主坝及其它副坝外,特别增建了第三溢洪道、潮河泄洪隧洞和两条泄空隧洞。经过上述加固和增建新建筑物,水库在防洪、抗震上更为安全,大可令人放心。

  为首都人民造福

  密云水库建成后,潮白河免受洪水灾害。50年来,水库经受了23次入库流量超过1000立米/秒的洪灾,但经密云水库的调蓄,下游未发生任何水灾,未向下游泄过洪,使下游免受洪水灾害,保证了人民安居乐业。

  密云水库50年来向下游供水348亿立方米,为首都人民提供了31千瓦/小时的电能,若按0.4元/千瓦/小时计算,则发电经济效益为12.4亿元,约为2倍建库投资。

  密云水库还形成了近180平方公里的湛蓝的湖面和美丽的绿色山林,为首都嵌上一片美丽如画的风景宝地。

  密云水库是一座历史的丰碑,是首都重要的水源地,为首都作出了并还将作出无限奉献。

  水利科学上作出多项创新

  密云水库在为首都人民作出无私奉献的同时,在水利科学上也作出了多项创新。

  首先,在深44米的强透水砂砾石覆盖层上创造性地修建了混凝土防渗墙,从而保证了水库安全蓄水。更重要的是为我国开创了地基处理新纪元。

  在白河主坝开发这项新技术之前,国外对我国实行技术封锁,但在生产实践的迫切需要下,清华师生在敢想、敢干、敢闯的革命精神激励下,在总指挥部副总指挥陈赓仪的指挥和领导下,水利系师生通宵达旦地试验研究,仅用不到一年的试验研究和理论分析并7个月时间施工,穿过44米深砂砾石覆盖层近两万平米的地下混凝土防渗墙就高速高质地建成。

  此后,我国仅仅在水利工程中就建成了143座混凝土防渗墙,为我国建设事业发挥了巨大作用。

  第二,密云水库土坝特别是两座主坝采用壤土薄斜墙砂砾料土坝。这是适应就地取材和快速施工的好坝型,特别是为适应一年抢工拦洪创造了条件,在1959年汛期施工形势极度紧张的情况下,采用“3米厚斜墙”甚至“三夯厚斜墙”渡过了拦洪大关。而如果采用心墙坝,根本无法实现一年拦洪。

  不仅如此,如果采用心墙坝,1976年唐山地震就可能造成白河主坝溃坝灾难,因为心墙上游坝体液化滑坡将造成心墙滑坡及至酿成溃坝,必将造成白河和海河流域巨大灾难。

  第三,采用坝下廊道导流不仅比开凿隧洞工程量小、工期短,更重要的是为高速建成密云水库赢得了宝贵时间,密云水库为抢时间导走河水采用了包括白河主坝、潮河主坝、南石骆驼副坝等三条廊道,大大加速了三座土坝一年拦洪的进程,并为全国水库高速建设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第四,经过试验和设计论证,在副坝坝体水上部分采用山坡风化花岗岩填筑坝体,不仅解决了料源不足问题,还因这些风化料都分布山坡上,加速了施工进度,为快速建设水库作出了贡献。

  为新中国培养水利建设人才

  一批尚未走出校门的热血青年在教师和技术人员指导下,背负建设密云水库重任,在22万军民冲天干劲的激励下,信心百倍地完成了建设任务。时间紧迫、任务繁重、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我们的心每时每刻都紧系着密云水库建设。1959年汛期,水库水面每涨一分我们的心情就紧张一分,尤其是8月初,气象预报有300毫米的雨要降在水库上游,我们每个人都寝卧难安, 24小时打擂台,设计抗洪保安全方案。我们把水库的每一个成就当成一份喜悦,每一个事故当成我们的责任和羞辱。在建设过程中,无论是政治上还是业务上,我们这批年轻人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和成长。

  一个老密云水库建设者的心声和愿望

  我的大半辈子为密云水库建设作过贡献,直到2006年完成《密云水库汛限水位研究报告》后,算是为密云水库建设画上了一个句号。回忆起来,我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幸福感。这几十年来,我无论身在水库工作,还是回访水库,当我看到水库周围的青山碧水,当我听到首都人民诉说密云水库的效益时,我总是有一种自豪感和幸福感。

  我已经是78岁的老人了,水库建成也已50年了。但是由于人类活动改变了潮白河多年来水的自然规律,在建库前统计分析得出密云水库多年平均入库水量为11.9亿立方米。但建成50年来入库平均水量为8-9亿立方米,近十年仅2-3亿立方米,最高水位也只达到154.0米。作为一名老密云水库建设者,朝思暮想能见到最高蓄水位157.50米,每年汛前总是希望来一场大水,将水库蓄到157.50米。我殷切盼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密云水库蓄水达157.5米,实现我最大的心愿!

  其二是保证密云水库防汛安全,密云水库按千年一遇洪水设计、万年一遇洪水校核,据此设计了可泄15000立米/秒流量的泄洪建筑物,尤其三座大溢洪道,但50年过去了,三座溢洪道从未泄过洪水。因此,我的第二个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溢洪道通过泄洪的考验。一旦通过泄洪安全的考验,我就放心了。(编辑 露英)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10-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