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教学科研 > 内容

清华国学研究院与大学人文精神

科学时报 2005-09-26

    北京大学中文系温儒敏教授在发言中说:"国学是应该认真地研究,应该有后继人才来研究。但是尤其需要对国学研究有批判的眼光,因为时代不一样,社会的要求不一样。"

    80年前的9月14日,清华国学研究院成立。国学研究院一共开办了4年,毕业生只有70人,但国学研究院正式成立,成为中国近现代学术发展重要契机,开创了中国近现代人文学的繁荣局面,它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

    80年后的今天,清华大学纪念国学研究院80周年,主题是清华国学研究院与大学人文精神。会议当天,中国高等教育协会会长周远清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江蓝生教授、韩国高等教育财团总长金在烈博士、中国教育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顾明远教授、北京大学副校长吴志攀教授、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王士元教授等出席了开幕式。另外,记者在会议现场看到主办方用4个展板展示赵元任、陈寅恪、王国维、梁启超4位国学导师的著作。

    国学研究院:一个不可磨灭的奇迹

    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教授在发言中说,在一所大学里,著名的教授、教师,也就是今天讲的大师,对于学校及学校人文社会科学发展具有的意义,在今天仍然非常非常重要。其次,一个学校人文社会学科的发展要有自己的特色和风格。吴宓先生介绍清华开办研究院经过时,曾经引用《研究院缘起》一书的原话,"惟兹所谓国学者,乃指中国学术文化之全体而言。而研究之道,尤注重正确精密之方法(即时人所谓科学方法)并取材于欧美学者研究东方语言及中国文化之成绩,此又本校研究院之异于国内之研究国学者也。"在这段话里很清楚地对国学有一个说明,对国学研究院的方法,以及特色有一个非常准确的说明。

    北京大学副校长吴志攀则认为清华大学召开这个大会,以"清华国学研究院与大学人文精神"为题,感觉这个题目非常震撼。他说,由于学科的划分,使得教学科研过程中,有意无意把我们面临完整复杂的系统性文化支离破碎,使得在这样的方面去找它的解决方案,也是狭小和破碎的。而从国学研究传统方法看出,4位导师研究的问题,使用的方法,使用的证据都是融会贯通的,这一点非常有启发意义。

    北京大学的季羡林给这次活动发来了贺信,表示:清华大学有非常优秀的人文学科传统,20世纪20年代的的国学研究院就是其最突出的代表。当时创办的国学研究院主张用现代学术观念来治理传统中国学问,在20世纪中国学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虽然没有成为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学生,但是他读书的时候清华文科仍然处于鼎盛时期,陈寅恪先生就是他的恩师。

    清华大学历史系李学勤教授说:"我特别提到清华国学研究院应该说在中国学术史上、教育史上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奇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讲师,加上主任在里面也就这么几个人,而这几个人用今天的标准来说,他们年少没问题的,并不见得年高,最老的梁启超先生不过50多岁,这是一个中青年的学术群体,中青年教师班子,他们居然在短短四年时间里面培养出这样大量的专家人才,这个经验和教训是在我们整个学术史和教育史上有很多值得我们总结和回顾的地方。"

    李学勤还举了一个具体的例子,国学院最后逝世的先生,就是著名学者江乃夫先生,他的全集已经在云南出版社出版,为了更好地进一步研究清华国学研究院人文传统,是不是可以编纂国学研究院师生的选集作为丛书,当然我们知道这里面的导师,李济先生是讲师,他们出版的著作很多,但是如果我们把清华国学研究院师生重要著作收集编辑成丛书,会对清华国学研究院传播的精神有更大的好处。

    专题讨论:国学研究如何继续?

    在下午的主体讨论会上,十几位专家学者就各自关注的问题发表了演讲。清华的很多学生还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与专家们进行了探讨。

    清华大学中文系的汪晖教授表示,尽管20世纪的知识包括国学在内,很大程度上与民族主义知识有密切关系,包括国学院提出的命题至今也是可以检讨的。他说,中国固有的学术是国学研究,那么它的目标什么?什么是固有的学术?假定按照"反满"来说,把少数民族和其他的都排除出去了,文化之间交流都排除出去了,这一代大师所以伟大,看一看他们的贡献,从梁启超新史学,包括历史研究方面不断修订,不断扩展史学几个不同的时期,像陈寅恪的借鉴历史语言学,尤其涉及西域和其他地区跟中国历史制度的观点,包括王国维做的大量工作,都带有一个新的知识的范形的出现,赵元任一方面有中国传统语言学知识的训练,另外接受西方语言学的知识。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问题,当人们处在两个氛围里面,一方面现在在一定程度上被经典化了的国学,那国学在一定程度上跟过去的民族主义知识相关联;另外当代学术潮流里面,尤其最近的学术潮流里面,不断解构的就是这样的知识传统,人们越是深入理解这个传统以后才发现这个传统并不被所谓的僵化的民族主义范式约束,里面包括的内容是不断反思地理解我们这个社会,理解我们的国家。

    汪辉说:"所以要重新回顾清华国学研究院的传统意思,尤其说中断这么多年,跟传统关系非常不明确,可是某种文化的自觉仍然是必要的,我们必须得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我们需要重新了解我们的位置,重新理解这个传统。但是这个理解并不是简单、僵硬回到每一个点上,至少以我个人的解读来看,都超越早期的民族主义知识,没有一个不是如此。"

    北京大学中文系温儒敏教授在发言中说:"国学是应该认真地研究,应该有后继人才来研究。但是尤其需要对国学研究有批判的眼光,因为时代不一样,社会的要求不一样。"

    在这个状态下,对国学研究要有清醒的认识,一定要有批判眼光,要有现代的意识,当然要加上严谨的学风,也可以吸纳传统治学的路数。另外,要联系实际,因为传统文化并不都是光明的东西,传统文化是非常复杂的一个实体。比如文学批评,传统文化批评的方法,直观的、印象的、体悟的,现在缺少可以补充,但是现在我们进行文学批评文学研究主要是西方的,是不是西方太强势了,我们传统的批评方法不行?不是这样的,因为时代需求不一样,文学批评担负传播的功能,以前古人读书的知识结构已经大大改变,以前就那几本书,大家知识结构是相通的,大家一点就通,现在有一个负担传播信息的功能,所以古代文学批评如何转化为现在所用大有研究,但是我们古代文学批评专家比较少关注当代文化建设,当代社会转化问题,100个人做题目,现在有没有10个题目是关注如何为当代社会转换,它的可能性等等问题。当个人选择的时候是没有问题的,第一个意见和感想要有批判的眼光,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学术。

    人文精神的衰落不能都算在教育界,或者应试教育,这样的观点是片面的,现在大学很多,竞争照样很激烈,学生指挥棒都是高考,清华大学照样竞争很激烈,家长在竞争,家长是什么?家长是社会,所以现在大学里面人文教育非常难弄,但是我们有一些专家不要把这责任都算在教育上,算在应试教育上。台湾现在大学非常多,招生招不满,大概100个高中毕业生,全部上大学,还可以有20个的容量,照样竞争很厉害,台北市补习班是非常热闹的行业,北京的孩子75%开始上大学了,但是竞争比前几年更激烈,他要上清华、上北大,新的一轮竞争开始了,就像我们大学天天讲人文教育,大学里面老师有多少人文精神?首先从我们老师做起,当然也不是老师的责任,我们现在都是被一些指标、一些目标整天在那搞那些东西,我个人认为用更多人类比较高雅的知识积累来熏陶学生,多开阔一些眼界,自然精神境界就提高一点,但也不能保证,所以很多基本问题上要采取一个比较实事求是的态度,作为学者个人怎么做都可以,作为我们提倡这个事,现在还是要面对实际,这样可能比较好一些。"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9-2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